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
2024年07月22日 星期一
数字方志馆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百年南社 >> 南社研究 >> 南社同仇敌忾反复辟

南社同仇敌忾反复辟

2024/6/12 3:04:49    作者:  来源:     【字 号:  】   点击量:11037

 南社成立的宗旨就是推翻满清王朝,全体南社社员同仇敌忾,目标一一致。吴江的南社社员无一例外地为结束二千多年的封建统治而努力。当满清王朝业已成为历史,袁世凯需要南北议和然后出来当道之时,吴江南社社员的认识开始有所分歧。多数人的头脑里,反清与排满绞织在一起,他们迫切希望的就是推翻满清王朝,恢复汉人政权。只要代表北方势力的袁世凯能够赞成共和,那么就是汉人执掌政权,革命也就成功了,于是不少人赞成南北议和。当时,只有陈去病和柳亚子等少数清醒者,坚持革命立场,反对妥协投降,反对袁世凯。

191112月,陈去病在苏州《大汉报》上发表议论,反对议和,主张除恶务尽,“万不可苟焉而止。”(陈去病《对于嫌疑者之感言》,19111215《大汉报》)“二次革命”爆发,陈去病毅然投入讨袁革命,他奔赴南京,出任讨袁军总司令黄兴的秘书,讨袁文告多半出自陈氏之手。1915年,发表传记小说《莽男儿》,歌颂革命勇士王金发,揭露袁世凯的阴谋和险恶。

柳亚子反对议和的态度异常鲜明。1912年元月,柳亚子应邀到南京临时大总统府担任骈文秘书,他对那里弥漫的主和气氛非常反感,仅仅三天时间,就托病辞职不干了,临行写了一首《感事》诗:“龙虎风云大地秋,酸儒自判此生休。功名自昔羞屠狗,人物于今笑沐猴。痛哭贾生愁赋鵩,飘零王粲漫依刘。不如归去分湖好,烟水能容一钓舟。”(柳亚子《磨剑室诗词集》143页)这首七律写尽了柳亚子的失望和愤慨,不过他没有回到分湖垂钓,而来到了上海,进入《天铎报》出任主笔,用笔名“青兕”发表文章,指责主和派,痛骂袁世凯。从1912119日至21日,连写了《论虏酋》、《袁世凯休矣!》和《论袁世凯》三篇文章,历数袁氏罪状,一针见血地指出,“至袁氏为人,专制锢毒,根于天性,与共和政体无相容之理。昔法之拿皇,咸以总统而登皇帝之位,袁氏野心,取则不远。”接着又写了《北伐》、《时哉不可失》和《黄花岗雄鬼其瞑目乎》等20多篇文章,力主北伐,与主和派展开激烈的论战。191229日,南京政府代表伍廷芳拿出了清帝退位8项优待条件,规定“清帝退位后,仍称皇帝”等等。柳亚子等人立即组织了“和议纠正会”,推派代表向伍廷芳提出诘问。211日,柳亚子发表《取消临时政府问题》一文,声称不承认议和辱国的南京政府,坚决推翻优待条件,主张北伐直捣幽燕。1912215日,南京参议院选举袁世凯为临时大总统。柳亚子立即发表宣言,认为袁世凯“他日易总统而皇帝,倒共和而复专制,一反手间耳”,(《天铎报》1912217日)号召进行“第二次革命”。柳亚子如此强硬的态度,引来了不少赞成议和的说客。南社社员、《大共和报》主笔汪东致书柳亚子,劝他不要反对和议。接着,《大共和报》另一主笔、柳亚子少年时代的老师也派人游说,劝他不要反对优待清室等等,临了还说,否则将以《大共和报》之众与他“开战”。柳亚子发表了《答某君书》一篇长文,声称:“和议,某始终不赞成,至优待虏酋条件,尤为绝对的反对。”再次指出袁世凯其人“断断不能适宜于共和之世界。”(《天铎报》1912213日)

袁世凯登台后,特别是和议以后袁氏的种种倒行逆施,使得南社中人迅速觉醒。民国元年,宣布山阳县光复的南社社员周实丹、阮梦桃被清县令姚荣泽杀害,黎里南社社员蔡寅通过种种努力,终于运用司法途径将姚荣泽捉拿归案,可是到头来还是被袁世凯一纸赦令而逍遥法外。1913320日,袁世凯收买宋教仁不成,派人将宋刺杀于上海车站,全国舆论大哗,群情激愤。南社社员大多觉醒,吴江南社社员也都看清了袁世凯的嘴脸。1915824日,在袁世凯的授意之下,各省纷纷出现了所谓的请愿团,要求变更国体。当时全国南社社员约800来人,其中20人参加了请愿团,助纣为虐。这时,吴江全体南社社员没有一个赞成请愿,一致反对复辟。

吴江南社社员有真刀真枪参加战斗的,有通过政治斗争与司法程序同袁世凯斗争的,也有通过其他种种途径进行战斗的。比如同里镇的立碑誓词,191559日,袁世凯与日本签订了出卖主权的《二十一条》,消息传来,同里镇的丽则女学,百余名师生召开声讨大会,写血书,呼口号,镌刻了一“五九国耻纪念之碑”,丽则女学的首任校长南社社员沈祥之,以及同里的其他南社社员一起参加了立碑仪式。

更多的成员则是运用手中的笔杆参加反袁。

青年南社成员王大觉在江苏的公众集会上,慷慨淋漓地宣读了自己的著名讨袁檄文,他指出:“前清政府所不敢者,而袁贼悍然优为之!……罪恶滔天,抉擢发难数,……洵所谓复载不容,神人共愤者矣!……地不分九域,人不分五族,共和与俱存,帝制不两立。……袁贼之诛,恕无可恕,而吾民讨伐之责,亦万万不可缓者矣!”(王德钟《讨袁贼檄》,《南社》第20集》)

“血溅武昌他日事,鬼雄呵护复仇来。”(柳亚子《闻宁太一恶耗痛极有作》1913) 每有革命党人遇害,南社都有人写作诗文,哀悼,抗议,为殉难者复仇。南社每有一个烈士牺牲,社刊就尽量收集、发表烈士的遗作、遗像、传记以及收集烈士的诗文和书信。宁调元牺牲后,由柳亚子主编的社刊先后发表社友们沉痛悼念的诗歌有一百几十首。柳亚子冒着生命危险写作了许多悲愤满腔、血泪交迸的哀悼烈士、声讨民贼的诗文和传记。同时,柳联络南社成员,先后编辑、出版在反清、反袁斗争中牺牲的烈士,诸如周实、阮式、宁调元、陈子范、周仲穆等人的遗集。

南社出现了20名参与请愿的败类,吴江青年南社社员凌景坚义愤填膺,指责败类“谄媚当途,揄扬权要,视共和之公仆,如专制之帝皇。”(凌景坚《近代闺秀诗话序》1912年《南社丛选》卷二)

袁世凯倒行逆施,筹安会这个怪物问世,吴江南社社员气愤之极,黎里的社员结销寒社、销夏社,后来由柳亚子牵头成立酒社。南社这些支社的成员,长歌当哭,以诗词为武器,吟诗填词属文,留下了《销寒社录》、《销夏录》和酒社的《闹红集》等诗词集。综观这些作品,有消极颓丧的,有歌哭无端满腹愤懑的,也有激烈抗争愤慨谴责的,几个集子真实记录了吴江南社社员在袁世凯当政期间的思想印痕。

电话:0512-63016908  传真:0512-63016927
地址:苏州市吴江区中山南路1979号 邮编:215200
吴江区档案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