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
2024年04月14日 星期日
数字方志馆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百年南社 >> 柳亚子 >> 劳动问题和中国

劳动问题和中国

2024/1/15 3:33:46    作者:  亚子 来源:     【字 号:  】   点击量:3351

一般替军阀财阀做走狗的学者,开口便说,中国没有大资本家,不配讲劳动问题。这句话简直是羯鼓三挝,不埔小通又不通。

可是走狗式的学者虽这样说,而少数觉悟的同胞,却已经将热烈鲜艳的赤血,当做红墨水用,来濡染淋漓大书特书的在那中国劳工运动史上着笔了。

湖南的黄爱庞人铨为什么被赵恒惕杀死呢?不是劳动问题吗?湖北的林谦祥施洋为什么被吴佩孚肖耀南杀死呢?不是劳动问题吗?浙江的李成虎为什么瘐毙牢中呢?不是劳动问题吗?澳门的二十六烈士为什么被葡萄牙政府枪毙呢?不是劳动问题吗?唐山工潮为什么几乎爆裂?唐山大学为什么几乎解散呢?不是劳动问题吗?上海女工进德会为什么被禁?刘鸿道等为什么被捕呢?不是劳动问题吗?走狗式的学者,能抹杀良心,回答说不是吗?

我们吃的饭,不是耕种的哥哥们把血汗来灌溉的吗?春耕秋耨,雨淋日炙,终年在田野中,多么的劳苦呢。我们穿的衣,不是纺织的姐妹们把泪珠来组织的吗?严寒溽暑,胼手胝足,终身在工厂中,多么的酸辛呢。我们住的高堂大厦,塞门德土做墙壁,钢铁做床铺,还有种种的器具,不都是矿窟中的同胞们把性命来拼着采取制造的吗?多么的危险呢。佢们把多么的恩物给我,我们又怎样的报答佢们呢?恐怕除了饥饿寒冻牺牲外没有礼物,除了冷淡严酷轻蔑外没有礼仪了。这是应该的吗?在上海坐汽车的人,看见修马路的小工,几乎不把他当做人类看待。然而没有修马路的小工,那坐汽车的人,能够出十足的风头吗?可怜盘中米,粒粒皆辛苦。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有同情心的人类,能够怡然坦然,不受良心上的责罚吗?

所以我说劳动问题,不是政治上的问题,也不是学说上的问题,实实在在是良心上的问题。有良心的人们,快快帮助可怜的同胞起来奋斗罢。

(原载《新黎里》报)

电话:0512-63016908  传真:0512-63016927
地址:苏州市吴江区中山南路1979号 邮编:215200
吴江区档案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