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
2024年05月26日 星期日
数字方志馆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百年南社 >> 柳亚子 >> 婚嫁改良浅说

婚嫁改良浅说

2023/10/21 8:37:26    作者:  亚子 来源:     【字 号:  】   点击量:3308

婚姻问题,本报上已经发表过星君的一篇文章。说得十二分透彻。要是具有人生观的读者,谁也不能反对他了。现在我所讲的,是改良结婚时期手续上的办法,虽然是枝节问题,但也不能说他全无意义吧。

近年以来,社会上奢侈程度,一天加高一天,无谓的糜费,也一天利(厉)害一天。婚嫁一事,尤其是糜费当中最利(厉)害的了。有钱的人家,不把这些钱培植子女读书,或在社会上做公益事情,却把来耗费,已经是说不过去的了。有等没钱的人家,借债当当头,也要绷这种极场面,不更是大愚而特愚吗?还有精神上形式上把新娘当做捕虏或木偶,随意拖来牵去,也是对于女性侮辱的象征,不能不大加改革的。现在把我改良的意思和办法,写在下面:

(一)废除聘礼和妆奁。聘礼分两种:一种是金钱,一种是衣服手饰。用金钱的果然是卖买婚的象征。衣服手饰也不过代表金钱的作用罢了。衣服是本来要穿的,便应该自己做,为什么要仰给男家。手饰等奢侈品,在觉悟的女子应从根本上取销,更加不成问题。把这两种聘礼废掉,那什么大盘小盘种种的花样,就可以一古脑儿革除净尽了。讲到妆奁,也可以分两部份:一部份是器具,一部份是衣服。照现在的情形,男女结婚,无论组织小家庭,或是附属大家庭里面,那房屋总是男家预备的,那末一切器具,也应该男家置办,不应该要女家带来。至于衣服,当然是要的,但也可以随着随做,不必穷奢极侈。至于那送妆接妆大张旗鼓乐喧天的办法,也一定要废除的呀。

(二)改良结婚仪节。现在的结婚仪节,名为叫做文明结婚了,其实和老式结婚,也(没有)甚么两样。新娘穿了礼服,戴了头面,披了面纱,依旧是束缚驰骤,一动都不能动。饮食起居,不得自由,仿佛是囚犯一般。行结婚礼的时候,算是三鞠躬,至于什么见礼祭祖,依旧要拜跪。有长辈的,朝朝叫毛早,夜夜叫安止。闹新房的恶习,还是大行而特行。堕落的青年和恶劣的顽童,都拿新娘做玩弄品。试问文明在那(哪)里?我的意思。要采取最新式的办法,结婚的时候,邀集男女两家至好的亲友,在公共的场所,开一个茶话会,由新郎新娘自己发表结婚的经过。或请有学问的名人演讲结婚的意义。会毕大家散去,让新郎薪娘自由还家。以后便可以举行密(蜜)月旅行,游历名山大川,或通都大邑,增长识见,涵泳爱情了,至于新娘对于家庭的位置,最好是组织小家庭,自己做主妇。就是附属在大家庭里面的,也应该在秩序中间,保持平等的意义。废除中华民国不通行的拜跪,和一切古老相传无谓的礼节。做长辈的,以不干涉为原则,实行亲爱主义,那便是家庭的无上幸福了。

(三)废除布钞熟食果子上见等等。布钞是给用人的,熟食是送亲友的,用人出了劳力,把东西给他,是酬谢的意思,原很不错。但给他些钱,也是一样的,而且在受者比较实惠些。在与者比较省事些,何乐而不为食送亲友,实在没有道理。这熟食。也没有什么好吃,亲友受了,也不能代饭,徒然糟塌米类就是了。在十几块钱一石米的时候,没饭吃的人很多,却把来这样的糟蹋不是和用布钞的办法,将整匹的布,剪成一方一方,不能做衣服御寒,一样的暴殄天物吗?何况弄这两种东西,又要人工,又要财力,耗费也不在少数呢。果子分两种:一种是装在围碟里,供给闹新房宾客的;一种是串在线上,或装在盒子里,给小孩子玩弄的。中国人本来最讲究客气,独是遇到人家善事,便把原人时代的食欲暴露出来,见了新房里的围碟,不但要吃,而且要拿,拿完了还可以叫人家添,不添便要生气,说是得罪客人。这种恶客,果然可恨。但也是社会上的习惯养成他的。我主张把闹新房的恶例先废除了。客人到新房里面来,也不要把围碟给他吃了,直接是节省经济,间接还可以提高人格哩。至于那果串或果盒给小孩玩弄,也不过增长小孩的食欲,没有什么益处。我看一概废除就是了。上见的一类东西,是送给自己长辈或亲戚家的,主要品是刺绣。旧式的女子,当做唯一的功课,半新式的女学生,也有临出嫁前一二年便抛弃了学校生活,来抱佛脚的。照我讲起来,刺绣是美术当中的一类,近于专门性质,不是人人要学的。如果牺牲了读书的光阴,来博送上见时一声的赞美,那也太不值得了。就是自己不做,出钱去买,也觉无谓得很。这是应该和布钞熟食果子一起除掉的呀。

(四)废除份子和酒席。送份子的起源,大概是甲家有婚丧事情,恐怕他财力不够,乙丙丁等等都醵钱来帮助他,这是极合于互助道理的。但现在社会上生活程度高了,更加以种种的奢侈糜费…办一件喜事,总要几千块钱。那送份子的,除了至亲以外,多的一块半块,少的两角三角,譬如杯水车薪,于事何济?那醵钱互助的本义,早已完全消灭了。但主家受了份子,却不得不备酒席,尤其是做男家的,今天落桌,明天正酒,后天暖房(暖房名为公份,其实主家仍旧要贴钱),那送两角三角钱的贵客,却天天光临大嚼,似乎要吃出本来才休。那是什么意思呢?自然有一般人,并不是抱徒哺啜也的主张,却为“应酬”两字束缚,也随波逐流不能不到,不到的还要给人家以不通世故不近人情的批评。然而时间黄金,有正当职业的,能禁这般消耗吗?那主家的敷衍客人处置杂务,其辛苦又可想而知了。所以吃喜酒的事情,在主家是时间与经济两费,在客人也是废时失业,实在大大的无谓。照我的主张,主家不受份子,就可以不备酒席,省得天天酒池冉林的闹,那不是人我两利吗?

有人说,婚嫁是父母对于子女一件大事情。要表示十二分的亲爱,不能不尽心竭力的做,尤其是对于女儿,因为没有承受遗产的权利,格外要把妆奁来点缀,如何能够动他们废除一切呢?我说这句话是错的。无论女子承受遗产,是一种天经地义的公理,早晚总要实行,就是在实行以前,父母亲爱女儿,第一要培植他读书,使他能够有自立的本领;第二要教他储蓄节省的方法。有金钱的,尽管可以不惜工本,替女儿造就高深的学问,或是人大学,或是出洋游学,预备在社会上做有用的人才。其次也可以把金钱给他自己,教他储蓄起来,将来在衣食住以外,还可以做些有益社会的事情。这都是正当的办法,何必一定要耗费在无用的地方呢?我看见许多做父母的人,费掉几千块钱,替女儿办一件嫁事,以为是体面攸关,不得不尔,一点没有吝惜的态度。要他每年出几十块钱或几百块钱,供给女儿读书,却说女儿是别人家的人,值不得浇裹。那不是丧心病狂是什么?人家说女子读书不要紧,因为中国人习惯重男轻女的缘故。我说唯其中国有重男轻女的习惯,所以现在女子读书,比男子更加要紧-方才可以争回女权,不至永远被压迫在十八重地狱的底下。做父母的人,还可以不彻底觉悟吗?还有人说,婚姻是一件吉利的事情,一定要欢天喜地,热闹非凡,所以受盘送送妆闹房请酒做朝满月,都是不可以少的,倘然照你的办法,把种种废除了,鬼冷冰清成什么样子呢?我说这句话尤其不对。结婚的意义,是把两个志同道合的异性,集合在一起,把恋爱做本位组织新家庭,本来不干第三者的事,何必要贪图热闹?那贪图热闹和保持体丽,都是无意识的人的谬见,又何必去盲从他呢?又有人说,你的议论是不差的了,但办婚嫁的事情,要两方同意的,倘然男家赞成了,女家不赞成,或者女家赞成了,男家不赞成,又怎样办法呢?况且改革的事情最难是起头,又谁肯不怕唾骂呢?去做先锋队呢?我说这也是过虑的话。婚姻问题本来要两方面智(知)识程度差不多的,才有结合的可能性。那赞成婚嫁改良与否,便可做一个试验程度的先决问题了。至于难在起头,虽然是实情,然而潮流所趋,也有不期然而然的,一人创意,万夫景从,你看辫发缠足,不都是中国数百年来的国粹吗?旧习惯势力,而今安在?那主张剪发放足的人们,终究得到最后的胜利。我只希望负改良社会责任的青年,努力奋斗罢了!

(原载《新黎里》报)

电话:0512-63016908  传真:0512-63016927
地址:苏州市吴江区中山南路1979号 邮编:215200
吴江区档案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