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
2024年06月23日 星期日
数字方志馆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吴江记忆 >> 水韵吴江 >> 百湖集萃 >> 沙泥荡

沙泥荡

2024/4/13 3:23:36    作者:  孟云龙 吴煜泉 徐有恒 来源:  吴江方志    【字 号:  】   点击量:3735


沙泥荡,又名斩龙潭、蠡泽湖,位于震泽镇南蠡泽村,面积0.12平方公里,湖底高程0.2米。荡周围共有4个自然村,一条河港。东为荡东滩,西是彭家里和童家浜,北为塔水桥,南临沙漠荡经西塘港与由页塘河相通。

沙泥荡为什么叫斩龙潭呢?传说大禹治水时期,东海老龙王因为违规外游,造成天下水灾,误了玉帝圣旨,犯下天条。玉帝下令收监问斩,不料他挣脱锁链,逃掉了。他想入海,可是海上布满了天兵天将,连一根针都插不下去。他重又上天,只见天兵天将手提斩妖剑紧追不舍。老龙逃得精疲力竭,驾着祥云正在寻找避难的地方,低头一看,忽见下面有个小小的集镇,镇上一块石碑上写着”龙翔镇”三个字,心想这不正是我隐伏的好地方吗?于是,按下龙头,直往龙翔镇而来。无巧不成书,正在这个时候,震泽来了一个相风水的先生,这个先生是远近闻名的刘半仙。刘先生这天清晨早起,闲来无事,出震泽往南踱步,行至龙翔镇前面,站在高处往四下里一看,不由大惊失色:这儿是一个藏龙卧虎的所在呀!想到这儿,他眉头一皱,计上心来,决定破坏这里的风水。

刘半仙立即返回震泽,叫来一班匠人,在龙翔镇的东北角上造了一座庙宇,并关照山门一定—朝北。人多手脚快,没有几天就把一座庙宇造成了。刘半仙看了后十分满意,还提笔在大殿的两根柱子上写下一副对联:山山水水,巍然国家江山曰风风雨雨,一任圣朝千秋。

再说老龙从九天降落,搅起大风,搞得天昏地暗。当他落到龙翔镇上空时,只见东北角上有一座庙宇,正想隐藏进去,猛地发现山门朝北,不能进去,不禁傻了。正在这个时候,刘半仙摇着扇子跚跚而来。老龙见他纶巾羽扇,道骨清奇,知道是个有能耐的人物,立即求他相救一命。刘半仙睁眼一看,见空中有一条老龙,心想:幸亏我走在他的前面,如今他可不能在这里安身了,因此哈哈大笑起来。老龙见他这副神态,知道这庙门的转向,是他搞的鬼,再求肯定也是没用的了。他勃然大怒,转身刚—重上九天,不料大禹也刚刚赶到,挥动斩妖剑将老龙的头颅斩下。老龙死了,尾巴在地上旋了一圈,刹时泥灰满天。刘半仙正洋洋得意,未曾防一阵灰沙飞来,钻进他的眼睛里,痛得他叫苦连天。事后任他怎么洗,怎么擦,也弄不干净。就这样,他的眼睛慢慢地模糊起来了,仅仅几个月就变成一个地地道道的瞎子。

当时龙尾巴旋转过的地方,立即出现了一个约莫半里范围的水潭。因为老龙就被斩在这里,所以这潭后来叫斩龙潭。那旋起的泥灰飞到天空,又铺天盖地落下后,把像模像样的一个龙翔镇埋了个精光,成了一片漠漠田。现在你到震泽南面三里路的地方,如果掘开泥土三尺,还能看到被埋住的石板街路哩。


清代有叶斩龙潭曳一诗,描绘了这一神奇传说。“神刀忽闪秋空碧,白日无光潭水黑。”

沙泥荡又叫蠡泽湖,这多少是和范蠡有关。传说吴越春秋时,越王勾践听了范蠡的计谋,十年生聚,十年教训”,卧薪尝胆,厉兵秣马,积草屯粮,并先后用美人计、塞木计、蒸谷计,把吴王夫差的元气消耗殆尽,吴国终于被一举击破。就在两国交战,兵荒马乱时,范蠡悄悄到灵岩山馆娃宫中,接了西施,两个乘一叶扁舟,穿箭泾河,进入太湖。鲤鱼挣脱金钩去,摇头摆尾不复返”。范蠡深知越王只可同患难,不能共富贵,因此不愿留在绍兴受高官、享厚禄,便偕同西施来到震泽的蠡泽,暂时居住下来。蠡泽这地方,桃花嫣红,嫩柳飞絮,河港交积,菱藕满塘。他们在这里一住几年,倒也十分悠然自在。闲来无事,范蠡在震泽请一些能工巧匠,凿了好多方形块石,在沙泥荡旁边砌了个高台。高台的上下四周有石阶,下宽上窄,呈宝塔形,煞是别致。每天,范蠡都—与西施携手拾级而上,垂钓憩息。钓鱼台最高一块石块,恰好容两人席地而坐。石块中央有个圆圆的孔洞,直达荡底。起风时荡中浊浪滔滔,石孔内的水面却仍然平静如镜,清澈见底。西施常常于此对“镜”梳妆,范蠡则在一旁默默垂钓。后人为敬仰他、怀念他,就把他在震泽曾经隐居过的村庄命名为蠡泽,斩龙潭称为蠡泽湖,镇西石拱桥称为思范桥,钓台称为范蠡钓台(震泽八景之一)。

后来范蠡到宜兴一带化名为陶朱公,定居经商之后,还是忘不了蠡泽的那段生活。于是,他将头几年积蓄的钱财请工匠打一条赤溜溜的乌金链条,暗中命人把它缠在钓鱼台下,巩固石基,以志留念。

俗话说,哪有不透风的墙。钓鱼台下有条乌金赤链,很快被蠡泽附近的农家渔户知道了。但是,他们为了纪念这位有胆有识的才子和那位倾国倾城的淑女,从没有对那条乌金赤链有过非分的欲念。一晃几百年,钓鱼台四周沉沉寂寂,河底金链子从未被挪动过一寸一分。可是有一天,从太湖中驶来条陌生的渔船,那渔民白天在荡上东一网西一网捕鱼捉虾,傍晚时分,到荡边扒螺蛳捞蚬子。此时鱼虾已装满舱了,他还不想去市镇上叫卖。船头上螺蛳蚬子堆如小山了,他毫不可惜全部推到河中。日起月落,天天如此。这奇怪的渔民到底—干啥呢?原来他是特地赶到这儿来打捞那条乌金赤链。他扒啊扒,捞啊捞,一遍又一遍,坚硬的石基被铁扒挖出了深痕,沉甸甸的金链条终于被他扒到了。当他看见乌金赤链,想到世世代代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哈哈大笑,谁知当天夜里乌金赤链就化成一条小黄龙,飞上九天去了。

沙泥荡以其丰富的传说也吸引了历代名人赋诗赞咏。明代沈作叶蠡泽湖曳:“大泽震洪涛,蛟龙互相窟。驱放禹之神,何事飞剑术?千载觌奇征,龙蜕齿齿栉。底定功,潭光曜赤日。何彼鸱夷子,攘作豢龙室。贪夫徇其名,夸蠡忘禹迹。黩货风滔滔,清世俱成汩。至今归田人,假以为口实。试言名与利,清浊有差秩。逃名既为高,射利能无黜。安借斩龙剑,纷将利徒劈。”清代释荫作叶斩龙潭曳:湖僧爪脱红线痕,奔雷怒拔苍松根。梦中白衣泪如雨,宝瓶倾出泥鳅魂。神刀忽闪秋空碧,白日无光潭水黑。至今夜夜射雷火,麟甲晶荧海苔裹。蚌母笑嚼珊瑚花,吐出明珠光一颗。”清代沈金渠作叶蠡泽钓台曳:“斜阳淡孤村,艇入烟渚。有矶截中流,云是钓台址。钓者今安在?扁舟去如驶。我欲从之游,五湖何处是?苍苔无履痕,绿尽一溪水。”


 

电话:0512-63016908  传真:0512-63016927
地址:苏州市吴江区中山南路1979号 邮编:215200
吴江区档案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