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
2024年06月23日 星期日
数字方志馆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吴江党史 >> 党史资料 >> 党史钩沉 >> 日军侵占吴江及吴江地区抗日斗争概况

日军侵占吴江及吴江地区抗日斗争概况

2005/7/14 17:28:51    作者:  来源:  党史办    【字 号:  】   点击量:1504

1937年日本帝国主义发动“七七事变”之后,开始了全面侵华战争。“八一三”淞沪抗战爆发后,从8月14日起,日军飞机就开始对吴江地区进行轰炸。据记载:8月14日,日机在庞山湖附近投掷炸弹轰炸;8月15日,日机侦察吴江,并轰炸黎里九龙乡;8月27日,日机2架轰炸南厍等地;10月15日,日机2架在平望投弹12枚,炸毁房屋40多间,炸死居民18人;10月26日,日机3架,在芦墟三白荡上空用机枪向地面的民众扫射。

1937年11月5日,日军绕过上海,在金山卫登陆后,经平湖、嘉兴、嘉善进犯吴江。11月9日侵入盛泽,11日进犯芦墟,12日黎里失陷,14日占领平望后兵分两路,一路于17日侵占震泽,一路于18日占领吴江县城。至此吴江主要城镇均落入敌手。日军在吴江境内大肆烧、杀、抢,平望镇有3条街所有民宅和商店都烧成了灰烬,大火烧了三天三夜;震泽镇被日军烧毁商店130多家、房屋200多间。平望、震泽制丝所先后被焚毁,机械设备被拆卸一空。1938年,日军在芦墟“扫荡”烧毁商店46家,房屋近百间;在同里施放硫磺弹,焚毁罗星洲房屋80余间;芦墟、铜罗、横扇等地电气厂,惨遭日军破坏,无法发电……

日军入侵吴江给吴江人民带来了深重的灾难。据不完全统计,吴江县公私财产损失总计2689265元(国币元,购置时价值),如按损失时价值计算,则为5379926600元(国币元);毁坏房屋2434间(以上数据摘自吴江档案馆馆藏资料)。1944年3月,日军急需钢铁等战略物资以支持其侵略战争之需,开始拆除苏嘉铁路全线的钢轨、枕木、桥梁等。苏嘉铁路的被毁,是吴江人民心中永远的痛。

日军在侵入吴江时,实行了惨无人道的烧光、杀光、抢光的“三光”政策,妇女被奸淫,店铺遭洗劫,成百上千的无辜百姓惨遭杀害。如日军侵占平望时,200多名来不及避难的居民全被枪杀,侵入芦墟时,40多名中国士兵和平民遭枪杀;1938年日军入侵严墓时,杀害居民53人。1942年2月21日,千余日军以飞机作掩护,小炮艇为前导,分乘百余艘机船,袭击活动在吴江东部芦墟、莘塔、北厍一带的国民党抗日部队阮清源部,历时20天之久,所到之处,房屋被焚,民众被戮,财物被掠,惨绝人寰,制造了“芦莘厍周大屠杀”惨案,被害群众有姓氏可查的达2373人。日军暴行数不胜数,罄竹难书。

有侵略就有反抗。吴江的抗战是全国抗战的一个组成部分。自日寇入侵吴江起,吴江人民反抗日本帝国主义的斗争就始终没有停止过。当时,吴江的地方武装、驻吴江的国民党部队以及广大人民群众,与日军展开了包括武装斗争在内的各种斗争。其中,规模较大、影响较大的战斗有:

1938年1月16日,国民党陆军独立45旅735团连长田岫山率部在分湖西口伏击一日军运输船,打死日军多人,俘获3名。

1938年4月,国民党陆军独立45旅735团团长陈耀宗指挥所部在黎里尤家港用水雷炸沉敌运输船3艘。

1938年8月7日,国民党吴江县政府县长沈立群指挥县常备队袭击金家池,炸毁苏嘉铁路和68号铁路桥。

1938年10月间,陈耀宗部在芦墟、莘塔间与日军遭遇,击毙日军20多名,缴获掷弹简1支、轻机枪2挺、步枪10支。

1938年12月26日,国民党陆军独立45旅733团长田岫山率部在黎里南尤家港伏击日军运输船队,击沉日军装满弹药、粮食的运输船4艘。

1939年4月13日,江南第一挺进队第一路指挥部司令朱希(原为国民党陆军13师75团一营三连连长),派副司令汪鹤松率部会同吴江县政府常备队,在桃源阳和桥伏击日军,击沉日军汽艇2艘,消灭日伪军30余人。

1939年初夏某天上午,陈耀宗部在芦墟万户村西、西北栅沿河伏击日军机船。

1939年7月7日,由共产党员领导的吴江县政府政工队的队员陈家驹用炸弹袭击了驻震泽的日军。

1939年12月15日,田岫山部在芦墟南尤家港拦截日军运输船,打死日军多名,并俘获5人,后被处决。

1940年6月,吴江县三区区长兼抗敌自卫队大队长俞清志率部在盛泽茅塔伏击日伪军,毙伤敌多名;同年12月俞部再次在茅塔与日军交战,毙敌2人。

1941年1月26日,县常备队(为共产党控制的地方武装)在梅堰袭击日军军车1辆,毙伤日军5人。

此外,还有许多群众自发地与日军进行斗争,杀死了许多日本鬼子,使敌人胆颤心惊,惶惶不可终日。据《江苏人民革命斗争群英谱——吴江分卷》记载,吴江人民自发斗争,打死的日军至少有数十名。

抗日战争爆发后,皖南新四军军部、上海和浙西的中共党组织分别派出党员骨干,来吴江开辟工作。其中有:

1938年4月,中共中央在上海的秘密情报系统先后派出了以丁秉成为领导的4名共产党员及“华东人民武装抗日会”(简称“武抗”)会员20人,到吴江开辟工作。经1933年加入中共的秘密党员王绍鏊(吴江同里人,建国后曾任中央财政部副部长),以民主人士的身份和声望,介绍丁秉成等人到赵安民、程万军、郝道生部队和国民党吴江县政府,开展工作。后丁秉成担任了政工队指导员,在严墓的进步青年中发展了一批中共党员和“武抗”会员。1939年5月,在严墓车家坝建立了中共吴江支部,丁秉成任书记。不久,又建立了中共吴江支部领导下的“武抗”吴江支部。1939年6月,丁秉成通过中共党员钱康民,从驻在江浙边境的赵安民部队拉出了三四十人枪,组建了“江浙太湖抗日义勇军”,钱任司令,丁任副司令员。仅两个月,部队就发展到100多人,并与当时已东进到无锡梅村的新四军“江抗”总指挥部取得了联系。1939年8月23日,抗日义勇军在江浙边境遭国民党顽固派包围袭击,钱康民、丁秉成等壮烈牺牲。之后,这批党员和“武抗”成员全部奉命撤离吴江。

1938年夏初,浙西特委系统的中共党员韩昌随朱希、汪鹤松部来到严墓,他们利用工作之便,广泛接触四乡的农民群众,宣传抗日,并建立了党的外围组织“江南游击区民众抗日救国会”。1938年9月,中共党员徐洁身等人也成立了严墓党小组。之后,党组织在严墓地区得到较快发展,先后成立了汪鹤松部队特别支部、青云水家港支部、南李家浜支部、桃源姚浜党小组。1940年2月,中共严墓区委成立。随后,又相继建立了青云温吞浜支部、茹菇兜支部、仁荡坝支部、谭丘大谢支部和严墓镇支部等。一时间,严墓地区成了江浙一带抗日的中心地区,吴江的抗日救国斗争蓬勃兴起。期间,与中共地下党关系密切的爱国青年、三区区长俞清志,为打击汉奸气焰,与中共党员金大鹏等4人一起,于1940年12月12日潜入日寇盘踞的盛泽镇,去毙了大汉奸叶冠吾。不久,俞清志与沈文潮(后加入中共)又到盛泽镇当众击毙了伪区长简汗青。

1938年9月,大革命时期参加中国共产党的朱广运(朱言信),从江阴到梅堰和黎里一带宣传抗日,争取地方武装,发动农民筹备枪支,组织“苏浙抗日行动委员会”。同年11月27日因汉奸告密,被日军逮捕,杀害于盛泽。

1938年9月,中共党员庄绍桢受新四军政治部副主任邓子恢派遣,从安徽泾县到达严墓(今铜罗,当时国民党吴江县政府撤退到严墓)。庄绍桢到严墓后进入国民党吴江县政府,担任政工队长,开办了“青年干部培训班”,宣传抗日。不久,这批青年全部转为政工队员,除了进行抗日宣传外,还多次袭击日伪军。前面说到的用炸弹袭击震泽日军据点的陈家驹,就是政工队员。庄绍桢在严墓发展了一批进步青年参加了党的外围组织——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输送了一批进步青年参加了新四军。

1940年,中共淞沪中心县委派夏明辉来吴江开辟工作。1941年6月,中共淀山湖工委成立,领导吴江东部、青浦西部、昆山南部和松江西北部的斗争,并先后派出干部在黎里、平望、芦墟等地开展地下抗日斗争,在吴江中东部地区发展了一批党员,建立了平望支部。地下党组织为宣传抗日、收集情报、开辟游击区、粉碎日军的“扫荡”、“清剿”等进行了艰苦的工作。

在抗日战争期间,中共党员朱广运(朱言信)、丁秉成、钱康民、王化鹏、沈文潮、虞仞千等先后在战斗中英勇牺牲或惨遭敌伪杀害。期间,吴江籍共产党员孙世实、顾葆恒、倪淑英、陈有民、姚之英等人,或牺牲于随《新华日报》最后一批工作人员从武汉撤往重庆途中,或牺牲于苏北、华北的反“扫荡”战斗中,或牺牲于无锡、宜兴等地。还有俞清志、周石泓、张梓楠等50多名烈士在抗日斗争中牺牲。

1945年8月15日,日本帝国主义宣布投降。9月11日,上海地区举行侵华日军投降仪式,9月14日,包括在吴江地区的侵华日军开始解除武装。吴江人民和全国人民一起,终于迎来了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

电话:0512-63016908  传真:0512-63016927
地址:苏州市吴江区中山南路1979号 邮编:215200
吴江区档案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