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
2024年06月23日 星期日
数字方志馆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吴越纵览 >> 上海记忆 >> 历史记忆 >> 上海人的煤炉与灶间

上海人的煤炉与灶间

2022/10/2 3:45:45    作者:  王汉梁 来源:  弄堂 longdang    【字 号:  】   点击量:5842

煤炉是过去上海每户人家少不了的东西。因为一家老小的吃喝全靠它呀。它体积不大,大了放不下。若把乡下人烧的大灶砌在上海人的灶间里,那烧饭的人就没有转身余地了。所以,煤炉与石库门房子一样,是适合上海人生活的一个特产。

煤炉的外壳一般用铅皮包裹,外面涂上黑漆,上端有一个放锅子的四脚铁圈。炉膛内砌着耐火瓦,下面有一个铁栅,把它一抽,炉灰就哗地掉下去了。炉的两边腰眼里勾着一个粗铅丝弯成的拎环,连女人小孩都拎得动。

每天一大早,上海人就在“哎~拎出来~倒马桶!”的吆喝声中,拎着煤炉来到后门口,在“哗嚓、哗嚓”刷马桶声中,擦火点燃旧报纸塞入炉膛,再往里面加几块柴爿。于是熊熊火光里冒出了一阵青烟,生炉子的人揉揉被呛得泪水直流的眼睛,拿起芭蕉扇哗哗地搧,想让火势旺一些,这样才能烧红刚加进去的煤球。有些人家不喜欢烧煤球,那么就用满是蜂洞的圆柱形煤饼吧,插上一个,至少可以烧半天。

冬天,有些人家干脆把煤炉拎到房间里,这样就暖和多了。不烧饭的时候,就在炉上炖一壶水,等到壶盖“卟托、卟托”响了,就知道水开了。于是赶紧把开水冲入热水瓶,然后再到水笼头去灌满水,压到煤炉上。下午或晚上还可以在炉子上煨点心吃。“煨灶猫”一天到晚闭眼蜷缩在暖洋洋的炉边打瞌睡。有些上海人图省事,晚上临睡前舀一勺煤浆浇在炉口,把炉子封起来。第二天一早只消拿一把火钳戳开干结的煤层,“捅”一下,让下面隐藏着的火苗窜出来,就可不必重新生炉子了。

煤炉在陪伴上海人生活了那么多年后,终于慢慢消失了。

过去煤炉是放在灶间里的,这东西被煤气灶取代后,灶间还是老样子。上海人的灶间,真是五花八门各色各样。许多弄堂房子的灶间,就在亭子间下面,虽有窗子,但窗外的狭弄高墙挡住了光线,里面总是暗幽幽的,白天也要开灯。有的一幢楼里要住许多人家,每户人家都要开伙仓,所以只能大家合用一个灶间。一户人家装一个煤气灶,上面拉一根电线接一个灯泡,旁边墙上还钉着一个碗橱。煤气灶与碗橱上都扣着一把小锁。电灯泡的电线各自拖到自己房里,要烧饭时,先在房内一揿自己的电灯开关,然后拎起一个盛满各种调料瓶的篮子,跑到灶间里自己的煤气灶前,去锁开橱门,卷起袖管在锅勺刀砧间忙活一番。在烧饭高峰时刻,灶披间里五六个赤膊灯泡全亮着,大家都在嚓嚓嚓起油锅炒菜,里面弥漫着一阵阵油烟气与饭菜香。

那些住在亭子间或三层阁的人家,灶间里没有一席之地,只好在房门口、楼梯转角处装一个单眼煤气灶,马马虎虎将就着过日子。

有些住在石库门客堂里的人家,虽然天花板很高,却没有一个像样的烧饭地方,于是便在天井旁边用砖砌一道墙隔开,再砌一个灶台,贴上白瓷方砖,然后接通自来水、煤气管,就可以在里面淘米洗菜煮饭了。

再过几年,年轻一代的上海人,怕要不知道煤炉与灶间为何物了。

电话:0512-63016908  传真:0512-63016927
地址:苏州市吴江区中山南路1979号 邮编:215200
吴江区档案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