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
2024年04月25日 星期四
数字方志馆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名人望族 >> 柳亚子室 >> 1933年的柳亚子《新年的梦想》寻觅记

1933年的柳亚子《新年的梦想》寻觅记

2020/11/17 0:01:10    作者:  吴江档案局 来源:  吴江档案局    【字 号:  】   点击量:4050

   
新年的梦想
柳亚子
 
    中国是世界的一部分,所以要有梦想中的未来中国,应该先有梦想中的未来世界。我梦想中的未来世界,是一个社会主义的大同世界,打破一切民族和阶级的区别,全世界成功为一个大联邦。这大联邦内,没有金钱,没有铁血,没有家庭,没有监狱,也没有宗教;各尽所能,各取所需;一切平等,一切自由。而我们的中国呢,当然也是这大联邦内的一个部分,用不着多讲了。个人生活中的梦想,就是希望在这大联邦内当一个,联邦的人民,每天做六小时抄写或校对的技术工作。
新年伊始,搞到了一件宝贝,可谓大吉大利。那就是1933年柳亚子所作的《新年的梦想》一文。寻宝的故事,说来话长。
    1月8日晚上,我在自家的书房内阅读《上海出版志》,偶然看到其中有一篇专记,题目是“《新年的梦想》事件”。新年的梦想还能成为事件?头脑一时懵了。往下看,才知道事情的大概。1933年,胡愈之先生担任商务印书馆《东方杂志》主编时,在《东方杂志》“新年特大号”上,分别以“梦想的中国”和“梦想的个人生活”为栏目,刊登了142位作者的“新年的梦想”征文,以作梦的形式批评黑暗的现实,揭露国民党的丑陋面目,因此触犯了国民党统治当局,被迫丢掉了主编的饭碗。为了更好地了解这一事件的来龙去脉,我又在网上阅读了李庄先生的《胡愈之与〈新年的梦想〉》一文。这样,对1933年发生在上海的《新年的梦想》事件有了比较全面的了解,也弥补了文史知识上的又一缺陷。
    然而,也正是李庄先生的文章激起了我的寻宝欲望,因为他在文中写道“应征者全部来自大城市……其中大家比较熟悉的有柳亚子、徐悲鸿、郑振铎、巴金、郁达夫、张申府、老舍、叶圣陶、金仲华、邹韬奋、张君劢、周谷城、俞平伯、章乃器、茅盾、顾颉刚、周作人、杨杏佛、傅东华、马相伯、林语堂、夏丏尊等人。”既然柳亚子在列,作为柳亚子家乡的史官,我迫切希望能看到柳亚子当年刊发在《东方杂志》上的《新年的梦想》一文。
    随后,通过电子检索的方式,找到了《东方杂志》的电子版。通过“责任者”(作者)专题检索,检索到了柳亚子有两篇文章。这两篇文章,题目都是《新年的梦想》,但是责任者不一样,所在栏目也不一样。一篇的责任者为“中央监……”,所在栏目为“新年的梦想/梦想的中国”;另一篇的责任者为“上海市……”,所在栏目为“新年的梦想/梦想的个人生活”。看到这些,我一下子兴奋起来了。心想,柳亚子先生当时果然参加了这次征文活动,而且还写了两篇文章呢!
    1月11日一早上班,就到吴江市档案馆查阅柳亚子的《磨剑室文录》,因为这是柳亚子的文集,里面应该有他的这两篇文章。然而,文集中并没有这两篇文章,倒是查到了一篇柳亚子先生在上海市通志馆当馆长时为《上海市年鉴》出版写的序言。心想,柳亚子文集没有收录这两篇文章,那么它们就成了佚文了。既然是佚文,那就更有找到它们的必要了,况且作为一名史官,我也有这个责任。
    11日晚上,我专门打电话向定居苏州的著名南社和柳亚子研究专家张明观先生请教。电话里,我告诉张老先生是两篇文章,他说可能只有一篇。张老先生是个热心人,和我是忘年交,再加上刚编纂完柳亚子先生的佚诗佚文集,准备出一部《柳亚子集外诗文辑存》,因此手头有很多资料,便爽快地答应帮我查一下。打完电话,我还在不断地想,如果这两篇文章找到,柳亚子先生就又多了两篇作品了,但愿即将出版的《柳亚子集外诗文辑存》已经收录了这两篇文章。
    12日上午,我在参加党员冬训。张明观先生一早就从苏州赶到吴江,给我送来了《东方杂志》上刊发的柳亚子《新年的梦想》一文的复印件,还有他对柳文所作的注释。看到这些,实在感激不尽。
张老先生送来的是柳亚子刊在“新年的梦想/梦想的中国”栏目里的文章,刊于《东方杂志》1933年第30卷第1号上,页码为(特)2,排在本栏目的第一篇。当时柳亚子正做着国民党的中央监察委员,因此署名为“中央监察委员柳亚子”。同一版面上,排在柳亚子文章之后的是女作家谢冰莹、职员陈达敏和画家徐悲鸿的文章。柳文全文如下:“中国是世界的一部分,所以要有梦想中的未来中国,应该先有梦想中的未来世界。我梦想中的未来世界,是一个社会主义的大同世界,打破一切民族和阶级的区别,全世界成功为一个大联邦。这大联邦内,没有金钱,没有铁血,没有家庭,没有监狱,也没有宗教;各尽所能,各取所需;一切平等,一切自由。而我们的中国呢,当然也是这大联邦内的一个部分,用不着多讲了。”
    研读过后,再对照先前的电子检索,发觉这只是第一篇文章,而第二篇刊发在“新年的梦想/梦想的个人生活”栏目里的文章却没有。我估计,张老先生已经将找到的文章收录在即将出版的《柳亚子集外诗文辑存》里了,而另外一篇文章也还没有找到。找,一定要找到它!
晚上下班回家,我又开始在《东方杂志》的电子版中搜索柳亚子的作品,还是两篇。注册之后付了费,终于找到了那篇刊发在“新年的梦想/梦想的个人生活”栏目里的文章了!一阵惊喜之后,才开始慢慢解读原文和杂志版式。这篇文章刊在《东方杂志》1933年第30卷第1号上的“新年的梦想/梦想的个人生活”栏目,页码为(特)58,排在首位。全文只有一句话:“个人生活中的梦想,就是希望在这大联邦内当一个,联邦的人民,每天做六小时抄写或校对的技术工作。”当时柳亚子还受聘为上海市通志馆馆长,因此署名为“上海市通志馆馆长柳亚子”。
    读着读着,发觉这两篇文章好像有某种关联。刊在“新年的梦想/梦想的个人生活”栏目里的“希望在这大联邦内当”句和刊在“新年的梦想/梦想的个人生活”栏目中的“全世界成功为一个大联邦”句,从语法上看是上下连贯的,也就是说柳亚子先生只写了一篇文章,那就是《新年的梦想》。那么,为什么柳亚子先生的这篇文章会变成两篇文章呢?这是因为《东方杂志》的主编胡愈之先生或者其他编辑将“新年的梦想”所有的征文,按照“梦想的中国”和 “梦想的个人生活”编成了两个专栏,凡是写国家的都编入“梦想的中国”,凡是写个人生活的都编入“梦想的个人生活”。柳亚子先生的《新年的梦想》一文,既写了“梦想的中国”,又写了“梦想的个人生活”,因此自然被分割成了两块,分别编入两个专栏。同样,女作家谢冰莹的征文也是两个方面都涉及到了,也被分割成了两块刊发。而职员陈敏达先生的文章只写了“梦想的中国”,没有写“梦想的个人生活”,因此在“梦想的个人生活”专栏里,他的名字就没有出现,画家徐悲鸿则替代他排在了柳亚子和谢冰莹之后。
    好了,一个很不错的“二合一”,也许胡愈之先生当年之所以这样,也正是为了考验我们的意志呢!
    接下来,要好好品读一番柳亚子先生的《新年的梦想》了。柳亚子的《新年的梦想》,所梦想的未来世界是“一个社会主义的大同世界”,也就是一个共产主义的世界,因此他所梦想的未来中国也是一个共产主义的中国。虽然目前我们还没有实现共产主义,但是柳亚子当年已经预见了社会主义大同世界会在中国确立,人人都能够过着平等、自由的生活。然而,在1933年的中国,柳亚子的梦想多少还是有些奢侈的。作了这个梦想之后,又经历了漫长的16年,柳亚子终于在1949年看到新中国的诞生,继而又看到了社会主义制度在中国的确立。柳亚子是忧国忧民的“现代屈原”,他对国家、民族的前途思考得很多,这种思考也是对国民党黑暗统治无情的鞭挞,他的文章又是排在篇首,他“社会主义的大同世界”的梦想自然会引发国民党当局的极度不满,因此引发“《新年的梦想》事件”也是必然的,胡愈之先生遭“炒鱿鱼”也是必然的。柳亚子先生作为一个著名的社会政治活动家、诗人和学者,对自己个人的梦想却极其简单,就是兢兢业业当好一个史志工作者,甚至于他对编纂《上海通志》这一“技术工作”还十分满意也十分自豪。这一点倒是与浮夸而不实际、追求时尚、崇尚享受的现代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也是值得我们学习的。
    品完《新年的梦想》,我又和张明观老先生通了电话,将今天收获的喜讯告诉了他。他很是高兴,准备过几天来吴江取资料。在十几分钟的电话里,我们聊了很多关于南社和柳亚子的话题,张老先生一边说一边还埋怨自己的粗心,将这篇文章遗漏了。我再一次感受到了一个学者的高尚品质,也正是有了这样的品质作保证,老先生才有了不断的耕耘和收获,才在南社和柳亚子研究领域声名鹤立!
    这样,一次小小的寻宝活动,既消除了原先电子检索所造成的误会(这使我又想起了陈云先生的“不惟上,不惟书,只惟实”来),更为重要的是《新年的梦想》终于可以作为一篇完整的文章收入张老先生即将出版的《柳亚子集外诗文辑存》了!我期待着这一南社和柳亚子研究成果早日问世!
电话:0512-63016908  传真:0512-63016927
地址:苏州市吴江区中山南路1979号 邮编:215200
吴江区档案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