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
2023年02月05日 星期日
数字方志馆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吴江记忆 >> 历史琐记 >> 香飘同里谷香村

香飘同里谷香村

2022/10/24 3:03:05    作者:  王介荣 来源:     【字 号:  】   点击量:1376

  谷香村,是驰名遐迩的名牌老店,以营销茶食糖果为主,开设在古镇同里的中心街道竹行埭东段,店铺座南面北,至今已有百余年历史。

  吴县太平桥镇人吕鑑青,年少时在苏州稻香村糖果店当学徒,满师后与妻子一起到同里谋生。当时同里市贸繁荣,富户云集。他俩先摆设了一个糖果摊,逐渐立住脚根,于清宣统年间,盘下了一家一开间门面的陈年老店“谷香村”,开始自产自销苏式茶食糖果。吕鑑青成了店主,店号仍叫“谷香村”。

  吕鑑青业务十分在行,工艺娴熟,所制的苏州风味茶食糖果,质量颇佳,引起顾客的极大兴趣,营业额逐渐提高,生意越做越兴隆。吕又善于经营管理,商店很快就摆脱了开张时只有几十元周转资金的困难局面,有了一定的积累,到二十世纪二十年代初,该店进一步发展,已具有较为厚实的经济基础。“谷香村”名声日隆,不仅深为当地群众的称道,而且“乡庄”深远,甚至邻近诸县都慕名而来。

  “谷香村”生产的茶食糖果,讲究做工和质量,更是追求风味独特。其中尤以熏鱼和猪油年糕最为突出。熏鱼,一般都用青鱼作原料,选在3—5斤之间活鱼。调料中酱油、糖、酒、姜,比例科学,还将青鱼的鱼鳞剥下,洗净油熬,配入调料,鱼肉熏得金黄而不老,表面不见卤汁沾染,鱼味却鲜美肥腴。猪油年糕用的辅料玫瑰和薄荷都是真品而不用色素,猪油均匀。在制作过程中猪油块揉和在出笼的热米粉中,蒸后油块溢油渗透在整个糕坯中,制出的年糕能保持较长时间的软糯,而不皲裂,质量超过其他各店的同类产品。还有如粽子糖、肉饺、油氽粒肉等,也以独特的风味,深受广大顾客的欢迎,成为“谷香村”的特色产品。

  “谷香村”不但产品质量独树一帜,享誉远近,而且以其会经营善管理而著称,几经曲折和竞争,始终立于不败之地。邑人评价其为:“吕鑑青创业有功,母子三人守成致富”。这是对“谷香村”从创业到发展的确切概括和历史写照。“谷香村”生产、供销至管理,都由吕鑑青夫妇直接参加,雇佣较少的工人,其中以学徒为主。在选用职工上,自然形成严格的“重视培养,优胜劣汰”的机制。如:油面(制作熏鱼、粒肉之类)的朱师傅,水镬(制作年糕、肉饺、月饼之类)的邢、刘师傅,糕点、糖果的林、金师傅都艺有专长,各具特色。吕鑑青的两个儿子,也都直接参加生产管理。长子吕公侠,人称“大先生”,“坐账”——主持经营及财务管理;次子吕炳元,人称“小先生”,“把作”——主管工场生产。因此该店货真价实,质量恒优,“走漏”极少,卓有成效的生产管理,使“谷香村”成了镇上有名的“发财户”。

  “树大招风”,在旧社会,一个商人不仅要受封建地主势力的压迫和欺侮,又要提防地痞流氓的寻衅滋扰,更怕世俗的艳羡、妒忌和大鱼吃小鱼的你死我活的竞争。有一次,镇上的恶少严某来到“谷香村”寻衅滋事,借故打碎店里的商品盘后,扬长而去。吕鑑青强压怒火不当面顶撞,事后吕鑑青越想越气就向商会苏会长申诉,要求苏出场交涉,苏提出要严赔偿吕的损失,严非但不理不赔反而扬言要继续闹事进行恫吓,吕只得忍气吞声就此作罢。镇上一些对“谷香村”眼红的人,合伙集资办了一家“悦来”糖果商店准备与“谷香村”决一雌雄。他们把店铺开在“谷香村”隔壁,有二间门面并翻造成洋式,内部装置新设备。“谷香村”也不示弱,翻新了一间工场,沿河搭建水搁,又扩大店面成三间门面。茶食、糖果分为左右柜台,中间为油面作台和炉灶,所有出面柜台都换成白底绿花的瓷砖,面目焕然。两家开始了竞争。起初双方都降低售价,招揽顾客,虽然取得一些效果,但毕竟不是长久之计。“悦来”由于经营不力管理不善,先天不足后天失调,终于中途夭折,败下阵来。而“谷香村”毕竟是陈年老店、实力雄厚,又得到上海静安寺“老大房”茶食糖果店的有力支持,经营管理有方,经激烈的竞争后,名声更盛,盘下“悦来”,以胜利者的姿态稳坐同里镇。

  在盘下“悦来”后不久,吕鑑青因常年辛苦劳累,心力交瘁而病故,年仅五十二岁。吕鑑青的去世使“谷香村”又经受了一次考验。但吕家母子随吕从业已久,练就了一套实际管理经验,精通生产和业务,他们为保持“谷香村”的实力和地位,把整个身心投入到事业上去。起早睡晚,站柜台、坐帐台、下工场,处处勤俭节约、精打细算,“谷香村”在吕家母子手中不仅没有衰落并且更加兴旺发达。其中最为重要的是吕老太。吕老太本名王银珠,辅助吕鑑青起家创业。在抗战及胜利初的一段时期,镇上经济萧条、市贸衰落,在恢复和振兴商市中,吕老太是当时名震同里镇商界的四位女强人(同里商业四老太)之一。自吕鑑青病故后,她就全面执掌“谷香村”,店内人士皆尊称为“太师母”。她以经营管理上的“勤”和“严”的作风出名,在生产管理上更以“精”而饮誉。她的卧室就在门市的楼上(不住另置的内屋),起早摸黑都在倾心关注着商店里的丝微变化。楼上本是存放着各种糕点糖果的成品和半成品的仓库,她就睡在仓库中。新配制的调料、新产品,都要先给这位“太师母”口尝辨析,然后核定投料。其他同行商店受顾客称道的好产品、新品种,她也都要品尝分析,取彼之长补已之短。两个儿子虽都各掌一方,对她总是言听计从,尊重有加。随着“谷香村”的兴旺发达,吕老太也成了同里镇上的名人。她逝世于1969年,享年94岁。

  “谷香村”在商业上迅速腾飞受到恶势力的关注,在抗战胜利后不久,“小先生”吕炳元竟遭到当地土匪的“绑票”,后几经周折化了廿两黄金,才将人赎出。见着“谷香村”几经曲折未曾衰落而“发财”起来,一些迷信的人不解其中真谛,却纷纷传起了“吕家是向上方山的菩萨‘借阴债’而发财致富”的流言。

  解放后,社会变化了,经营环境全面改善,“谷香村”也获得了新的发展,另售、批发进一步的扩大,产品、质量不断增加和提高,至1956年进行了公私合营。“大先生”吕公侠担任了同里镇糖果业的私方经理,后糖果业与南货业合并,吕公侠任副经理,“谷香村”改名为“公私合营同里镇烟糖第一门市部”。直至上世纪80年代,在深化党的改革开放政策中,同里作为历史文化名镇大力开发旅游事业,百年老店“谷香村”又恢复了原名号,至今远方游客慕名而来,可见“谷香村”的影响深远!



电话:0512-63016921  传真:0512-63016927
地址:苏州市吴江区中山南路1979号 邮编:215200
吴江档案局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