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
2024年06月15日 星期六
数字方志馆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百年南社 >> 南社名录 >> 毛啸岑(附:沈华昪)

毛啸岑(附:沈华昪)

2024/4/2 3:27:46    作者:  来源:     【字 号:  】   点击量:1060

毛啸岑(19001976),名兆荣,字啸岑,有志于普及教育,小学毕业入江苏省立第三师范学校读书,毕业后返回黎里,到吴江县立第四高等小学,俗称黎里庙桥弄小学当教师。当时四高小学清一色旧文人,只毛啸岑科班出身,属专业教育人才。1923年,毛啸岑任四高校长,他认为若大一个吴江县只有一所中学,无法满足小学毕业生升学的需求。于是多方设法,积极筹措,又征得当局的资助,改建部分校舍,在四高成立了初中部,聘请当地大专院校的毕业生当教师。在四高任职期间,军阀割据混战,同时,国内的革命形势发展迅速,新旧势力的较量非常激烈。19241月,毛啸岑由柳亚子先生介绍,加入了改组之后的国民党,坚决贯彻“联俄联共扶助农工”的三大政策。毛啸岑下令在校内高悬青天白日满地红旗帜,当时,革命军尚未到达,好些人为毛啸岑这一举措忐忑不安。一天,吴江县教育局局长金天翮莅校视察,看到校内悬挂国民党党旗,心里很不托底,认为不宜悬挂,但毛啸岑态度坚决,面对视察者的批评镇定自若,应付有方。金局长不再批评,留下了“未免太早”一语就匆匆离去。

1924年至1926年,吴江县党部先后举行五次代表大会,毛啸岑积极配合柳亚子筹备并主持了会议。又协助柳亚子创办《新黎里》报,宣传国民革命与三大政策,目的要把封建意识笼罩的旧黎里改造成为适合时代潮流的新黎里。《新黎里》报发刊词共有两篇,一篇由柳亚子撰写,另一篇就是毛啸岑手笔。毛文内有“黎里社会,沉寂极了!难道让他因循下去吗?我们既是黎里人,哪可不设法整顿呢!作中正的舆论为社会底南针,是本刊底惟一责任。”中间列举了黎里镇当时应兴应革的许多事情,件件切中时弊。接着写道:“大凡一种有益的事情,没有人去提倡,一定不能通行;一种堕落的事情,没有人去惊醒,一定不能觉悟,那提倡和惊醒底责任,本刊也是义不容辞的。”毛啸岑积极配合柳亚子,团结了当地和旅外的进步人士64名,顺利地刊出了《新黎里》报。从192341开始,每月两期,发表种种振聋发聩的文字。意想不到的是,出到第6期,邻镇芦墟有土豪向官府告发柳亚子和毛啸岑为“过激党”,吴江县署奉省长公署之命,勒令《新黎里》报停刊,指令县警察所对柳亚子、毛啸岑及《新黎里》报从速调查。土豪的阴谋得逞,叫嚣“折柳吹毛”,扬言要杀七个半头,头三名就是柳亚子、毛啸岑,还有芦墟的沈长公。面对压城的黑云,柳亚子沉着镇定,据理力争,毛啸岑则雇了一条小船遍游吴江18乡镇,向各界人士说明事实真相,请各界地方人士联名具保,务必让《新黎里》复刊。吴江县警察所命警佐李涤负责调查《新黎里》报一案。李涤也是南社社友,一向敬仰柳亚子为人,他深入调查,主持正义,返回县警所后如实汇报。同时,吴江18乡镇各界为柳亚子、毛啸岑抗诬,请求继续发行《新黎里》报的函件,犹如雪片似的飞进吴江县署,飞到江苏省长公署。最后《新黎里》停刊仅仅一月,于81复刊。柳亚子和毛啸岑商量后,作了一些策略性的调整,总编辑改由毛啸岑担任,柳亚子发表文章改用“重瞳”“YT”等笔名。

192510月,毛啸岑被县教育局选为县督学,当地家长与学生既高兴又惋惜,高兴的是选拔毛啸岑是吴江教育的幸事,惋惜的是黎里少了一名好老师一位好校长。当了县督学,毛啸岑将视察学校看作宣传国民革命的大好时机,活动范围日益扩大。次年夏天,守旧派实在憋不住,再次向军阀孙传芳告发毛啸岑,孙下了一纸密电,令吴江县署将毛啸岑“就地正法”。幸亏毛啸岑早得消息,立即离开黎里循迹上海,来到暨南大学任教。当时,江苏省省党部设在上海,正好需要人才,毛啸岑出任江苏省党部秘书长。

国民党江苏省党部的工作重点,是反对封建军阀并与国民党右派作斗争,毛啸岑任省党部秘书长期间,兼任蒋裕泉经理的《神州日报》与《中南晚报》编辑。19272月,孙传芳的爪牙李宝章查封两报馆,毛啸岑得知消息,立即奔赴报馆通风报信,可是为时已晚,报馆已被查封,经理蒋裕泉被租界捕房抓走。毛啸岑返回省党部,找济难会设法营救,最终花了四千两银子买通法国领事,设法使蒋裕泉免于引渡,不久,国民党革命军打垮了李宝章,蒋裕泉终于释放出狱。

19273月,江苏省党部迁至南京。南京形势非常复杂,出现了三个所谓国民党南京市党部,四个南京总工会与劳工会。在共产党的领导下,那些冒牌市党部、总工会、劳工会逐一被封。省党部迁抵南京后,正式的总工会、农民协会以及学生会等都在市党部的领导下进行正常工作。毛啸岑赴宁,组织成立了市教育会。48下午,省、市两党部突然被杨虎、张群率领一批人捣毁,工作人员被打伤的打伤,绑架的绑架。毛啸岑隔夜接到过一个要他“明天当心点”的电话,所以预先有所提防,他把一切印信文件用手帕包扎一起,置于桌上,准备紧急时携带出走,听到有人前来,立即把手帕包往米囤里一塞,和张曙时急急向后门跑去,可是后门也已经被人看管,最后在混乱的“打倒跨党分子”(指既是中共党员又是国民党党员)的叫嚣声中,被绳捆索绑,押出大门。正好碰到从汉口前来南京的少将吴淇。吴淇与张曙时相熟,问清了原委,吴淇当即喝令押解人员释放了毛、张二人。

黄昏时分,毛啸岑拿回手帕包,到旅社内与中共党员侯绍裘相见。侯说他们已经动员了近10万人,第二天将在半边街体育场举行群众大会,会后游行示威,将向蒋总司令请愿,提出三项条件:一,负责保证省、市两党部及人民团体的正常工作;二,释放所有被绑架人员;三,惩办流氓暴徒。9日上午,毛啸岑和侯绍裘等人来到半边街会场,据有关情报说有人将要在会场上暗杀侯绍裘,经众人力劝,侯绍裘才越墙离开。大会由毛啸岑和刘少游二人主持。

请愿队伍集合完毕,三项请愿条件议决通过,整队到总司令部请愿。9时许,毛啸岑先后派遣了两批代表进去与总司令交涉,可是直到下午4时,依然没有什么信息。毛啸岑亲自率领代表进入总司令部。蒋介石开门出来,咆哮着说:“孙传芳已在龙潭渡江了,没有工夫与你们多噜苏!”说完“呯”的一声关上了门。接着,听到司令部隔壁有人打电话命令接电话人:“多来些人,要带铁棍!”不到半小时,大门外群众被手持铁棍的暴徒打散,许多人受伤。毛啸岑冲到外面,请愿人群已经被打散,他只得避开铁棍趁乱脱身。不几天,毛回到黎里,准备在家乡活动,可是58日夜半,蒋介石派人前来,指名查捕柳亚子和毛啸岑。毛闻讯立即藏匿在友人家,三天后往浙江西塘镇避难。同年9月,受吴江乡村师范之邀,出任教师。

1931年,第三党领导人邓演达被捕,毛啸岑受命辞去乡师教职,以南京国民党革命军遗族学校教员的身份,在南京任救邓联络员。1932年,十九路军在淞沪抗战,毛啸岑又受命去杭州,和有关人士接洽,密谋策动蒋军八十七师和八十八师反蒋。

19329月,毛啸岑再到上海,先后任南洋高级中学、民立中学、正风文学院等教职。19359月,毛啸岑进入招商局会计室工作。“八一三”事变发生,上海沦陷,招商局改为卫利韩公司。当时大量的学校被日伪接收,爱国师生没有立足之地。这时,毛啸岑见到了两个熟人,张贡粟和张仲友,张贡粟原是苏州中学教务主任,张仲友原是金山七县联立师范校长。毛帮助二张租用卫利韩公司大楼当校舍,将苏中与联师合并复校,在众人的共同努力下,搞得有声有色,声誉大噪。

1939年,毛啸岑离开上海赴香港,由同邑王绍鏊介绍,在徐明诚领导下从事情报工作,香港沦陷后,毛又辗转到达重庆。在重庆,与柳亚子先生重逢,又得友人帮助,办起了保险公司。

19465月,毛啸岑回到上海,专程拜访了王绍鏊,王仍旧让毛啸岑参加情报工作,毛欣然受命。不久,王介绍中共下地党员徐雪寒、叶景灏与毛啸岑相识,要求毛啸岑改行在上海成立一家由私人经营的银行,一方面,为党筹集活动经费,另一方面利用金融界的地位,团结一批中小银行中的上层人物,为迎接上海解放作好准备。尽管毛啸岑不熟悉银行业务,但是为了国家大局,欣然受命。

毛啸岑等人经过积极筹建,仅仅半年时间,“中级信用信托公司”基本筹备就绪。公司名称是沿用一家已经停业九年而未撤销营业执照的单位。资金除毛、叶招股外,不足之数由中共提供。

为了使公司涂上一层保护色,特邀了国民党元老许世英任董事长,董事中有CC系红人秘书长仲肇湘、中央合作金库总经理陆再云等。毛啸岑任公司总经理,叶景灏任副总经理,共同负责经营业务。公司开业的同时,建立起一套暗账,逐月将账面的盈利暗暗转入,再购买黄金保值。1948年,每月大致转入3040两黄金,以作中共地下党的活动经费。

1949年初,毛啸岑积极配合叶景灏等中共地下党员,对金融界上层人士做工作,为安定人心,迎接解放作出了相当重要的贡献。

19504月起,毛啸岑先后担任中国通商银行公方代表、总经理、上海市人大代表、市政协委员、市民建委员和市工商联常务委员等职。

毛啸岑夫人沈华昪(18961974),盛泽人,经人介绍与毛啸岑相识,后来通信联系,建立了感情,于192310月与毛啸岑结婚。沈华昪本来在盛泽女校任教,婚后调到丈夫所在的黎里第四高等小学工作。为了全力以赴搞好教学,她与丈夫约定,节制生育。他们一生只生有一个儿子,毛安澜,后在安徽马鞍山任高级工程师。1923年,柳亚子在上海组建新南社,沈华昪不仅与丈夫一起参加了新南社,而且介绍她弟弟沈复镜(18971978)入社。柳亚子创办发行《新黎里》报,沈华昪积极支持丈夫出任《新黎里》报的副主编、主编。沈华昪,在家庭里是一位贤妻良母,相夫教子;作为教师,她兢兢业业,任劳任怨,为黎里、为吴江培养了众多的人才。

电话:0512-63016908  传真:0512-63016927
地址:苏州市吴江区中山南路1979号 邮编:215200
吴江区档案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