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
2024年04月25日 星期四
数字方志馆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名人望族 >> 柳亚子室 >> 柳亚子与毛泽东

柳亚子与毛泽东

2020/5/30 0:38:11    作者:  严农 来源:     【字 号:  】   点击量:7419

 

  柳亚子,(1887—1958),江苏省吴江县人。早年参加同盟会。系清朝末年进步文学团体“南社”发起人之一,曾任“南社”社长,被称为“三吴才子”。辛亥革命后,曾任南京临时政府总统府秘书。1925年参加主持国民党江苏省党部的工作。与宋庆龄、何香凝一同被誉为国民党“三贤”。1926年在国民党第二次代表大会上当选为中央监察委员。积极拥护孙中山联俄、联共、扶助农工三大政策,同情中国共产党的革命事业。“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被蒋介石通缉,流亡日本。1928年回国后,从事反蒋民主运动。抗日战争时期,与宋庆龄等从事抗日民主运动。皖南事变后,在香港同宋庆龄、何香凝等致电蒋介石,要求撤销剿共部署,发展各种抗日力量。因反对蒋介石的错误政策,被国民党开除党籍。1945年10月与谭平山等正式成立三民主义同志联合会,任中央常务理事,积极参加争取和平民主的斗争。同年被增选为民主同盟中央执行委员会中央常委兼监察委员会主席。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曾任中央人民政府委员、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写有许多爱国进步诗词。

  1926年,广州花团锦簇,没有一丝寒意。中国国民党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广州一座中西合璧的大礼堂召开。到会代表256人,共产党占三分之一,国民党左派占三分之一,国民党右派占三分之一。三十三岁英气勃勃蓄着长发的毛泽东,以候补中央执行委员和代理宣传部长的身份出席大会。大会有一项任务即选举中央监察委员。候选人中有一名字引起了毛泽东的注意,这就是柳亚子。柳亚子是国民党元老,又擅长诗词,是文学团体“南社”社长,当时在国民党内已颇有名气。毛泽东读过柳亚子发表在国内一些报刊上的进步诗作,因而,对这位比自己长六岁的学者颇具敬意。同时,毛泽东对诗词一直保持着浓厚的兴趣,在少年时代,就写得一手好诗。所以,他决意去拜访这位诗学功底颇深的诗人和兄长。他专程到柳亚子下榻的旅社去进行拜访。可惜当选中央监察委员后,柳亚子因公务繁忙,已离开广州。直到开国民党二届二中全会时,两人才得相晤。在一间简朴的卧室里,两人一见如故。待人诚恳热情,血气方刚,带有几分农村青年朴实憨厚的毛泽东,使柳亚子好像看到自己青年时期的影子。柳亚子给毛泽东上苦涩难咽的“工夫茶”,两人一面饮着双方都不太习惯的“工夫茶”,一面热忱地交谈着对当前形势的看法,同时也切磋诗词方面的一些见解。二中全会正式开会时,蒋介石立即提出了所谓“整理党务案”,旨在排斥共产党,篡夺国民党党权,遭到了毛泽东等共产党和柳亚子等国民党左派的反对。柳亚子十分气愤地对毛泽东说:“这是和孙中山先生的联俄、联共、扶助农工三大政策完全背道而驰的,我决定退出会议,以示抗议。”不等会议结束就愤然离开广州,毛泽东到车站为柳送行。

  尔后,毛泽东向柳亚子建议,请他出任广州国民政府准备在上海法租界创办的《国民日报》的主笔,作为和国民党右派出版的《民国日报》相抗衡的重要舆论阵地。但这一重大计划,因《民国日报》张静江等人的极力阻挠,法租界的全力反对,加之国共两党联合的破裂而未果。

  1927年蒋介石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柳亚子被迫流亡日本。

  也正是在这革命事业艰难异常腥风血雨的一年,毛泽东和他的战友离开繁华喧嚣的城市,高举革命的红旗,奔赴湘赣边界高耸的井冈山,过着“南瓜汤”、“红米饭”的生活。不久,毛泽东在苏联顾问和王明等人的排挤下,离开了军队领导层。

  1929年,毛泽东被安排在福建红四军工作,实际上,是被软禁起来。在白色恐怖笼罩的上海,到处流传着毛泽东被击毙的谣言。柳亚子不相信这些谣言,他为此写了一首《存殁口号》的诗,在报上公开发表:“神烈峰头墓草青,湘南赤帜正纵横。人间毁誉原休问,并世支那两列宁。”“神烈峰”,指南京紫金山,那里长眠着柳亚子一生最为景仰的孙中山。很明显,诗里在“存殁”包含着“孙殁毛存”之意。“两列宁”,柳亚子在诗后自注:“指孙中山先生和毛润之同志”。在中国的历史上,这是第一次将孙毛二人并列,而且在一片“赤匪”声中,极其勇敢地以“同志”称呼毛泽东,并将毛泽东公开向全社会介绍。柳亚子的诗在上海一家刊物上发表后,全国为之轰动。

  1932年,毛泽东又回到红军的领导岗位,柳亚子得知这一喜讯,万分高兴。他立即写了《怀人四截》。首截即写毛泽东:“平原门下亦寻常,脱颖如何竟处囊。十万大军凭谁握,登坛旗鼓看毛郎”。柳亚子毫无顾虑,大无畏地在诗后公开注道:“毛郎,乃润之也。”柳亚子是在国统区的报刊上,又一次向国人推荐和介绍毛泽东。在当时,这需要何等的见识和勇气!

  同样,此时的毛泽东也在通过各种方式千方百计地打听好友柳亚子的信息。

  1937年6月中旬的一个夜晚,毛泽东在延安窑洞淡淡的煤油灯下,翻看着何香凝女士托人送来的廖仲恺先生所著的《双清词集》。翻到集子的扉页,他意外地发现柳亚子为何香凝所撰写的书幅。“九一八”事变后,柳亚子因坚决反对蒋介石的不抵抗政策,经常冒着风险为何香凝组织的“寒之友”成员题画,以表达对蒋介石的不满和满腹愤慨。何香凝将柳亚子题过的字画装订成册,托人送给在延安的毛泽东,毛泽东接到这本画册,异常兴奋。他搓着双手,在窑洞内踱着步。接着,伏下身来,援笔去信何香凝:“看了柳亚子先生的‘题画’,如见其人,便时代为致意。像这样有骨气的旧文人,可惜太少,得一二个拿句老话说叫人中麟凤,只不知他现时政治意见如何?”

  从这里,可以看出,柳亚子在毛泽东心目中的地位。

  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1941年,滞居上海的包括柳亚子的一大批著名爱国人士遵照毛泽东的指示,有计划地进行疏散。柳亚子等人撤退到香港,是年3月,国民党在重庆召开国民党中央八中全会,此时,柳亚子对不久发生的“皖南事变”十分尖锐地抨击蒋介石和国民党。他在报纸上公开发表愤怒的谴责之诗:“男儿自分殉沙场,抗战何愁岁月长。只是阋墙成恸哭,江南一叶泪纵横。”蒋介石因此对柳亚子恨之入骨。但为了自己的面子和舆论,蒋介石又不得不强装笑容地邀请其赴重庆与会,又怕柳亚子不给面子,不予理会。于是专程派吴铁城、杜月笙赴香港“诚邀”柳亚子与会,柳亚子不屑一顾,断然拒绝!

  蒋介石恼羞成怒,在柳亚子缺席的情况下,国民党八中全会以柳亚子“自离沪到港后,发表各种反国策言论”的“违反国策罪”,开除他的国民党籍,并断绝其经济来源。柳亚子在香港得知这一消息后拍案而起,在香港发表了一篇宣言,以一位老同盟会会员和国民党元老的身份,宣布“开除蒋介石的国民党党籍”。柳亚子这一惊世骇俗之举,国统区人民惊愕之至,远在延安的毛泽东和共产党人也被柳亚子这一正直果敢的行动深深感动。

  毛泽东在延安得知这一重大消息后,对柳亚子无私无畏的惊人之举,大为赞赏,予以极高的评价,称之为“一件值得中国人民庆贺的大事”。

  在毛泽东直接过问和关照下,柳亚子得到了来自遥远革命圣地延安的亲切关怀和支持。柳亚子被国民党开除党籍的第二天,他就收到来自延安方面吴玉章、林伯渠等人拍来的电报,电报云:“尚望本革命之初衷,凭奋斗之勇气,再接再厉,不屈不挠,为民族争生存,为国家留正气。民国前途,实深利赖,同盟旧侣,愿共勉之。”对其赞颂备至,勉慰有加。

  柳亚子接到这些来自延安毛泽东身边热情洋溢的电报,感奋异常,立即写了,一首诗《寄毛润之延安,兼柬林伯渠、吴玉章、徐特立、董必武、张曙时诸公》。诗中热情写道:“弓剑桥陵寂不哗,万年枝上挺奇花。云天倘许同忧国,粤海难忘共品茶。杜断房谋劳午夜,江毫丘锦各名家。商山诸老欣能健,头白相期奠夏华。”

  毛泽东授意林伯渠和七绝一首:“士到危时见大义,国无净土怎为家。岿然南社风流在,珍重文章报国华。”

  尔后,因香港被日寇侵占,柳亚子被迫转到重庆。郭沫若设宴欢迎,在宴会上见到了心仪已久的周恩来。郭沫若请柳亚子讲几句话。柳亚子望了望身旁向他微笑着的周恩来说:“世界的光明在莫斯科,中国的光明在延安!”周恩来听后深受感动,带头热烈鼓起掌来。周恩来回到延安后,将柳亚子热情赞颂延安的话告诉了毛泽东,周恩来同时告诉毛泽东,柳亚子参加了坚决抗日的民主党派中国民主同盟。并转交了柳亚子托他转交毛泽东的近照。毛泽东抚摸着柳亚子神采奕奕、精神百倍、正气凛然的照片,非常激动。他回到自己的窑洞,连夜挑灯,给柳亚子写了一封词恳意切的信:

亚子先生:

  广州别后,十八年中,你的灾难也受得够多的了,但是没有把你压倒,还是屹然独立的,为你并为中国人民庆贺!看见照片,样子老了些,精神还好吧?很想有见面的机会,不知能如愿否?

  敬祝健康!

                                        毛泽东上

                                    一九四四年十一月二十一日

  

  信很快由专人带到柳亚子手里,柳亚子捧着毛泽东从延安寄来的信,激动不已。他立即伏案回信道:“誓以心肝酬党国,岂贪姓字上旗常?平生管乐襟期在,倘遇桓昭试一匡。”表达了他对毛泽东的深情厚谊和共建新中国的决心。

  1945年8月,抗日胜利,全国人民企盼和平,毛泽东带着全国人民的厚望,冒着极大的风险,飞赴重庆,与蒋介石进行谈判。

  8月28日下午,柳亚子习惯地打开《新华日报》,一行赫然大字排在头版头条:“毛泽东已飞抵重庆,和谈于近日举行。”

  柳亚子看后激动得不能自已。

  30日上午,何香凝女婿李少白给柳亚子送去毛泽东写的一个请帖,请帖上写道“今晚在曾家岩八路军办事处与一些老友聚会,望先生拨冗莅临。毛泽东。”望着请帖上这龙飞风舞熟悉的字体,柳亚子激动得热泪盈眶。

  晚上,柳亚子换上一套整洁的新衣,早早来到曾家岩,和先到的郭沫若、马寅初一一热情握手。不一会,毛泽东在周恩来、王若飞的陪同下来到会客室。周恩来满面笑容,向毛泽东一一介绍来宾。当介绍到柳亚子时,毛泽东紧紧握着柳亚子的双手,笑着说:“恩来,不用介绍了,不用介绍了,我们是老朋友啦!”“亚子先生,您老还好么?我们大概有十九年没有见面了吧?”柳亚子连连点着头说:“是的,是的!还好!还好!润之,你还好吗?”毛泽东说:“我很好呀!吃了几年延安的小米,比在广州和你在一起时,身体好多了!亚子先生,这十几年的变化真大呀!我们排除万难好不容易才走过来了,特别是您老,比起我们来,更不容易呀!”顿了顿,毛泽东接着说:“今天晚上是和诸位初次见面。探望老朋友,结识新朋友。亚子先生,有暇我一定到府上拜望,我们要好好聊一聊,这是我们别后这些年来我最大的一个心愿呀!”

  柳亚子和毛泽东久别重逢,亲切长谈之后,心情非常激动,回家后当即赋一首《渝州曾家岩呈毛主席》,诗中写道:

阔别羊城十九秋,重逢握手喜渝州。

弥天大勇诚能格,遍地劳民战尚休。

霖雨苍生新建国,云雷青史旧同舟。

中山卡尔双源合,一笑昆仑顶上头。

  后来,柳亚子对此不平常的会见,在《八年回忆》中回忆道:

  直到三十日下午,毛泽东亲自到来,我和他单独谈了一次话,觉得他这次是抱着大仁、大智、大勇三者的信念而来的,单凭他伟大的人格,就觉得世界上没有不能感化的人,没有不能解决的事件。经过这次的谈话,便把心中的疑团完全打破,变做非常乐观了。总之,我信任毛先生,便有信任中国内部没有存在着不能解决的问题,还不必诉之于武力了。我和毛先生,在一九二六年四、五月间本来是见过面的……如今,一眨眼已是十九年了。这十九年中,毛先生做着惊天动地的大事情,而我自己还是一介书生,故我依然,身心多病,那得不自惭形秽呢?

  和毛泽东在重庆第一次见过面后,柳亚子一直非常担心毛泽东在重庆的安全,经常焦虑得彻夜不眠,深恐自己的挚友步胡汉民、李济深后尘,因为胡、李都曾被蒋介石软禁过。但听了毛泽东对时局精辟的分析,使他兴奋异常。在一次友人为庆贺毛泽东赴渝进行和谈举行盛宴时,一位到过延安的人介绍延安蒸蒸日上、欣欣向荣的盛况时,柳亚子竟像一个小孩一样高兴得跳了起来,连声高呼:“毛主席万岁!”“毛主席万岁!”并当场赋诗:“尊前跋扈飞扬意,低首擎天一柱来。”

  9月6日,毛泽东在周恩来、王若飞陪同下,亲自到重庆沙坪坝津南村柳亚子寓所拜望柳亚子。

  正好此时柳亚子邻居的小孩卢国琦见毛泽东等到来,非常高兴,请毛泽东等题字留念。毛泽东摸着小孩的头笑着说道:“好呀!”于是,接过小孩递过来的笔记本,在本上写道:“为和平、民主、团结而奋斗。”周恩来写道:“民主团结,和平建国。”王若飞写道;“在和平、民主、团结的基础上,实现独立,统一,富强的新中国。”柳亚子看了毛泽东遒劲的题词,异常兴奋,当即赋诗一道:

兰玉庭阶第一枝,英雄崇拜复何疑。

已看三杰留鸿爪,更遣髯翁补小诗。

  同时;在诗后写了一行小字:

  国琦小友纪念册,润之、恩来、若飞都有题字,余亦继声。卅四年九月亚子。

  柳亚子将毛泽东、周恩来迎进了自己的住房,进行了亲切热情的谈话。

  柳亚子说:“润之,自你到重庆后,不知怎的,我浑身添了无限力量,连病也好很多。”

  毛泽东笑着说:“您老身体好,是我们最企盼的一件事,中国人民正需要您这样铁骨铮铮的爱国民主人士啊”

  柳亚子说:“润之,你是带着大仁、大智、大勇来到重庆的。就凭你这伟大的人格,我就觉得世界上没有不能感化的人,没有不能解决的事。”

  毛泽东谦和地回答道:“这是包括您老在内的中国人民给我的力量和勇气呀!没有人民,是什么事也干不成的。”

  送走毛泽东后,柳亚子在日记中写道:“说也奇怪,自从和毛泽东见面后,我的心境完全转变了。连一年多的神经衰弱症,也渐渐变得兴奋起来,脑筋也渐渐有些活动了。”

  接着,赋诗一首。诗中写道:“与君一席肺肝语,胜我十年莹雪功。”“心上温馨生感激,归来絮语告山妻。”毛泽东读了柳亚子的诗后,深受感动,说:“柳亚子先生真是我党难得的肝胆相照的诤友啊!”热切地谈了较长时间后,毛泽东说:“亚子先生,今天我还有一个会,这次不能和你谈得太久。10月2日,那一天有一点空,我想请您再到红岩村叙谈。”

  10月2日,毛泽东又如约在百忙中邀请柳亚子到红岩村叙谈。其时,柳亚子和著名画家正准备联合举办一次《柳诗尹画联展》。这天,柳亚子正准备应毛泽东之约赴红岩村时,恰好尹瘦石来了。

  柳亚子十分高兴,对尹瘦石说:“啊,瘦石,你来得正好!毛泽东先生今天恰好约我去红岩村畅谈别后之情,你何不与我一起同往,给毛泽东画一张像,在我们的联展上展出?”

  尹瘦石喜出望外,说:“我对毛泽东先生心仪已久,正想为他画一张像,只是怕他太忙,恐怕难以给我做‘模特儿’。”

  “没关系。”柳亚子信心十足地一拍胸脯:“你只跟我去就是了。我与毛先生是多年的老朋友啦,到时候,由我提出来,他一定会同意的。”

  当毛泽东派来的车子来接柳亚子时,尹瘦石穿着一件沾满色彩和墨汁的工作服,他来不及换衣,便和柳亚子一起上了汽车。汽车开进化龙桥红岩村,毛泽东连忙从楼上迎了下来,笑着对柳亚子招呼道:“亚子兄,我在此等了多时,专候大驾光临啦!”

  柳亚子激动地走上前去,一边紧握着毛泽东的双手,一边向毛泽东介绍道:“我今天给你带来了一位新朋友,”他指着有点紧张的尹瘦石说:“这位是著名进步画家尹瘦石。”

  毛泽东连忙笑着走上前去与其握手:“久仰!久仰!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你是一位艺术家,文以载道,诗以言志,艺术人才是极为重要的!我们延安有一所鲁艺,在抗日斗争中起了很大作用,不过,那里的艺术家都是窑洞培养出来的‘土包子’哟!”

  尹瘦石摆摆手说:“我也是地地道道的‘土包子’,没有喝过‘洋墨水’。”

  毛泽东听后大笑:“这样说来,我们是彼此彼此啦!我也没有喝过‘洋墨水’,只读到师范,连大学也没有进过。恩来他们去法国勤工俭学,我也没有去。我是觉得对中国问题还未充分了解,首先需要好好认真研究一下,就一头钻进线装书里研究历代兴亡史了。但是,我对于你从事的这门美术,却研究得非常少。记得在湖南一师,我最不喜欢的是美术,上美术课,我在纸上画了一条横线,一条弧线就交卷。美术老师问我画的是什么,我说道:这是李太白诗意“半壁见海日!”

  说着毛泽东哈哈大笑起来,柳亚子和尹瘦石也被毛泽东幽默风趣的谈话引得哈哈大笑。

  柳亚子指着身旁的尹瘦石接着介绍道:“润之,瘦石先生是我多年知交,虽然年纪很轻,但极富才华。一位作家说他是‘龙蟠蠖曲谁家笔’,‘勾勒直寻吴道子’!”

  毛泽东专心听了柳亚子的介绍,认真地说道:“这很好啊!我们中国的绘画,源远流长,后继有人,‘土包子’一定能胜过‘洋包子’。中华民族随着政治的独立崛起,一定会迎来文艺的复兴!”

  柳亚子趁势插言道:“我和瘦石先生正在筹备一个诗画联展,现在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

  毛泽东问道:“东风何所指?”

  “独缺润之兄一幅画像。”柳亚子不失时机地提出自己的请求,“今天我请瘦石先生来,就是想为你写真,你要为瘦石先生作‘模特儿’啊!”

  “可以。”毛泽东爽然应允,然后望着身旁的王若飞问道:“若飞,请你安排一下,看哪一天为好?”

  王若飞略思片刻,说:“10月5日下午有空。”

  毛泽东对柳亚子说;“亚子先生,那就定在5日下午吧!”

  尹瘦石高兴异常,说:“这就好了!既然画像的时间已定,我就先走了。”

  柳亚子留下来,继续与毛泽东热切地进行着难得的交谈。

  临行前,柳亚子向毛泽东请求道:“润之,我想请你为《柳诗尹画联展》题个词。”毛泽东马上答应道:“好呀!我将建议我们的《新华日报》为你们这次意义重大的联展出一个特刊,因为这个联展为此次重庆谈判起了配合作用。”毛泽东接着拿起毛笔铺开一幅宣纸,欣然用遒劲的书法在上面写了《柳诗尹画联展特刊》。

  毛泽东在重庆谈判期间,感情容易激动的柳亚子向毛泽东直言不讳地提了一些过激的建议,毛泽东专门为此给柳亚子写了一封信,信中劝道:“赤膊上阵,有时可行,作为经常办法则有缺点。先生业已了如指掌。目前,发表文章,谈话,仍嫌过早。”

  柳亚子捧读过毛泽东的信后,思索良久,最后微微点了点头,脸上露出理解的微笑。

  10月5日下午,尹瘦石应约来到红岩村。毛泽东笑着说:“这是我有生来第一次当‘模特儿’啊!”说着,随和地坐在一把滕椅上,尹瘦石便专心致志地画了起来,整整画了四十分钟,肖像才成功地画完。

  次日,尹瘦石高高兴兴地拿着自己给毛泽东的肖像给柳亚子看,柳亚子看着毛泽东这幅英姿勃勃精神矍铄的画像,高兴得频频点头,连声说道:“画得好,画得好!将毛主席的精神和气质完全画出来了。”接着便为毛泽东的画像赋诗一首:

恩马堂堂斯列健,人间又见此头颅。

龙翔凤翥君堪喜,骥附骖随我敢吁?

岳峙渊渟真磊落,天心民意要同符。

双江会合巴渝地,听取欢虞万众呼。

  刚写完诗便有人递来一封信,柳亚子一看信封的笔迹,便知道是毛泽东写来的,立即将信拆开,只见信上用龙飞风舞,遒劲潇洒的笔迹写道:

亚子先生吾兄道席:

  诗及大示诵悉,深感勤勤恳恳诲人不倦之意。柳夫人清恙有起色否?处此严重情况,只有亲属能理解其痛苦,因而引起自己的痛苦,自非“气短”之说所可解释。时局方面,承询各项,目前均未至具体解决时期。报上云云,大都不可置信。前曾奉告二语: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吾辈从曲折(即困难)二字着想,庶几反映了现实,免至失望时发生许多苦恼。而困难克服,决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此点深望先生引为同调。有些可谈的,容后面告,此处不复一一。先生诗慨当以慷,卑视陆游、陈亮,读之使人感发兴起。可惜我只能读,不能做。但是万千读者中多我一个读者,也不算辱没先生,我又引以自豪了。敬颂

                                                                                                                                                     兴居安吉!  

                                            毛泽东                                                              

                                            十月四日

  柳亚子怀着激动的心情,读完毛泽东对自己及夫人关怀备至的建议,立即赋诗二首,对毛泽东表示深深的谢意和自己的心迹:

一 

曲折延绵溪复溪,光明前路未长迷。

周王防口流于彘,秦帝钧天醉岂泥?

下士君能资集益,见贤我自愧思齐。

驰笔问疾殷勤甚,合走深山慰病妻。 

二 

障海东流挥日中,吾曹妙手岂空空?

独夫民贼终为虏,团结和平合奏功。

周士蕨薇怀义士,殷墟禾黍笑狂童。

三年待纵冲天翼,风起云扬尔我同。

  柳亚子抄下这二首诗,并写了一封感情至真的回信,在信中请求毛泽东将已流传在世的毛泽东著名的诗篇《长征》进行一次校正,以便在他编辑的《民国诗选》中出版。想不到毛泽东十分认真地校正了《长征》一诗中个别字,而且还将在1936年2月在延安作的《沁园春·雪》寄给了他,同时附了一封信:

亚子先生吾兄道席:

  迭示均悉。最后一信慨乎言之,感念最深。赤膊上阵,有时可行,作为经常办法则有缺点,先生业已了如指掌。目前发表文章、谈话,仍嫌过早。人选种种均谈不到,置之脑后为佳。初到陕北看见大雪时,填过一首词,似于先生诗格相近,录呈审正。敬颂

  道安!

                                           毛泽东

                                          十月七日

  

  柳亚子接着仔细拜读了毛泽东亲笔抄写的诗作《沁园春·雪》

  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望长城内外,唯余莽莽;大河上下,顿失滔滔。山舞银蛇,原驰蜡像,欲与天公试比高。须晴日,看红装素裹,分外妖娆。

  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惜秦王汉武,略输文采,唐宗宋祖,稍逊风骚,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柳亚子读罢毛泽东的《沁园春·雪》,感慨异常,对尹瘦石说:“毛泽东的诗词,在我国当代,可谓一绝。”

  接着,他发现毛泽东书赠他的词《沁园春·雪》,上没有加盖印章,第二天便到毛泽东处,对毛泽东说:“你书赠我的词,没有印章,请盖个章吧!”

  毛泽东笑着摇摇头:“我没有将印章带到重庆来。”柳亚子马上接着说:“润之,我送你两枚吧。”

  毛泽东说:“这就谢谢了!”

  柳亚子回来,立即找友人为毛泽东印刻了两枚精美的印章。第二天,柳亚子高高兴兴地将两枚精美的印章送给了毛泽东。喜爱印章的毛泽东接过来仔细一看,只见一方白文“毛泽东印”,一方为朱文“润之”,连连点着头说:“刻得好!刻得好!是印章中的上乘之作,谢谢啦!亚子兄。”

  说着,将印章放在手中喜爱地不断轻轻抚摸着。

  从毛泽东处回来,柳亚子心潮澎湃,立即作了一首和词,在和词前,做了自题跋“……展读之余,叹为中国有词以来,第一作手,虽苏、辛犹未能抗乎,况余子乎?效颦技痒,辄复成此。”

  柳亚子的词题为《沁园春·次韵和毛润之初到陕北看大雪之作,不能尽如愿意也》:廿年重逢,一阙新词,意共云飘。叹青梅酒滞,余怀惘惘;黄河流浊,举世滔滔。邻笛山阳,伯仁由我,拔剑难平块垒高。伤心甚,哭无双国士,绝代妖娆。才华信美多娇,看千古词人共折腰。算黄州太守,犹输气概,稼轩居士,只解牢骚,更笑胡儿,纳兰容若,艳想秾情着意雕。君与我,要上天下地,把握今朝。

  柳亚子兴奋异常地和好词后,便高兴地亲自将毛泽东的原词与自己的和词送到《新华日报》,请求一并发表。

  但是,按照一般规定,发表毛泽东的词,要征得毛泽东本人同意。毛泽东当时正在和蒋介石等着签订《双十协定》,无暇他顾。结果,只发表了柳亚子的和词,未发表毛泽东的原词。

  可毛泽东的《沁园春·雪》却在重庆不胫而走,很快在民间传抄开来。1945年11月14日,重庆进步报刊《新民报》副刊,在群众强烈要求下,首次公开发表了这首诗的传抄稿。著名剧作家吴祖光在词作之后加了一段按语:

  毛润之先生能诗词,似鲜为人知。客有抄得其《沁园春·雪》一词者,风格独绝,文情并茂,而气魄之大,乃不可及。

  毛泽东此词一公开发表,马上轰动山城,其重大影响波及全国,各地报刊纷纷转载,各种和作,评论文章纷至沓来。而国民党反动派却十分恐慌,在蒋介石授意下,他们立即组织一批反动文人对毛泽东的词大肆进行诬蔑。在这场极其尖锐的斗争中,柳亚子一马当先,多次作词写文章予以驳斥。

  毛泽东在重庆期间,柳亚子还特地请著名篆刻家立庵重新为毛泽东翻刻两枚印章。一枚印章文曰:“兄事斯大林,弟畜毛泽东。”另一枚文曰:“前身祢正平,后身王尔德;大儿斯大林,小儿毛泽东。”柳亚子怕引起误会,特专刻边款云:“予请立庵治印,援正平例,有大小儿语。北海齿德,远在祢上,正平德祖,亦生死肝胆交,绝无不敬之意,斯语特表示热爱耳。虑昧者不察,更乞立庵泐此,以溯其朔,并缀跋如左。1945年。亚子。”

  这里对柳亚子给毛泽东印章上的边款应当做特别的注解:第一枚的“兄”是指毛泽东,“弟”是指柳亚子。“畜”的意思是“紧跟”。柳亚子总的意思是你毛泽东师事斯大林,我柳亚子则紧跟你毛泽东。

  第二枚的边款则有一个典故:即《三国演义》中击鼓骂曹的祢衡,字正平,祢衡对一般人都看不起,唯独与孔融和杨修相好。经常将他们两人并提为“大儿”,“小儿”。(孔融字文举,杨修字德祖)。柳亚子自写“大儿斯大林,小儿毛泽东”即出自“大儿孔文举,小儿杨德祖”之典故。柳亚于此处借祢衡之语,来赞美斯大林和毛泽东,以表明自己在当代最看得起最崇敬的就是斯大林和毛泽东这两个人。所以,他特地注明:“绝无不敬之意,斯语特表示热爱耳。”

  毛泽东10月11日离开重庆,半个月后,毛泽东题写的《柳诗尹画联展特刊》在《新华日报》以醒目的地位刊出。

  联展闭幕以后,柳亚子还特将一篇赋赠送给毛泽东,并寄去一信。1945年,柳亚子便与夫人迁居上海。

  毛泽东从重庆回到延安,得了病,直到1946年1月28日,才给柳亚子写了回信:

亚子先生左右:

  很久以前接读大示,一病数月,未能奉复,甚以为歉。阅报知先生已迁沪,在于再追悼会上慷慨陈词,快何如之。印章二方,先生的词及孙女士的和词,均拜受了。“心上温馨生感激,归来絮语告山妻,”我也要这样说了。总之是感谢你,相期为国努力。贱恙是神经疲劳,刻已向好,并以奉闻。敬颂

  道安!

                                                    毛泽东

                                                  一月二十八日

  柳亚子在上海住了一年多,国民党蒋介石多少次对其进行迫害,他只得于1947年10月只身逃亡香港。

  1949年初,柳亚子在香港与一些反动文人进行针锋相对的激烈斗争,突然收到一封北平发来的电报。原来是毛泽东和中共中央发来的,热忱欢迎柳亚子等爱国进步人士到北平去,共商召开新的政治协商会议。

  柳亚子看完电报,欣喜欲狂,立即与在香港的沈钧儒、马叙伦等人商量,决定响应毛泽东的号召,马上乘海轮赶赴北平。

  动身那天,柳亚子特作了一首七绝《毛泽东电召北行,二月二十八日启程有作》

六十三龄万里程,前途真喜向光明。

乘风破浪平生意,席卷南溟下北溟。

  3月18日,柳亚子等一行到达北平。

  3月25日,毛泽东等中央领导从石家庄到达北平时,柳亚子等爱国民主人士到机场热烈欢迎。接着,又与毛泽东一起检阅了部队。

  当天晚上,毛泽东邀柳亚子等到香山双清别墅赴宴。

  宴后回家,柳亚子激动不已,当夜写了三首七律。其中有一首云:

二十三年三握手,陵夷谷换到今兹。

珠江粤海惊初见,巴县渝州别一时。

延水鏖兵吾有泪,燕都定鼎汝休辞。

推翻历史三千载,自铸雄奇瑰丽词。

  另一首诗的结尾四句是“民众翻身从此始,工农出路更无疑。伫看荼火军容盛,正是西征东怨时。” 毛泽东很希望柳亚子这位挚友能和自己在北平共商国家大事。但柳亚子却想学古代文人一样,在自己家乡解放以后,回乡隐居,躬耕自资。于是,在双清别墅宴后不几天,他写了一首七律直呈毛泽东《感事呈毛主席》:

开天辟地君真健,说项依刘我大难。

夺经谈席非五鹿,无车弹铗怨冯驩。

头颅早悔平生贱,肝胆宁忘一寸丹。

安得南征驰捷报,分湖便是子陵滩。

  毛泽东仔细拜读了柳亚子的诗,看出了柳亚子有隐居故里之意,便在4月29日和了一首七律《和柳亚子先生》

饮茶粤海未能忘,索句渝州叶正黄。

三十一年还旧国,落花时节读华章。

牢骚太盛防肠断,风物长宜放眼量。

莫道昆明湖水浅,观鱼胜过富春江。

  柳亚子当时住在颐和园益寿堂,所以毛泽东诗中有“莫道昆明湖水浅”之句。

  柳亚子读了毛泽东词恳意切的诗后,又写了一首七律呈毛泽东:

昌言吾拜心肝赤,养士君倾醴酒黄。

陈亮陆游饶感慨,杜陵李白富篇章。

《离骚》屈子幽兰怨,风度元戎海水量。

倘遣名园长属我,躬耕原不恋吴江。

  5月1日下午2时许,家人欣喜地喊道:“毛主席来啦!”

  柳亚子一听,慌忙拄着拐杖迎到屋外,此时,毛泽东已到房外,同来的还有江青和毛泽东的女儿李讷,柳亚子连忙走上前去,和毛泽东热切地握着手,柳亚子连连说道:“润之,你这么忙,还来看我,实在不敢当呀!”

  柳亚子连忙将毛泽东迎进屋内,亲自为毛泽东沏着茶,两人一边喝茶,一边畅谈起诗词来。

  此时,解放军百万大军已突破天险,占领了蒋介石的老巢南京,全国人民无不为此欢欣鼓舞。

  柳亚子紧捏着拳头,对毛泽东说:“共产党伟大!毛主席伟大!人民解放军伟大!”

  毛泽东马上谦和地笑着说:“人民伟大!包括你柳亚子先生,也包括我,柳亚子先生的好朋友。”

  毛泽东和柳亚子边走边谈。柳亚子毕竟比毛泽东大几岁,走了一会,便有些气喘。毛泽东便亲切地拉着他的手,一步一步向山上走去。到了益寿堂,毛泽东建议柳亚子休息一会,两人便一边饮茶,一边海阔天空地聊了起来。

  毛泽东对柳亚子说:“亚子先生既有清醒的政治头脑,是一位杰出的政治家,也是一位造诣很深的诗人。你写的诗,我很爱读,有趣味,有诗意,有内涵。千百万读者喜欢你的大作,我就是这千万读者中的一个。”

  柳亚子连连笑着摆摆手,谦和地说:“我写的是老一套,我很想写写与现实生活紧密结合的诗,但是非常不成功,我自己也很不满意。最近,我拜读了你的诗词,内心里真是感动不已,痛快极了!你的这些诗词通俗易懂,特别是它们寓意深长,诗味无穷。”

  说着,说着,毛泽东非常高兴地提议道:“我们俩今天谈得特别高兴,亚子先生,走,我们游园去。”

  “好呀!能和润之一起游园,实在是太高兴了!”柳亚子轻轻一击掌,便站起身来,两人肩并着肩,一起向颐和园长廊走去。

  柳亚子指着雕梁画栋的颐和园,感叹地说道:“慈禧太后腐败无能,完全屈服于帝国主义的压力,与他们签订很多丧权辱国的不平等条约,给中国人民带来无穷的灾难和苦痛。她将中国人民的血汗搜括起来,双手捧着献给贪得无厌的帝国主义,还建造她自己的安乐窝,真可耻呀!”

  毛泽东说:“她用建设海军的钱,建了一个颐和园,这对人民是犯罪呀!”他们走着走着,走到慈禧太后买的那个小火轮前,两人看了又看,很感兴趣。

  柳亚子指着小火轮对毛泽东说:“那时,中国很落后,慈禧太后能买到这样用机器驱动的小巧的小火轮,也算大开眼界了!”

  毛泽东说:“事物总是发展的,社会总是要前进的。我们中国再也不能这样落后下去了。待全国取得胜利后,我们中国人民一定要艰苦奋斗,奋发图强,一定要改变我们国家的落后面貌。”

  柳亚子频频点着头说:“润之的话,说到我心坎里去了。”

  说着,两人兴致勃勃地登上了游船。

  柳亚子坐稳以后,向毛泽东问道:“人民解放军很快渡江,并占领了南京,不知道润之用的是什么锦囊妙计?”

  毛泽东想了想,说:“其实,打仗并没有什么锦囊妙计。如果一定要说有什么锦囊妙计的话,那就是知己知彼,根据实际情况,作出正确决策。还有,就是你说的,人民的支持是最大的锦囊妙计。一百万大军要渡江,没有军舰,没有轮船,如果没有人民的支持,是无论如何不能成功的。靠人民用土办法造木船、木排划子,在宽阔的江面上,几万只木船一齐出动,直驰对岸,加上我们有很多的大炮作掩护,很快就渡过去30万大军。你能说这是什么锦囊妙计吗?这是很一般的常识。可是,像这样一个十分普通的常识,蒋介石是不知道的。他满脑装的是长江天险,是美帝国主义的援助……”

  柳亚子一边听,一边信服的点着头。

  毛泽东吸了一口烟,站起身来,接着说道:“现在,杭州解放了,上海马上也解放了,你们没有想到这么快,其实,我们自己也没有想到有这么快。现在我们可以这样说,如果蒋介石目前有一点头脑,实行在重庆达成的停战协议和政协决议,蒋介石还是我们委员长。蒋介石却一定要打仗,我们也没有办法,我们的愿望没有实现,只好和他打。蒋介石和李宗仁政府,现在已经相当被动了。他们现在除接受和平解决的八项条件,已经没有别的出路了。”

  毛泽东坐了下来,喝了一口茶,接着说道:“我们愿意按照和平谈判的八项条件,同任何地方政府和军队进行谈判,我们说话是算数的,亚子先生可以根据这些精神去进行宣传。”

  柳亚子连连点头说:“很好!很好!”

  此时,毛泽东风趣地对柳亚子说:“你现在可以赤膊上阵发表文章和讲话了。现在和蒋介石时代不一样了,你的人身安全是完全有保障的,你的意见一定会受到尊重的。”

  柳亚子听到毛泽东旧事重提,呵呵笑了起来,说:“我这一辈子就爱赤膊上阵,现在真的可以赤膊上阵了!”

  夕阳西下,该上岸了。只见岸边早已聚满了人群。船还未靠岸,人们就高呼“毛主席万岁!”接着热烈地鼓起掌来。到大门口,门外挤满了人群,根本无法再往前走。警卫员急得满头大汗,只得求助于解放军,来了一连解放军组成一道人墙,毛泽东和柳亚子才慢慢艰难地走出大门。

  柳亚子看到热烈的场面,感动地说:“我生平还是第一次看见如此众多的群众,对自己的领袖表现出这种由衷的发自内心的热爱!”

  毛泽东送柳亚子先上了车,对他说道:“亚子先生,有机会我十分愿意再和你一起畅游。”想了想,接着说道:“五月五日是孙中山先生就职广州非常大总统纪念日,亚子先生如准备去碧云寺拜谒他的衣冠冢,请告诉我。”柳亚子十分肯定的说:“我当然要去。”

  “到时候我叫秘书用车来接你。”

  5月5日清早,毛泽东就派他的秘书田家英来接柳亚子了。

  柳亚子等在孙中山衣冠冢前鞠躬行礼后,田家英又带他们到毛泽东的住处,原来毛泽东早已为柳亚子他们准备了午餐。

  毛泽东对党内同志一般迎送是不出房门的。但对柳亚子等,不但送出门,而且还亲自搀扶着他们上下车和上下台阶。

  其时,著名民主人士黄绍竑的侄女黄波拉为摆脱国民党特务的监视,匆忙逃离上海,来到北平,吃住均无着落。同时碧云寺留守处主任谭惠全及其子等生计亦成问题,柳亚子对此十分关注,在碧云寺与毛泽东分手后,再次给毛泽东写信,代为请求能对这些人的生活有所安排,信中还附去了近期写的几首诗。

  几天后,毛泽东在日理万机的情况下给柳亚子回了一封很长的信,对柳亚子所提建议一一作了详尽答复:

亚子先生:

  各信并大作均收敬悉,甚谢!惠我琼瑶,岂有讨厌之理。江青携小女去东北治病去了,黄女士的信已代收,我的秘书并已和黄女士通电话,料可获得居处。国史馆事尚未与诸友商量,唯在联合政府成立以前恐难提前设立。弟个人亦不赞成先生从事此项工作,盖恐不讨好。江苏虚衔,亦似以不挂为宜,挂了于己于人不见得有好处。此两事我都在泼冷水,好在夏天,不觉得太冷否?某同志妄评大著,查有实据,我亦不以为然。希望先生出以宽大政策,今后和他们相处可能好些。在主政方面则应进行教导,以期“醉尉夜行”之事不再发生。附带奉告一个消息,近获某公诗云“射虎将军右北平,兄今乘醉夜难行,芦沟未落登埤月,易水还流击筑声”,英雄所见,略有不同,亦所遭者异耳。孙先生衣冠冢看守人已有安排,生事当不致太困难,此事感谢先生的指教。率复不尽,敬颂

  兴居佳胜!

                                        毛泽东

                                      五月二十一日

  柳亚子接读毛泽东的复信,感动不已,对家人说:“只有人民的领袖,才如此关心人民的生活!”

  几个月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毛泽东亲自指名请柳亚子参加开国大典,尔后,并当选为中央人民政府委员。

  此后,柳亚子写了《拟民谣二首》,恭赠毛泽东,其中一首流传很广,诗云:“太阳出来满地红。我们有个毛泽东,人民受苦三千年,今日翻身乐无穷。”

  接着,柳亚子把自己的《羿楼纪念册之一》呈送毛泽东,希望毛泽东能在上面题字。

  毛泽东接信后,在百忙中抽暇给柳亚子复了信:

柳老:

  十一月四日信早已收到,因忙迟复为歉。车中信未见,厚意敬领。题字册便时当代询,周公确有吐握之劳,或且忘记了。文史机关事大略亦因此,便当询之。

  此复,顺致

  敬意!

                                          毛泽东

                                         十二月二日

  1950年9月11日,柳亚子迁居紫禁城西的北长街89号。这样,柳亚子和毛泽东住得更近,来往更方便了。毛泽东还特地为柳亚子的新居题写了“上天下地之庐”六个大字,意取柳亚子和毛泽东《沁园春·雪》中的“君与我,要上天下地,把握今朝”之意。

  10月1日,怀仁堂举行盛大的国庆歌舞晚会,由西南各民族文工团、吉林省延边文工团、内蒙古文工团联合演出,毛泽东热情邀请柳亚子参加。观看演出过程中,毛泽东建议柳亚子填词一首,以纪念全国各民族大团结之盛况。

  柳亚子立即当场十分兴奋地填了一首《浣溪沙》:

火树银花不夜天,弟兄姊妹舞翩跹。歌声唱彻月儿圆。

不是一人能领导,那容百族共骈阗? 良宵盛会喜空前!

  毛泽东听柳亚子兴奋地吟罢,极其满意。柳亚子笑着向毛泽东请求道:“主席,能否请你也填一首啊?”

  毛泽东想了想答道:“柳老有请,当然也得填一首了。”

  毛泽东略一思索,立即填了一首《浣溪沙》,题为《和柳亚子先生》,词前还有一小序;“一九五O年国庆观剧,柳亚子即席赋浣溪沙,因步其韵奉和:

长夜难明赤县天,百年魔怪舞翩跹,人民五亿不团圆。

一唱雄鸡天下白,万方乐奏有于阗,诗人兴会更无前。

  1950年10月4日5日两个晚上,柳亚子在中南海看了著名剧作家欧阳予倩和著名舞蹈家戴爱莲编导的舞剧《和平鸽》,异常激动,填了《浣溪沙》词一首:

白鸽连翩奋舞前,工农大众力无边,推翻原子更金圆。

战贩集团仇美帝,和平堡垒拥苏联,天安门上万红妍!

  柳亚子将此词寄呈毛泽东,请毛泽东再和一首。毛泽东读了柳亚子的词,十分高兴,立即在百忙之中又和填了一首《浣溪沙》:

颜斶齐王各命前,多年矛盾廓无边,而今一扫纪新元。

最喜诗人高唱至,正和前线捷音联,妙音山上战旗妍。

  1956年11月,毛泽东主持孙中山先生90诞辰纪念大会,邀请柳亚子参加。其时,柳亚子已重病在身,但接到毛泽东的邀请,仍抱病与会,努力坚持坐在主席台上,毛泽东走上前来,紧握着柳亚子的双手,关切地问道:“身体好些了吗?”柳亚子忍着剧痛点点头说:“好些了。”毛泽东略微放心了一些,说道:“柳老,请您老一定好好保养身体,我们的革命事业还非常需要您老这样的老前辈的鼎力支持呀!”柳亚子点了点头,说了声:“谢谢!我一定努力保护好自己的身体,力争为革命事业多做一点事情。”毛泽东频频点着头说:“这就好!这就好!等几天有空了,我一定专程来看望您老!”可是,这却是毛泽东和柳亚子这一对几十年的挚友的最后一次见面。

  1958年6月21日,柳亚子没有等到和挚友毛泽东约会,不幸在北京逝世,终年七十二岁。在柳亚子的追悼大会上,毛泽东敬献的花圈,摆放在最显著的地方,它仿佛在向人们述说这两位有着三十多年交往的友人的深厚情谊……

  

  

电话:0512-63016908  传真:0512-63016927
地址:苏州市吴江区中山南路1979号 邮编:215200
吴江区档案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