日期:
2023年10月04日 星期三
数字方志馆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名人望族 >> 柳亚子室 >> 柳亚子酬答毛泽东词的手迹

柳亚子酬答毛泽东词的手迹

2020/3/14 0:21:11    作者:  徐宏慧 来源:     【字 号:  】   点击量:3823

  柳亚子先生在新中国成立前后,有4 次和毛泽东主席诗词唱和。唯第一次是亚子和答毛泽东的原词。

   

  照片上的词作于1945年10月间。那年的8月14日日本政府宣布无条件的投降,是日起,蒋介石连发三封电报,邀请毛泽东到重庆谈判。8月28日下午,毛泽东、周恩来、王若飞等自延安飞抵重庆。

  在重庆的亚子听到这个消息,十分兴奋,因为毛泽东1944年11月21日曾从延安致信亚子:“广州别后,十八年中,你的灾难也受够了……很想有见面机会,不知能如愿否?” 不到一年,形势的急转,赐予了见面良机。

  8月30日,应毛泽东之邀,亚子前往曾家岩桂园拜访,亚子和毛泽东单独进行了一次谈话。9月6日,毛泽东带了周恩来、王若飞等人到沙坪坝津南村亚子府上回访。将近结束时,亚子谈到自己此时正着手编一本《民国诗选》,以完成南社旧友林庚白的遗愿,亚子决定将社会上的传抄的毛泽东七律《长征》选进去,提请毛泽东亲笔校正误处。当时毛泽东只有一首《七律》面世,毛泽东当即表示回去后抄来。10月2日,亚子带了尹瘦石去见毛泽东,向毛泽东讲了两人正在筹备一个诗画展,请尹先生为毛泽东画一幅像。毛泽东答应了绘像,亚子又提起索诗之事,毛泽东同意过几天抄写。

  10月7日,柳亚子迎来的不是《七律》,而是毛泽东书赠《沁园春·雪》,抄在八路军“第十八集团军重庆办事处”的军用信笺上。此诗作于1936年2月,毛泽东附信中说:“初到陕北看见大雪时,填过一首词,似于先生词格略近,录呈审正”。柳亚子读此词,一阵狂喜,却发现毛泽东没盖章,旋即请曹立庵刻两枚石印,白文“毛泽东印”,朱文“润之”,补盖。随后柳亚子作了《沁园春·次韵和毛润之初到陕北看大雪之作,不能尽如原意也》,后面补了一段跋文。柳亚子将毛泽东词送到《新华日报》要求发表,有人说毛泽东是政坛上的重要人物,一着棋不慎,是要被别有用心的人钻空子,进行诽谤。报社意见,请示延安(此时毛泽东已经回延安)。经协商,发表了柳亚子的和词。

  10月21日晨,尹瘦石为诗画联展事宜拜访柳亚子,柳亚子将军用信笺上的毛泽东手迹交与尹瘦石,又应尹瘦石之邀,补了自己的和词和跋(见照片):

  廿载重逢,一阕新词,意共云飘。叹青梅酒滞,余怀惘惘;黄河流浊,举世滔滔。邻笛山阳,伯仁由我,拔剑难平块垒高。伤心甚,哭无双国士,绝代妖娆。

  才华信美多娇,看千古词人共折腰。算黄州太守,犹输气慨;稼轩居士,只解牢骚。更笑胡儿,纳兰容若,艳想浓情着意雕。君与我,要上天下地,把握今朝。

  跋:湘潭毛润之沁园春,初到陕北看大雪,有作一阕,余推为千古绝唱……

  10月25日“柳诗尹画联展”上,柳亚子通过自己非政治角度,巧妙地将毛泽东词公布于众,引来无数慕名者前来抄录,轰动重庆山城。

  蒋介石身边的“文胆”陈布雷,向蒋坦言:“毛泽东这首词非常得体”。蒋听了忌恨在心,却不宜与柳亚子这些文人墨客明目张胆发脾气,只得暗中请人撰《沁园春》,想超越毛泽东,但得到的都是平庸之作。蒋也只得“君子雅量”了柳亚子等人的“胡作非为”,暗叹:世道人心,毛泽东日月重光,文坛也让他沾了光。

  展览会后,应尹瘦石恳求,毛泽东手迹就存于尹瘦石处。柳亚子又拿一本纪念册交人带回延安,请毛泽东再录手迹《沁园春·雪》,后来他自己也将和词抄录在纪念册上。1957年,尹瘦石将自己所藏二幅珍贵手迹捐献给了中央档案馆珍藏;1962年柳亚子家人也将纪念册上题词交革命博物馆,后一齐交中央档案馆。

  

  

电话:0512-63016908  传真:0512-63016927
地址:苏州市吴江区中山南路1979号 邮编:215200
吴江区档案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