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
2024年04月20日 星期六
数字方志馆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名人望族 >> 吴江知县 >>  >> 章日蚧

章日蚧

2022/10/9 3:18:10    作者:  来源:     【字 号:  】   点击量:4796

章日蚧(1582-1636)崇祯七年(1634)任。字敬明,浙江德清人。万历四十七年(1619)己未科举人,崇祯七年甲戌科刘理顺榜三甲52名进士,授吴江知县。他是个孤儿,自小由伯父、通政使章嘉桢抚养长大,耳濡目染对理学和名节有较深的理解。中举后,连考五次未中进士,便搬到府城,以授课奉养老母,人称“真孝”。四年,代理武进县学教谕,推却馈赠,根绝诉讼,与之相交者都是名士。

中进士后,授吴江知县。上任时,正赶上一年一度的确定出公差事宜。富户都托人传条子,要求照顾,并把田产转移给租户。他对天发誓,一定要给予合理解决。他把负责的小官吏召集在一起,让他们实事求是地把富户的田产报出来。按规定,田产1200亩的富户,要担任往北运漕粮的小头目。这是个苦差事。为此,他让田产在规定数一倍以上的富户担任。这样,财力上比较能承担得起。其余的人负责往南京运粮。尽管如此,还是有不知趣的头面人物来说情,但他一概不予理睬。

每年收缴头赋最让人头痛。他说,洁身自爱是容易的,要消除贪赃妄取的风气就很难。于是,他仿照浙江德清的做法,在衙门口设两个只能投进去,不能倒出来的柜子。每柜设一吏、一胥、一戥子、一面锣。纳赋人自己把银两称好后,投入柜中,旁边监督的吏胥只记个数就行。有吏胥勒索的,纳赋人即鸣锣报警。他还不时下堂来查验。这个办法实行起来很方便,府衙让各县照此办理。

往京城和边远地区运送货物关口很多,到处都有伸手的,各处关卡根本不顾公家的急需。因此,常常是按要求征上来了,却押解不出去;明明知道发下来了,却收不到。于是,上面不来催,他干脆就先存着,催急了才发运。凡是到府里办事,他总是只身前往,减少了许多麻烦。由于他抓得紧,吴江的科税在苏州府七个县中总是最先完成的。

吴溇人虞燧建议兴修水利,他就着力举办。长桥边上被民居侵占了许多地方,他下令三天之内全部拆除。他主持疏浚九里塘。运河塘岸自前知县刘时俊大修后已过去许多年,日见颓败,以致有一夜驿卒在上面行走时,不慎掉入水中,溺毙十余人。听到这个消息,他十分悲痛,便在后堂设席遍请耆老,告诉他们修塘不能再拖的实情,得到大家的一致拥护,纷纷解囊相助,款项很快就得到落实。崇祯八年(1635),他先后主持修全坍的塘岸1055丈,半坍的2086丈,以及平望西诸家铺水缺内外塘共760丈,还修长桥、三江桥、翁泾桥。七年,又修建顾公庙。其他如修学宫、改善监狱条件等,凡是需要办的,他都一一进行。

他学习前知府寇慎的做法,在全县设500优等生,从中选拔向上推荐,被选中的人相继都有出息。他严厉打击豪强。有个贼酋逃进某孝廉家躲起来,被他下令搜出来杀了,孝廉因此对他切齿痛恨。

十都(今震泽镇)陈姓妇女面貌姣好,24岁时丈夫张士柏去世,她便携女守节。崇祯九年(1636)夏天,土豪徐洪一心想娶她为妾,便与其夫兄张士松私下合谋,半夜里将陈抢走,企图强奸成事实。陈呼天喊地,惊动亲属,在他们的帮助下终于逃回娘家,到章日蚧那里告状。徐洪先到章那里做手脚,章误以为陈氏悔婚,便当庭责问。陈怒不可遏,言语触犯了章。章日蚧本想将陈系狱,逼她归徐,估计终究不可能,就将她放了。恰值巡抚御史路振飞正在松江巡察,陈氏便在父亲陪同下赶到松江告状。路振飞下文到吴江,让当地处理。陈认为这样一来自己的名节永远不会得到辨白,便在路振飞面前拔出随身带的刀自杀身亡了。此事震动了松江士大夫们,一定要求御史纠正,而本县一些绅士和某孝廉也乘机到处宣扬。在众多口舌面前,他只得请求卸任。不久,在泛舟吴淞江时中暑而亡,年仅45岁。

章日炌是清康熙元年(1662)南浔庄廷罐“明史案”中被杀的潘柽章(字力田)的外祖父。当年,他是看重柽章父潘凯(字仲和)的文章,才将女儿许配到吴江的。后来他自己到吴江当知县,潘凯为了避嫌就不再抛头露面,只是在清赋额、疏浚河道等事关民生时,帮助出出主意而已。潘柽章《松陵文献·献集》卷15,乾隆《吴江县志》卷7、19、23、43,乾隆《震泽县志》卷22、24,王鲲《松陵见闻录》卷5,同治《苏州府志》卷72、131,同治《湖州府志》卷10、12,《松陵文录》卷17。
电话:0512-63016908  传真:0512-63016927
地址:苏州市吴江区中山南路1979号 邮编:215200
吴江区档案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