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
2024年06月15日 星期六
数字方志馆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百年南社 >> 南社名录 >> 陈洪涛

陈洪涛

2024/5/6 3:24:46    作者:  来源:     【字 号:  】   点击量:89

陈洪涛(18891920),字淮海、天梅,号厔厂,黎里人,出生才9岁,父母相继去世,为兄嫂收留。兄长是竹匠,在黎里镇上有个一开间的店面,每日开门七件事的开销,全仗手编竹器换得,生活极其艰苦。洪涛生性喜爱读书,缠着兄长要求进学堂,兄长目不识丁,深知肚里没有墨水的苦处,就送弟弟到周庄亲戚家上私塾,无奈经济实在拮据,坚持了几年,再也无力供洪涛深造。

辍学后的洪涛,读书依然孜孜以求,大凡可以借得的书籍,他都一一细读,可以说无书不看,所作诗文颇为奇放。跑得最勤,借书借得最多的是朱剑芒和柳亚子两先生家,每借一书,不出三天,必然归还,假如三天无法细读消化,则一定登门拜谒,说明原委,要求宽限数天。由此,朱剑芒将他引为知交,柳亚子先生对他相当亲睐,不仅借书给他,还时时在诗文撰作方面予以指点,数年下来,洪涛的学问大有长进。

当时,同里镇的陈去病先生为南社社务及《南社丛刻》等,时常前来拜会柳亚子,陈洪涛因此得以结识陈去病先生。叙谈之后,陈洪涛竟是陈去病家的老亲,接着,就由柳亚子与陈去病介绍,加入了南社,入社号531

1915年,袁世凯复辟洪宪帝制的狼子野心日益暴露,柳亚子在黎里组织酒社,陈洪涛加入酒社,结识了前来参加酒社之会的一批南社社友,特别与嘉善县西塘余十眉尤其相得。洪涛那一手王体书法,颇受柳亚子先生的赏识。柳亚子主编《南社丛刻》,收到各地南社社员寄来的手稿,真、草、隶、篆、行,各体皆备,各种流派精彩纷呈,柳担心送到印刷厂,会被排字工人弄脏弄坏,决定录个副本送印刷厂,社友们的真迹他就收藏起来。于是,就请陈洪涛抄写《南社丛刻》文稿,酌付抄写费,这样既保存了南社的珍贵资料,也补贴了洪涛的生活费用,一举而两得。柳亚子的高祖古楂公有一个《迮三江征君遗稿》手抄本,是乡前辈迮云龙耕石所撰,在搜罗乡邦文献时,为陈洪涛觅得,陈仔仔细细地阅读一过,又专门手抄了一个副本,提供给柳亚子。

1917年,孙中山在广州召开国会非常会议,组织护法军政府,当选为大元帅,誓师北伐。陈洪涛禀明高堂,辞别成婚不久的妻子,决意与陈去病携手同往,追随孙中山。两人奔赴广州,陈去病出任国会秘书,稍后又兼任参议院秘书长,陈洪涛则全力辅助。1918年,孙中山受桂系军阀和政学系的挟制,被迫去职,陈去病与陈洪涛追随孙总理,结伴返回上海。1920年,孙中山回到广东,积极筹措非常大总统事宜,陈洪涛再次从行,决心投身效力。柳亚子为他送行,撰有《送洪涛入滇南》一诗相赠:“无端送子昆明去,倚剑能为慷慨歌。万里登临有奇胜,盛年岁月敢蹉跎。似闻金碧开天府,未信炎黄委逝波。老我荒江风雨夜,临岐剩惜醉颜酡。”(柳亚子《磨剑室诗词集》303页)临行,朱剑芒为之饯行,陈洪涛出示柳亚子赠行之作,剑芒依韵和作一律。

遗憾的是,陈洪涛出师未捷身先死。一路风尘仆仆,赶赴滇南,因为劳累过度而病倒在旅社,又因为乏人照料,终致不治而逝。消息传来,南社社友无不垂泪。柳亚子誓作截句30章以为悼念,第一章《哭洪涛》有序言:“洪涛老友客死滇池,旅榇不归,羁魂未复。余闻耗之夕,即发愿为七言截句三十章哭之,此其第一首也。古欢新恨,既缭绕于回肠;苦绪幽情,竟艰迟于点笔,岁月不居,烟墨未染。顷届追悼之朝,爰以狂草书赫俿牋,悬其灵座之侧,聊当絮酒焉!嗟嗟,丘迟返锦,已多才尽之讥;伯牙椎琴,弥切质亡之痛。九原可作,三复何辞已,九年双十节后十日记”。诗云:“狐死何须正首丘,脱然长逝复奚求?凄风苦雨梨华里,迟汝魂归话壮游。”(柳亚子《磨剑室诗词集》320页)

朱剑芒在他的《南社诗话》中,专门有一节叙述与洪涛的交往,陈将去广东,朱剑芒出示赠行七律一首,后半截云:“孤儿雪涕含新血,壮士乘风藐恶波。愿化昆明池上月,依然照见酒颜酡。”“厔厂得诗甚喜,既忽曰:‘余岂从此不返耶!何必君化身明月,始可一照酒颜’。余闻是,心至不宁,急以它语乱之。厔厂去后一月,巢南急遽走告,谓:‘厔厂抵港即病,人劝其暂留,不从,今得电讯,已殁于滇池。’余自厔厂客死,中心悲悒,不可穷状。既又得故乡消息,谓厔厂夫人,自得噩耗,投环者屡。……余闻之,更大恸不止,因走《民国日报》馆,访叶楚伧、邵力子,就商方法,楚伧谓:‘厔厂已逝,归骨之谋,只可俟诸它日。所宜商讨者,惟厔厂之身后耳!’巢南则云:‘厔厂微有所蓄,或无孀妻冻馁之虞。至以旅榇未返,亦祗可听之’。余既无如何,因成诗一首以哭之云:‘剪纸招魂事已非,西风吹泪一歔欷。天涯寥寂怜新鬼,海角蹉跎吊夕晖。友谊尚乖毫未责,诗篇早辨死亡机。不堪重过黄垆畔,上市依然紫蟹肥。’厔厂著有《淮海游草》,存亚子所。”“厔厂所作文字,每信笔一挥,略不修饰,故人或讥其粗疏,然气势充沛,而造语自然,……亦足多也,犹忆余在莺湖执教时,偶值小极,倩厔厂庖代。当授作文课时,诸生伏案苦思,久久不着一字,厔厂狂笑曰:‘此题殊易,奈何焦劳如是!代诸生捉刀可乎?’言次,就诸生卷振笔疾书,俄顷间,成二十余篇,无一语雷同,于是诸生叹服,同事交口称许,目为捷才。”

陈洪涛去世的消息传来,南社同仁余十眉、陈去病、柳亚子三人提议召开追悼会,参与发起的还有黎里南社社员张肇甲、丘庚藻、黄复、徐问礼与知名人士殷恭壬、冯秉钧等人。1920106日,先在《民国日报》刊登“陈洪涛君追悼启事”,1020日,农历重阳节,在黎里新桥市东商会追悼会如期隆重召开,与会者除黎里外,还有吴江县政府及松陵、芦墟、北厍、平望、盛泽等地的民众,约2000余人。

陈洪涛的诗词除《淮海游草》外,没有结集,大多散失,仅留得一麟半爪。郑逸梅在他的《南社丛谈》里,引录过某些佳句,特抄录于下以见陈洪涛诗词水平之一斑:“隔座传花人跌宕,分曹赌酒语喧哗。”“红烛题诗挥短笔,白衣中酒倚阑干。”“吹箫灯下怜名士,击筑樽前叹霸才。”

电话:0512-63016908  传真:0512-63016927
地址:苏州市吴江区中山南路1979号 邮编:215200
吴江区档案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