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
2023年01月27日 星期五
数字方志馆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名人望族 >> 名人轶事 >> 忆先曾祖沈觉香公

忆先曾祖沈觉香公

2022/11/16 3:24:10    作者:  沈濂昌 来源:     【字 号:  】   点击量:1188

先曾祖沈觉香,号世如,江苏吴江县人,生于1852年、卒于1935年,享年83岁。清咸丰二年,出生于吴江县野鸭滩日晖坝。少年入学,天赋聪颖,好学不倦,年十七师承习医,历三年,随师攻读岐黄之道,尤对痔痿一门,心得较著,深得其师之嘉许,旋即悬壶桑梓,因其排行第四,里人尝称呼为四先生;历数年因其治病悉心,风尚谦和,医术与日俱增,逐称誉乡里,慕其名而来就医者,接踵而至,由是沈四之号,誉满吴嘉。

觉香公行医六十余年,通内经,伤寒诸书,尤精于本草,擅长痔瘘一科,临诊数十年,虽擅长于痔瘘,却用心于整体,使理、法、方、药、术使用得体的辩证论治,融会贯通,故六十余年悬壶之业,盛而不衰,继而传授于吾祖,吾父及我者,已为时四代,历129年矣。觉香公中年以后,医技渐次深湛,博采各家之长,主张不偏不结,内外兼顾立方用药,外治手术相机应用,则其效可待。他认为古代医家著书立说,能持不同见解,自成一家之言,此非一己之偏见,或立论独异,乃发前人之未备耳。故而代皆贤人辈出,医术之道宽拓而再,是故张仲景有六气皆能伤人,唯寒邪为最厉,立法制方,以补内经之未备。至刘守真出,始谈春夏温热,谓六经之传变,自浅至深,都是热病,此又补仲景之未备。李东恒以内伤与外感相类而治法悬殊,故著《内外伤辩感论》,阐述饮食不节,劳倦内伤,由立法制方,而补张从正、刘完素之不足。觉香公尝读《医学金鉴》,《外科心法要诀》及吴师机《理瀹骈文》领悟其外治诸法之运用,如敷、熨、熏、浸、洗、擦、缚、括、火罐等多种方法,而吴师机能以膏药薄贴,增大于治疗范围,运用于内外诸科收效甚显。由此觉香公悟及外科之缚、旖、熏、洗诸法,皆为痔瘘一门治疗之良法。当斯时也医疗技术十分保守,而精于医道者,更乏其人,更由于“传子不传婿,传媳不传女”的传统门户之狭隘保守,使所有医方、技艺皆秘而不宣,或轶散失传,甚为可惜。

笔者髫年之际,尚闻吾父祖,谆谆云及,曾祖觉香公,在痔瘘医术上,对先贤的学术思想辄有心悟,尝审察其意,揣摩运用,毕身治学谨严,有所建树,追溯其学术思想和技术方法,大致可为:

一、重视整体,外治必究其内,内经天人合一的整体观念。及《医宗金鉴》外科心法要诀的学术理论,体察到痔瘘虽生于直肠,肛门之局部的体表,但与脏肺经络有密切相关的联系,由于推理,可知阳明腑实,湿热壅滞与太阳实热、湿热下注均可发生,下焦之壅滞而发为湿热下注之痔,抑或由于正气虚羸正气不足,气血周流失调,或正虚不能祛邪,遂有清阳不升,浊阴下降,气血滞凝而成肛门壅滞之栓塞发为莲子痔。尚有整体久虚,则肿、痛、脓(红肿、痛、热)诸症相机而生,脏腑经气不能匡正祛邪,脏腑久病,气机失常,浊阴凝聚滞而不散,壅集于肛内,坚而软陷发为肛瘘,此症起势有缓急不同,其痛不甚,而坚韧难消,溃后脓液清稀,久不收口,此皆属于阴寒之症,名曰“湿烂肛痈”。溯源痔瘘——病与经络脏腑气血有关,顾念及此,觉香公权衡其理,博采诸家之长,在临诊中,总以治外必究其内为首要,察症切脉,辩证施治,其临床数十余年治痔瘘尚用之内治法,虽皆宗辩证论治法则,但主要可概括为三种法则:

其一为清消阳明腑实,升清降浊,荡涤三焦之实火,驱湿热而通下,六腑以通为用,不使壅塞为痔,尚用通幽汤、三仁汤、三黄汤等,以清其热而安其内。

其二为升发脾气,健运中洲,脾气升发,则六腑自安,正气升则邪不可干,中洲则健运自如,输布精微,游溢精气,则气虚下陷诸症,可得防患于未然,尚用补中益气汤,升阳益肾汤等剂,为调理升发脾气之剂。

其三辩气血之虚实,视气血之运行。痛有虚实之分,其尝谓;气虚之痛宜补其气,气实之痛,痛而不移,宜通其痧,为此在临床尚重视,化瘀,活血法的运用;凡遇痔患初起,灼热而痛,其位不移,每在清热通腑之中,寓意化瘀活血。常用少腹逐瘀汤化裁,以去其瘀,当能相得益彰。

二、体察先贤外治诸法,取缚、敷、熏洗诸术,于痔瘘科的应用。

缚——由临床结扎疗法,逐步发展形成的挂线疗法。此种医术散见于历代文献之中,但迭遭遗散极不完整。清同治年间吾曾祖觉香公即楷模其理,采取了挂线、缚扎的疗法。对于痔瘘的局部病症,均可采用挂线疗法,当时方法取生蚕丝线双环缚紧痔核悬铜钮子,肛瘘则以特制银质球头探针,贯穿内外口,引以生蚕丝线双环收紧悬以铜钮子,每次换药在沿外口勒破处,沿管道插入“消管药线”,借其腐蚀作用,加上悬挂铜钮子,使其管道慢慢勒断(以线代刀)历代至今,无一例肛门后遗症。

敷——是采用局部敷药治疗痔瘘的一种方法。觉香公曾对“枯痔散”一方中的探讨研究和运用,独运匠心,此法有独特的制法,如方药组成部分的白砒及白矾,甘草等炼制都观察其药物的特性及效用,顺序炼制,先以甘草熬汤去渣浓缩,将白矾炒枯研来及研细的白砒同炒至无烟,最后一并放入甘草汤中用砂锅严密封口,文火慢煎有顷,取下存性,研末备用。处方中虽然有是砒霜砷汞之毒。但经炮制后,如法应用,从无中毒之例。在运用之时视痔核之大小与所发生之部位,定敷药量之多少,在缚扎后,通常宜使用23天(不宜超过一周)。

敷药另方,名“立鹤生肌散”方中甘石、龙骨、飞滑石、赤石脂、冰片等药物都具有生肌收敛之效。在瘘管挂线期不宜使用,以防管道架粘,故选用飞滑石、赤石脂二味研细末用菜油调敷,不致创面过早愈合,一定要待管道完全勒断,才敷以“立鹤生肌散”则其效立马可待,此乃觉香公临诊数十年、博采诸家之法,匠心琢磨,自成其系之敷药之法,祖创贴传之制方,迄今仍不失为临床必备之良药,仍可崇嘉也。

熏洗——此法是在施以挂线或缚扎之后取用的一方法,有消肿止痛之效。制方:取五倍子、浮苹草、芒硝、石榴皮等煎水作痔瘘熏洗之用,能有消退水肿,活血止痛之力(如单纯脱肛,或术后引起的肛门水肿均有升提、消肿之效)。为痔瘘病治疗中之一种辅助方法。此方亦渊源于觉香公耳。

回溯吾地痔瘘医疗事业,始于吾曾祖觉香公,因其好学不倦,治疗有方,一脉相传,称誉江、浙,此皆吾公勤恳创业,崇尚医德,神迄今已百有余年,盛世不衰。对祖国医学事业,不无贡献。

解放后由于共产党,人民政府中医政策的光辉所及,使我地痔瘘一科得到进一步的改革与发展。从1952年起办起了联合诊所,由个体开业,走向集体,继则改为公社卫生院,增设了近百床位,培养了继承人才,收治来自江苏、浙江及其他各省、市县前来治疗痔瘘的患者。在实践过程中,医疗技术得到了逐步的改革,以过去悬铜钮子的挂线疗法,改为小皮圈套扎疗法;如肛瘘亦根据肛门、直肠的解剖位置,一般均采用直接剖管,遇有复杂性高位瘘亦采用皮筋挂线的方法,缩短了疗程,减少了痛苦。

回顾往者,瞻望未来,中医事业将在党和政府的中医政策的指引下,取得更新的成就,使之后继有人,青出于蓝。觉香公泉下有知,亦将含笑称颂矣。

电话:0512-63016921  传真:0512-63016927
地址:苏州市吴江区中山南路1979号 邮编:215200
吴江档案局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