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
2024年06月15日 星期六
数字方志馆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百年南社 >> 南社名录 >> 郑瑛

郑瑛

2024/4/22 3:42:57    作者:  来源:     【字 号:  】   点击量:1575

郑瑛(18881963),字子佩,号佩宜,别署红梨湖女郞,出身盛泽镇,一个经商的家庭,父亲郑慈谷,字式如,清朝末年组建盛泽商会,出任商会会长兼办文案。佩宜19岁于归黎里柳亚子,是柳亚子终身伴侣,事业上的贤内助。

郑佩宜的父亲郑式如,在盛泽镇上颇有知名度。郑式如元配王氏,生二子一女,长子郑咏春,次子郑桐荪,女儿郑佩宜排行第三,王氏在佩宜三岁那年去逝,郑式如续娶再生二女一子。郑佩宜出生于1888年,比柳亚子小一岁,由祖母抚养长大。

戊戌维新后,为了拯救国难,开发民智,郑慈谷让出居宅,拿出积蓄,招聘贤能,在家中大厅创办了盛泽第一所学校――郑氏小学。儿子咏春、桐荪在此就读。郑氏小学张榜招考新生,里中子弟争赴就读。佩宜听到二位兄长在大厅琅琅的书声,非常羡慕,常常伫立在一边捧着书本旁听,放学后再请哥哥们转教。佩宜生性聪慧,几年下来,粗通文墨,还学到了一些英语知识。因为旧俗,佩宜从小就缠了足,16岁那年,受天足解放风潮的激励,他决定放足。放足需要讲究方法,必得循序渐进,可是佩宜怕夜长梦多,担心祖母不同意,狠狠心,一个夜间就将长长的裹足布全部扯了下来,以致后来双脚足骨稍稍畸形,走路难以健步如飞,成为终生的遗憾。

放足后的下半年,与黎里柳亚子订婚。佩宜的祖父理郷与亚子的祖父笠云本是中表兄弟,郑、柳两家既是亲戚又是世交,由亚子的叔父作媒而联姻。1902年,郑式如送儿子赴吴江考秀才时早已认识了柳亚子,订婚时,式如致书亚子叔父:“令侄亚子卢、孟(卢梭、孟德斯鸠),今之顾、黄(顾炎武、黄宗羲),幸得坦腹东床,何快如之!息女娇痴,本不足奉箕帚,惟念男女相差三百级,支那旧例,差堪援以自解耳!”当时柳亚子提出条件,要求郑家送佩宜到上海去读书。可是郑家没有认真考虑柳亚子这个要求,不料酿成一场轩然大波。

1906年春,柳亚子在上海健行公学任教国文,结识了一位L女士。 L 女士出身松江,书香门第,为逃婚而避居上海城东女学,她向柳亚子提出了缔结婚姻的强烈请求。柳亚子投身革命,随时都有作国殇雄鬼的准备,L女士赞成革命,柳亚子就将她引为同道。于是柳亚子就向郑佩宜写了一封长信,要求解除婚约。

柳亚子的信落在郑式如的手里,式如不动声色,瞒了女儿,同柳家办起了交涉。引得黎里柳宅合家鼎沸。亚子父亲致函儿子,坚决不同意退婚,到后来竟然写信称儿子为“亚庐先生”,几乎要断绝父子关系。这时好多亲朋出面,劝柳亚子先与佩祖小姐完婚,过后再娶L女士为二房,可是柳亚子认为男女平等,他早已确立了一夫一妻的信条。事情陷入了僵局。最后亏得亚子的大姑母设巧计疏通,领亚子到盛泽郑家小住,这样柳亚子和郑佩宜有了接触的机会,进而培养了感情。在与郑佩宜的接触中,柳亚子感到未婚妻聪慧秀丽,知书达理,端庄大方,彼此竟有着许许多多说不完的话。非常感谢,天作之合,中国的月老居然为柳亚子系对了红丝线。

19061019(丙午年九月初二),秋风送爽桂子飘香,柳亚子与郑佩宜在盛泽郑宅举行了吴江破天荒的“文明结婚”。大凡结婚,只要不是赘婿,婚礼总是在男家举行,可柳亚子的婚礼却偏偏在女家。吴中旧俗,新娘头上得戴一种翠珠装饰的“头面”,盖上四方红巾,这方巾直到洞房里才能由新郎揭掉,俗称“挑方巾”。新郎新娘要在红毡毯上行三跪九叩大礼,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再夫妻对拜,参拜结束,新郎用一根红绸带将新娘引入洞房。其间的繁文缛节还有很多很多。柳亚子与郑佩宜的婚礼不用跪拜,只是鞠躬。柳亚子身穿长袍马褂,郑佩宜不戴头面,不盖四方红巾,身穿红色衣裙。婚礼开始,一对新人同时向长辈行三鞠躬,然后互相三鞠躬,礼毕赴宴。这文明婚礼开了全县风气之先,人们争相观看,门庭如闹市般拥挤,此举轰动了全镇,也震动了整个吴江。

婚后,佩宜对丈夫生活上悉心照料,政治上多有帮助。柳亚子到上海、广州、南京雅集或开会,乃至亡命扶桑,避难香港,她都与夫君相随相依。1927年四一二政变后,反动军警突然于夜半闯至黎里家中搜捕,她机智地让丈夫藏身于楼上复壁中,从容应对士兵的盘诘,使丈夫虎口脱险。抗战期间,屡次迁移,1942年,她一度与亚子分手,带着外孙柳光辽经惠阳、淡水、龙川、曲江,颠沛流离。柳亚子性情豪爽,急躁易怒,而对佩宜夫人则温和恭顺。在亚子眼中,佩宜是个天资聪慧、个性极强的人物。柳亚子请友人镌刻了一方印章,文曰“平生不二色”,凭此可以想见他对佩宜夫人感情之真挚,当然,内中隐含着更深沉的寄寓。

她随同柳亚子结识何香凝、经普椿等知名人士,拜会毛泽东、周恩来等政坛领袖,风云际会,佩宜夫人真堪称女中英杰。

柳亚子与郑佩宜结婚52年,一直相敬如宾,感情弥笃。郑佩宜58岁寿辰那年,柳亚子特地为她撰诗二首,其中第二首:

    怀抱平生马克思,最难燕妮共艰危。苍生满眼成何济,青史他年已有辞。

    黻佩未能偕负戴,风云还拟仗鎡基。何当奋我垂天翅,安稳双栖到凤池。

在诗中,柳亚子说自己崇信马克思,把佩宜夫人比作燕妮,充分表达了对夫人的恩爱、敬重和感激之情。

19509月起,郑佩宜随同柳亚子定居北京,1958年柳亚子去世。1960年,郑佩宜整理遗物,分别将6000余件珍贵文物捐赠给中国历史博物馆和苏州文物保管委员会。

1962年,郑佩宜在北京逝世,族侄柳义南作了一副挽联:“数十年追随革命,历尽天涯海角,点滴余芬应记;一辈子眷顾儿孙,流连饭后灯前,浩然遗泽难忘。”道出了众人的共识。

 

  主要参考资料:柳义南《名人与贤内助――忆郑佩宜婶母》

电话:0512-63016908  传真:0512-63016927
地址:苏州市吴江区中山南路1979号 邮编:215200
吴江区档案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