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方志馆
数字方志馆
吴江党史馆
吴江党史馆
微信文章
微信文章
区况概貌
区况概貌
地方志书
地方志书
吴江名人
吴江名人
吴江记忆
吴江记忆
水韵吴江
水韵吴江
南社研究
南社研究
显宝大会
显宝大会
丝绸之路
丝绸之路
吴江影像
吴江影像
吴越纵览
吴越纵览
吴江档案
吴江档案
现行文件
现行文件
吴江年鉴
吴江年鉴
吴江知县
吴江知县
吴江将军
吴江将军
江南古桥
江南古桥
宗教寺庙
宗教寺庙
园林老街
园林老街
江城美食
江城美食
诗咏吴江
诗咏吴江
非遗文化
非遗文化
吴江方志
吴江方志
统计公报
统计公报
吴江大事记
吴江大事记
吴江进士
吴江进士
吴江院士
吴江院士
吴文化地名
吴文化地名
南怀瑾学堂
南怀瑾学堂
望族家谱
望族家谱
吴江土产
吴江土产
吴江方言
吴江方言
文学艺术
文学艺术
吴江通拍记队
吴江通拍记队
日期:
2019年09月21日 星期六
数字方志馆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园林老街 >> 盛家厍记忆 >> 纽约客闲话之细雨闲花:失落的盛家库
纽约客闲话之细雨闲花:失落的盛家库
2019/5/7 0:37:16    作者:  鲜于筝 来源:     【字 号:  】   点击量:1078

  决定花半天时间到吴江去看看。我和姐姐还是80年代初,大哥从台湾回来时去过。至于我老弟,还从没有踏上过这片旧家热土呢。

  朋友帮忙找了辆小面包车,走高速半个钟就到吴江。半个世纪前,盛家厍(念社),在吴江县松陵镇上是首屈一指的商业区;很好的历史地名,现在叫新盛街,已没了意蕴。

  盛家厍怎麽走呢?我下车问讯。路边停著三辆候客的三轮车,我用吴江话问第一辆:请问盛家厍哪哈(怎麽)走?车夫是个中年人,摇摇头。新盛街呢?还是摇头。我改用普通话:你是不是吴江人?他说话了:我们别处来的。我问第二、三辆车上车夫,一样,也都是外地来的,盛家厍也好,新盛街也好,一概不知。要找个吴江人,我想。一个老人正穿过马路走来。我迎上去用吴江话问。老人很热心:“到盛家厍?那(你)一脚(一直)走到底,左首转弯,看见一座桥,覅过桥,桥畔边(边上)巷里进去,就通到盛家厍哉。”地道吴江话,舒缓抑扬的语调,已几十年没听到了。

  车子开到转弯处,停路边。我们从桥畔小巷进去。这巷子叫弯塘里。大姐马上记起来了:弯塘里,弯塘里,小时候一直走的,晓得了。弯塘里弯弯曲曲,静静悄悄,出来,过一座石拱小桥,路牌上写著新盛街。

  这是三轮车不到的地方,不但石拱桥把住街口,而且说是街,其实是条巷,石子路面,又窄,这边人家出来,跳上三步,就到对面人家了。两侧的房屋像一排老人,佝偻著、瑟缩著、衣衫褴褛、气息奄奄。我们看了60年前我们家开店铺的房子,不是锁著门,就是住了人。拍了几张照。

  盛家厍街上,有两三家杂货店,冷冷清清,烟出火不著。一个中年人过来聊了起来,他还记得小时候,听老辈讲起过盛家厍全盛时的商号店铺。他知道我们家。他说当年开某某店的某某是他阿爹(爷爷),问我大姐还记得不记得?大姐说,年数长了,没有印象了。他一脸的遗憾和失落。

  我们去看当年住的“新造房子”,门开著,招呼一声就走了进去,进门是水泥天井。里面住了好几家,出来几个女的,健谈而热情。她们指给我们看靠墙水泥地上的一方图案,问:究竟画的是香炉还是花瓶?其实模模糊糊,很难辨出。小姐姐说:是香炉吧。几个女的庆幸地说,原先她们想在这地方晾马桶,是花瓶不要紧,就怕是香炉,所以没有敢,幸亏没有。

  我们在楼下四处看了看,走过原先的厨房,大姐说,那时候厨房里有条家蛇,就在厨房阴沟里,会游出来吃食,有两尺来长。一个女住户说,啊呀,现在这条蛇还有啊,黄颜色的,有一米多长呢。在彼此的惊讶中她们热情地把我们送出了门。

  太阳正当头,盛家厍街上静得出奇,偶尔听到远处传来隐隐的车声。盛家厍已在岁月中失落了。

电话:0512-63016921  传真:0512-63016927
地址:苏州市吴江区松陵镇中山南路1979号 邮编:215200
吴江档案局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