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
2024年06月12日 星期三
数字方志馆搜索:
七都亭子港与曹镤
曹庆林

“吴江通”致力于传播吴江地情文化,

您的关注,我的动力!


我家祖居吴江七都亭子港,它在吴溇东侧约七里远的地方。一条小河由南淌来在此注入太湖,历史上很早就有曹姓族人聚居在这儿,人们就把这条小河和这个村落都命名为曹家港。明朝时曹家人在祠堂边建造了一座有八个角的碑亭,人们就称这儿为八角亭。而用乡音讲“八角亭”很拗口,为了叫起来顺口后来就称为亭子港了。


亭子港(曹庆林提供)


亭子港太湖口水闸(曹庆林提供)


在清乾隆四十二年(1777年)印制的家谱中,曹氏八角亭一支将唐朝贞元年间(公元800年左右)的曹廷珪作为始祖。曹廷珪曾任唐奉政大夫,是位五品官员。从始祖延续至宋朝已有十二世,从宋末至清乾隆又经历了二十二世。这部家谱共记载了这支曹家繁衍三十四代的主要脉络。而后家谱中断,到我这一代估计是始祖的第三十九代或四十代孙了。我的曾祖父曹勳伯、祖父曹幹人和父亲曹青儒都是当地颇有名望的中医,在《七都镇志》和《八都镇志》中都有记载。父亲在抗战前曾任儒林乡乡长。






七都镇志》《八都镇志》

根据这部家谱和地方志书可知在明代曹家又出了个五品官叫曹镤,字良金,号桐丘。曹镤是曹廷珪的第二十四代孙,生于明天顺五年(1461年)。明弘治六年(1493年)他33岁时中进士,并被选为庶吉士,在翰林院内作见习官员。而后任刑部主事、东昌府通判、兴化府同知、湖广按察司佥事等职。当时皇帝武宗昏庸无能,政治腐败、贪污成风。而曹镤生性耿介、为人刚正,不满宦官刘瑾专权,并与之交恶。遂于明正德五年(1510年),年仅五十岁时即致仕辞职,告老还乡。

亭子港曹氏家谱(曹庆林提供)

曹镤还老家后就在老宅的北头新盖一楼,取名棲翠楼。棲翠楼的北窗外即是浩瀚的太湖,东山、西山的倩影扑面而来。曹镤还在棲翠楼旁积土为山,植桐其上,因此他自号桐邱。高官文豪来此游玩后吟诗作画,留下多首描写棲翠楼及其环境的诗句,如:


山远平分翠,

楼高逈得秋。

暝隨归鸟至,

清与故人留。

地僻尘稀到,

云轻栋欲浮。

林光新雨浄,

湖影夕阳收。

短笏频支頰,

重簾不下钩。

画姿疑浅着,

诗境入冥搜。

吏服终同隐,

村居且当游。

百年浑对此,

何必泛扁舟。

(李东阳,谥文正)


太湖之水阔未了,

此处有楼临缥缈。

八窗玲珑涵洞庭,

元气淋漓水旋绕。

旷士自与鸿濛友,

於此幽棲不知老。

扶桑朝搭芙蓉台,

银蟾夜浴玻璃沼。

有时风霆忽震腾,

雪山万叠蛟龙撹。

壮怀嵬磊逸怀清,

晴雨晦明品题皆绝好。

那能绿簑青笠访儒林,

风光分我渔舟小。

(张元祯,谥文裕)


两山列翠正当楼,

揽翠人居楼上头。

巨浸空明昏似晓,

远屏葱蒨暑含秋。

云开直欲穷千里,

簾卷真疑坐十洲。

却向神仙誇有子,

昼归衔命出神州。

(傅瀚,谥文穆)


家住吴江第几湾,

开窗正对洞庭山。

青枫叶堕黄昏后,

红桔枝垂紫翠间。

便拟甪园从四皓,

况闻福地少三班。

他年欲借山阴兴,

雪夜扁舟互往还。

(王鏊,谥文恪)




曹镤用人工挖土堆积成桐丘后又扩展为一个小型的私家花园。根据花园中不同的地型地貌设为八个景点,分别为穿云磴、读书墩、狎鸥汀、调鹤径、望湖岗、抚琴石、苍雪坡和丹霞坞。对每个景点他都有诗作描绘,现抄录其中两首:


题穿云磴:

筑土为台九仞功,

静中易理与心融。

晓来凉露梧桐滴,

为点先天硃染红。


题调鹤径:

柱杖峰头睇渺茫,

洞庭山在水中央。

白银盘拥青螺小,

眼界虚明引兴长。




曹镤是位诗人、书画家,退休后总是以诗歌绘画自娱。诗有《林归集》二十卷,王鏊、林见素、王阳明为之序跋。他的画兼山水人物、花卉翎毛,多为写意。在上述家谱中介绍了他五十幅画作的概况,曹镤“往往托诸翰墨,以达民隐,而讽当事。”其中有一幅赠巡按胡洁的《松竹鹰图》,其跋为:大巡胡先生下车,民心翕然称庆蓋江南累遭荒歉,先生宽以裕民、严以治吏、明以察奸、敏以莅政,豪强贪墨之徒望风屏迹,而善良安堵虽当饥馑之后,民无蹙额,阴受其赐,不知林下鄙人目睹真美,以墨图起兴,各赋短句颂而期之。他还有“《柏台四咏图》赠舒巡按,《新法病诗并图》赠喻大尹,《湖山图》赠胡大尹,《水荒谣》赠朱员外,诸作并极陈吴中饥馑之苦,征输之弊,以致其为民请命之意。”曹镤爱民之深于此可见。

现存于世的《乞食儿谣图》是曹镤八十五岁时作的手卷,本幅24厘米×61厘米。作画的缘由是“大中丞丁公下车首访民隐”,为了让丁汝夔了解乞食者之苦,曹镤作长诗乞食儿谣,并绘成此卷。乞食儿谣是一首七言古风,23句:



乞食儿,腹内饥。头蓬面垢身无衣。

天生万物各有托,尔独何为无所归。

左手操瓢右操竹,气息奄奄似枯木。

立锥之地无可容,古庙荒祠夜投宿。

谓人为父人莫怜,乞得残飡不充腹。

或时十百聚成群,叫噪栏门被人逐。

我今见汝心实怜,问汝致此何由然。

各言自是良家子,父祖为农乐桑梓。

当时食足岁丰登,鸟黍相欢会邻里。

何其水旱灾相连,地白田荒年复年。

官粮负多莫能措,忍饥勉力耕枯田。

上司独怪京粮缺,督责有司催更切。

东求西贷计不通,日被鞭笞苦流血。

粮完送入京仓里,中官如狼又如鬼。

跌斛淋尖加倍收,贪毒何曾顾生死。

米亏反欲生侵欺,更欲移文送法司。

权门结债赂求免,俯首吞声空泪垂。

归来产尽家萧索,妻孥离散身无托。

乞哀终日号于人,纷纷饿死填沟壑。

呜呼民为王者天,听言至此诚堪怜。

明公在上访民隐,作图献之心恻然。

吴中连值饥馑,苍生困苦极矣。

三农往往相率为乞,呻吟之声遍于田野





《乞食儿谣图》被称为明代现实主义巨制。该手卷在2018年的拍买价为120万元。


《乞食儿谣图》是曹镤

▲《乞食儿谣图》(曹庆林提供)


小时候在我床下还胡乱地堆放着曹镤的一些书画,我不时翻出来玩赏。其中印象最深的是曹镤的画像,它和真人一般大小,穿戴官袍官帽神情威严地端坐在太师椅上。另有曹镤夫人的画像则是凤冠霞帔、慈眉善目。我那时候只知道他们是我的老祖宗而不知其名字和生平。这些书画经历了四百年的岁月仍色泽鲜艳、线条清晰。后来在“文化大革命”“扫四旧”时都被我母亲塞进灶膛中烧掉了。

曹镤的故居在亭子港桥的东侧,湖塘路的北边。当时沿着太湖南边有一条近两米宽的交通要道称为湖塘路,它将太湖岸边的各个村落串联起来。每个村落都有一条小河,人们将通太湖的小河称为港,不通太湖的称为浜。有趣的是在七都乡,港和浜总是间隔着排列。湖塘路在翻越每条小河处都筑有桥梁,大都是石板桥(如亭子港桥、王家浜桥),也有石硔桥(如蒋家港桥)。亭子港桥东侧的湖塘路两旁开设着几爿小店,人来人往颇为热闹,俨然是个小集市。曹家的老房子在亭子港东街,其实是在湖塘路北与其平行的一条小巷内,它坐北朝南闹中取静。这是一座传统的苏式民居,共有三进,通宽三间。第一进是个门厅,二进是大客厅。两进之间是天井,门厅北墙上有贴砌的砖雕门楼。两进与三进间也有天井,并设东西厢房。三进北墙上有两个小窗,可望见太湖和洞庭山。我小时候就没有见到棲翠楼和桐丘花园,可能早就湮没了。


亭子港桥(曹庆林提

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我曾在大客厅见到了一场旧式婚礼,新郎是我的堂叔。大客厅的落地窗和大柱上挂着大红绸巾结成的彩球。巨大的红色幔帐从大厅匾额底悬挂下来,掩盖了整个大屏门。幔帐正中是一个金色的双喜字。主祭桌前系上了红底绣花的桌裙,屏门下长条几前的两张椅子也穿上了漂亮的椅套。桌上点燃一对硕大的红烛,红烛上缀满了许多蜡制的五彩小花、小蝴蝶和小镜子等,是名副其实的花烛。在高昂喜庆的唢呐声中花轿由大门抬到天井,新娘下轿后要跨过熏蒸芸香的脚炉,进入大厅拜堂。大厅和天进里挤满了前来祝贺的亲友邻里,人声鼎沸。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芸香味。这一天这座明清老宅可能拥有了它最后一个热闹场面,不久它就逐渐衰败而被拆除了。

曹镤的坟墓在故居前湖塘路的南边百米远处,我小时候常和表兄弟们在那儿割羊草、作游戏。那儿曾有曹家的祠堂、八角亭、曹镤的进士牌楼等,当时都已坍塌,断壁残垣掩没在蒿草丛中。一个无头石人像倒在地上,成了我们的板凳;一匹石马断了尾巴,仍是我们喜爱的坐骑。有好几棵高大的松树簇拥在一起,总是阴森森地呼啸松涛。抗战时我父亲为了逃避日伪的骚扰和威胁,曾整夜躲藏在这墓地里才得以逃亡外地。从此他离开了亭子港,后来在震泽镇定居。

亭子港


如今的亭子港早已造满了漂亮的别墅式民居,人们安居乐业。而曹镤的故居、祠堂和坟墓已是片瓦无存、寸痕难寻了。

END

 责编:王秋蕾

 美编:徐   剑

 审核:王来刚

 图片:曹庆林、馆藏及网络

 ※※以上图文,贵在分享,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稿

我知道,你很有故事,我知道,你也有文采,我知道,你也偷偷地喜欢吴江通。那么大胆和我们表白吧!要知道,吴江通更喜欢你!你的表白,可以是感悟生活,体会人生,也可以是寻找乡愁,记忆历史!文笔不重要,真实真心就好。自行配图,特别欢迎。一旦录用,奉上稿酬,虽不高,意很诚,还有你可能喜欢的地情书哦!

1、请发送至投稿邮箱

szwjdaj@163.com 


2、注明姓名和联系方式。如已在其他媒体发表,敬请说明(特别是已在其他微信公众号上推送,一律不录用)。照片请勿插入文中,请单独发送。


3、如第一次投稿,文末请附作者简介百把字,另附近影一张,谢谢!


由于来稿较多,自投稿之日起两个月内没有录用,作者可自行处置(同一作者单次投稿多篇除外)。


吴江通会给你一个原创平台,让你展现自己,让更多的人了解你!


按下方二维码识别 关注更多吴江地情 

(微信ID:SZWJDAJ )



点击查看精彩推荐文章

1太浦河芦墟段一期工程建设点滴补录

2、回味平望西塘街

3、农场大队第一任书记的精神财富

4、太平街小学琐忆

5、吴溇出了个王孙乐

原创不容易,

请点“赞”“在看”鼓励哦??

电话:0512-63016908  传真:0512-63016927
地址:苏州市吴江区中山南路1979号 邮编:215200
吴江区档案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