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
2024年05月26日 星期日
数字方志馆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百年南社 >> 柳亚子 >> 劳工与劳农

劳工与劳农

2024/5/7 3:46:46    作者:  亚子 来源:     【字 号:  】   点击量:3374

劳动问题四个字,本来是包括工人和农人都在内的,但欧美各国,以工立国,农业是不注重的,所以只听见劳工问题,没有听见劳农问题;就是富于农产品的苏维埃俄罗斯,他们虽然叫做劳农国,但是据《责任》周刊上中华先生“农民和革命”里面讲的,说他们对于农民的提携还不着力,对于农民的训练,也不深切,所以怠业的也有,反抗红军征收粮食的事件也发现了。中华先生的话如果确切,这恐怕就是他们的弱点了。至于我们中国,向来以农立国,据最近的调查,农民数目要占全国人口数百分之七十以上,那末劳农问题,不应该更比劳工问题要紧吗?尤其是我乡,是农民最多的地方,也是农民生活最困难的地方。我现在介绍《蚬江声》第一号醉霞先生所做的“田主与佃户”一篇文章,把他转载在下面。在没有看过这篇文章的人,可以细看一下,就是已经看过这篇文章的,也不妨再看一下,因为劳农问题,是中国最重要的问题,而醉霞先生的文章,又是确有见地的说话。请大家往下看罢。

我国田主的专横暴厉,恐怕要比西洋的资本家胜过十倍,那末佃户所受的痛苦,自然也要比西洋的劳工甚十倍了。——近来的田主中间,虽然也有较好的,但是不多——这种情形,住在城市里高唱社会主义的先生们,恐怕见不到。象我这种乡下人,虽时常同农人接触,时常见这种情形,又是没有学识去补救他们。笔尖儿上又不能写得十分之详细,唉!不幸的佃户呀,你们何不去做工人啊!

我三吴的人民,种田的占多数,可是他们十分之八九,是种租田的。他们的租田,有“田底”“田面”的分别“田底”是归田主的,“田面”是归佃户的。但是田中的事情,田主一概不管,都由佃户担任去。所以一块田,名为佃户与田主合的,其实田主不过坐享其利罢了。每一亩田,买肥料和工作的费,佃户总要费七八斗米的价值。春季里虽有“春花”收入一一像菽、麦、菜……等——然而也不过支付这几天的吃用罢了。所以他们一年中,仅靠秋季里稻禾的收获。稻禾的收入,好的田每亩可以收三石,不好的不过收一石有余。但是纳租的额数,竞有定一石五斗的。——现在普通用八折计算——还要加入催甲等费用。什么叫催甲呢?是田主用他来给佃户租繇单的。倘若佃户不到,那末,用他来去催租米的。

最诧异的,纳租收钱而不收米。不收米而故意抬高米价,每石米比市价总要大一二角钱。这个名称,就叫折价。间有几家收米的,却特别有一种“租斛”,比寻常的量斛也要大些。田主的收租有限期,以十天为一限,三限为止。在限期前纳租的叫“非限”,可以让米二三斗。在“头限”里纳租的——在前十天中——可以让米一斗多。依次递降下去,也算奖励佃户的。但是,田里的稻,要十月间才能登场,租限却有从九月中起的,等到佃户脱粟出粜,限期已经快满了,所以非有积蓄的佃户,决得不到这种机会。

有几个佃户,因为疾病或别种事情的缘故,不能还清,那末,那司租的先生,善的还好,凶的,就要带了如狼如虎的差人——其实这类东西,早已革除了——赶到乡下去收租。再没有钱的佃户,就捉猪般的提出来,交与“助纣为虐的收租委员”。——我不晓得他是谁委任的——宛如审盗贼般的敲打上刑。这样的虐待,田主们有二种作用:(一)使别的佃户晓得警戒,不敢拖欠。(二)使这个佃户的亲友,哀怜他的苦,出来调停。再没银钱得着,那末,解到县里,打呀,监禁呀,象他犯了大罪一样,其名叫“比佃户”。“比”后还没银钱,那末,再捉几个佃户的伯叔兄弟,责他们代偿,或者拿欠缺的租米,强作“田面”的价值,夺来卖给别人耕种。

还有那等混蛋的失业差人,他们都是城市里烟赌无赖的流氓,雇定一只船,代田主出去收租,其名叫“差船”,到了乡下,无限量的索贿;即是到十分穷的佃户家里,就捉他一只鸡,吃他一碗冷饭或冷粥,也是好的;把这个佃户,带到了船上,扎紧他两只脚,倒挂在船唇上,或把他的衣服剥去,锁上铁索,冻他在风雪里头。他假冒着“奉宪”的牌号,逼佃户去质田器、衣服。田器、衣服已经质去的,逼他卖牛。没有牛的,逼他卖妻子小孩,总要到满了差人们和田主的欲壑,才放他过去。

以上的情形,都是实在的。我时常听人家说,“人道怎样”,“这件事在人道上怎样”,唉!我不晓得人道在那(哪)里?象这种情形,是人道么?是人道上应该的或者允许的么?请大家想想。

(原载《新黎里》报)

电话:0512-63016908  传真:0512-63016927
地址:苏州市吴江区中山南路1979号 邮编:215200
吴江区档案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