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
2024年04月20日 星期六
数字方志馆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名人望族 >> 吴江知县 >>  >> 秦聚奎

秦聚奎

2022/11/2 3:44:10    作者:  来源:     【字 号:  】   点击量:4954

秦聚奎  万历三十三年(1605)任。一说三十二年任。字仲默,又字因应,号灵墟,一说灵卷,祖籍江西南昌,湖广汉阳(今湖北蔡甸)人。他生性端庄凝重,自小多病。每次生病,头一着枕头上,就觉得有什么东西藏匿在床边,天快亮时才离开。一旦病好,这东西也就不来。在私塾读书时,有个游方和尚抚摸着他的头说,是个登科第的人才。他以此很自负,果然万历二十八年庚子科中举,二十九年辛丑科张以诚榜三甲227名进士,授安徽绩溪知县。在任期间,他斥豪右,惩赌博,恤孤独,禁假命。有兄弟柢牾告于官者,他便耐心开导,使之挥泪而归。发现鬻妻子以完赋,则捐俸代赎。县处要道,疲于接待供应,他为此撰一联云:道里冲繁一切夫马差役苦,山城瘠薄百般品物购求难。镌之城门院道遇邑不轻入城,上台旌异有宰清如水民戴似天。调任吴江,民立祠尸祝。

他的塾师金文学是吴县下保人,早就料到他一定会发达。到任吴江不久,他便备下酒席,兴冲冲地派人去请先生。老先生一看学生没有亲自来,便问家人:“我此去是老秀才谒见县令呢,还是老塾师去拜访弟子呀?”金文学于是谢绝赴宴。

吴江城中,贵族闲散公子多,吃花酒赌博成风。他一律以法绳之,不正的风气戛然而止,但也遭来不少非议。万历三十四年(1606)他过生日时,孝廉沈正宗(字因仲,三十五年丁未科进士)前往祝贺,对他的施政提出“火耗不宜重,杖罪不宜多,监铺不宜滥”的批评,闹得不欢而散。后来,他把跟随沈去的两个仆人抓来各打30大板,还说“这不是打你们,是打你们主人的”,并把他们投入监狱。沈的叔叔、孝廉沈令名出面讲情,才将他们放出来。沈去书与他和好,他也回书承认处理有点过分。此事被上面知道后,他便请求改任教职,最后将他调往盩屋(今陕西周至)任职。后升任刑部主事。

万历三十九年(1611),朝廷考察京官,考察官中有吏部侍郎王图。早先,御史金明时巡按顺天府(今北京)时,曾弹劾过王图的儿子、宝坻知县王元扦。明时怕王图报复,想先下手为强,联络祭酒汤宾尹攻击王图。也有的说给事中王绍徽、御史乔应甲等都是明时一伙的。尚书孙丕扬本是东林党人,以阻挠考察为由弹劾金明时等人。秦聚奎向来不满意孙、王的所作所为,便上疏说“明时阻挠考察没有什么真凭实据,王图等倒是想借机中伤,以泄私愤”。吏部将所有人一并以妨碍考察论处,汤宾尹、王绍徽等七人被免职,秦聚奎则被重提在吴江的“酷吏”名声而带职回家。于是,他在家一住就是十年。

光宗即位(1620),下诏起用曾因直言而免职的大臣。由尚书周嘉谟推荐,他为光禄寺丞,因为夫人故世,只好辞官。熹宗天启三年(1623),他服阕入朝,又遭到谏官的攻击,遂借故有病离开。五年,重新起用为顺天府丞,第二年升府尹。当时,魏忠贤的养子良弼封侯开府,商议拆毁京城的阴阳学以扩展住宅。他上疏说:“皇上不惜茅士之封,臣何敢爱尺寸之地。但事关国体,臣死不敢奉诏,必欲请旨,令珰给价度地,而后与之。”僚属们惧怕惹祸,都劝他算了。他就是不听,坚持要让对方掏钱。魏忠贤的手下人想法敛收门税。他又上奏说“敛重民穷”。这样一来,更是触怒了魏忠贤。不久,他便被夺职。

当初,为考察事与孙丕扬等争论,是因为与东林诸君子有分歧。及至王绍徽、乔应甲等投靠魏阉当上大官,而聚奎乃与阉党相忤。有识之士说:“其前不苟同于君子,后不浼污于小人,是真不立党者。”有的人甚至把他与汉代申屠蟠、唐朝白居易相比,认为他们的举动还赶不上他。回家后,他应知府马御丙之邀参与修《汉阳府志》并作序。该志于万历四十一年(1613)刊刻。崇祯元年(1628)起,先后诏拜太常、光禄、太仆诸卿,但都被他推辞掉,朝廷只好让他致仕。他优游林下,足不入公府,嘴不论时事,惟与同年萧丁泰、前扬州知府吴嘉谟以性命相交。享年75岁,著有《勿忘集》《还斋稿闻见录》《日记》等。乾隆《吴江县志》卷19,乾隆《震泽县志》卷37,嘉庆《绩溪县志》卷8,《牧斋有学集·金文学小传》,同治《南昌府志》卷29、30,同治《续辑汉阳县志》卷18,光绪《南昌县志》卷21,光绪《汉阳县识》卷3,《江苏省通志稿·职官志》卷10。马御丙,绥德人,举人。萧丁泰,字吉甫,别号大茹,汉阳人,万历二十九年进士,仕至贵州左布政使。吴嘉谟,字绩可,汉阳人,万历三十五年进士,仕至扬州知府。
电话:0512-63016908  传真:0512-63016927
地址:苏州市吴江区中山南路1979号 邮编:215200
吴江区档案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