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
2024年04月25日 星期四
数字方志馆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吴江党史 >> 党史资料 >> 党史钩沉 >> 风云长遣动心魂-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中共吴江地方史略

风云长遣动心魂-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中共吴江地方史略

2005/6/24 17:23:29    作者:  来源:  党史办    【字 号:  】   点击量:1020

    吴江地处江苏省的最南端,东濒上海,南接浙江,西依太湖,北临苏州。在这块拥有78万人口、1176平方公里的热土上,京杭运河与苏嘉公路纵贯南北,太浦河、318国道横穿东西。全境湖荡棋布,农田肥沃,物产丰富,有着"鱼米之乡"、"丝绸之府"、"电缆之都"、"电子资讯城"的美称。
  吴江人杰地灵,具有悠久的文明历史。人民勤劳勇敢,追求真理,有着光荣的革命传统。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中国共产党领导吴江人民,以其生命和热血谱写出可歌可泣、气壮山河的篇章。

  1919年五四运动揭开了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序幕。吴江人民以极大的热情投入这场运动。爱国知识分子和青年学生奔走呼号,各学校相继罢课,学生涌向街头和乡村演讲,通电抵制日货,声援六三上海工人罢工运动,各地群众参加集会者多达数万人,掀起了空前的爱国热潮。 1921年7月,中国共产党诞生以后,家居盛泽的中共党员邵力子,多次从上海回吴江参加政治、社会活动,进行革命宣传,推动了马克思主义在吴江进步知识分子中的传播。吴江成为早期中共党员频繁活动的地区之一。不少中共党员联袂来吴江宣传革命真理,撒播革命火种。

  1923年4月,柳亚子和毛啸岑等64人创办《新黎里》半月刊,提倡新思想、新文化。《新黎里》的"发刊词"指出“自法兰西大革命成,而世界之局一变,自俄罗斯大革命成,而世界之局又一变矣。”此后冠以"新"字号的吴江、盛泽、莘塔、严墓、同里、平望、震泽、大分湖等报刊相继出现,争相刊登共产党人的文章和演讲稿,旗帜鲜明地宣传革命真理,抨击时政,揭露黑暗。吴江的"新"字号报刊顺应了历史潮流,不断发表进步文章,风行一时,影响较大。10月,柳亚子、邵力子、陈望道等人发起成立"新南社",提倡民族气节,引纳革命潮流。吴江的一批进步知识分子,在吴江各地热情投入新文化运动,介绍马克思主义。

  这一时期,吴江成为中共早期党员频繁活动之地,许多著名的共产党员相继到吴江传播马克思主义。侯绍裘、沈雁冰、陈望道、恽代英、肖楚女、杨贤江、杨之华、董亦湘、王若真、王一知、姜长林等先后到吴江各大镇进行演讲,在知识分子和工人、学生中热情宣传革命真理,介绍俄国十月革命,积极发动和组织群众运动。在外地从事革命活动的吴江籍中共党员张应春、陈味芝等先后回家乡开展工作。横扇第一小学教师傅缉光由恽代英介绍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不久转为中共正式党员。他们坚定的革命信仰和蓬勃的革命精神,受到来吴江检查工作的中共中央特派员肖楚女的高度赞扬。此时,吴江的革命气氛十分活跃,游行、演讲、标语及宣传品到处可见,马列主义思想在全县广为传播。 大革命时期,吴江的国民党左派人士柳亚子等与中共党员密切合作,宣传民众,鼓吹革命。如隆重举行"孙中山追悼会"、"五卅殉难烈士追悼会"、"廖仲恺追悼大会";成立"青年雪耻会"、"五卅惨案后援会"、"国民外交后援会";出版《吴江妇女》;开办"平民夜校"、"夏令讲学会"和"寒假训练班";建立吴江县学生联合会和吴江各界妇女联合会;设置国民党县党部青年妇女部等。

  1927年4月,正当革命蓬勃发展之际,以蒋介石为代表的国民党右派发动了四一二反革命政变,中共党员在吴江各地的活动被迫中止。张应春在南京四·一O事件中被国民党反动派逮捕,惨遭杀害。柳亚子在黎里家中遭军警搜捕,幸匿"复壁"免难。6月,国民党实施清党,全县各群众团体相继被解散,革命形势转入低潮。

  1927年6月,中共江苏省委建立以后,积极恢复、重组各地党组织。经过两个多月的艰苦工作,吴江县成立中共独立支部。10月,中共苏州县委建立,下辖吴县、吴江、常熟三县的党组织。松陵镇夏帮基参加中共苏州县委工作,负责开展农民运动。

  党的八七会议后,中共江苏省委多次发出指示,要求各地"对于当地反动势力立刻举行一个反攻。"1928年冬,同里区北乡东圩农民陆加全等聚众奋起抗租。1929年夏,中共尹山支部书记王兆杰等先后筹划组织了吴江同里、庞山湖一带农民暴动,开展抗租抗税斗争。同年秋,在严墓算墟庙、虹桥、三民浜又爆发了大规模的农民暴动。淞沪农民武装"天下第一军"活动范围扩大到吴江东部地区。国民党反动当局勾结地主武装,联合对暴动农民实行血腥镇压。农民武装暴动屡遭失败。然而,吴江人民没有被白色恐怖所吓倒,农民抗租、佃农暴动、工人罢工的斗争绵延不断,遍及四乡。

  1931年1月,中共扩大的六届四中全会后,王明推行“左”倾冒险主义,要求白区党组织采取公开路线和进攻策略,造成党组织的严重破坏。然而在吴江的一些中共党员不畏强暴,英勇斗争,利用多种形式开展革命活动。爱国民主人士毛啸岑在吴江乡师组织青年秘密阅读马列著作,准备去农村开展武装斗争,继续从事倒蒋活动。

  九一八事变的消息传到吴江,激起了各界群众的强烈愤慨,纷纷成立反日救国会,召开群众大会,进行示威游行,号召民众奋力抗日,抵制日货。吴江乡师、吴江中学的师生出版《灯塔》、《革命行动》等刊物,散发油印传单,去轮埠检查日货。各商店、码头将日货一律封存,直接打击了日本帝国主义在吴江的经济利益。 1932年1月28日,日本侵略军在上海进攻中国驻军。在上海人民的支持下,十九路军奋起抗击。吴江与上海近在咫尺,战事飞传。全县各界人士群情激昂,劝募捐款,征集支前物资,慰劳前线将士,掀起轰轰烈烈的支持和配合抗日军队作战的热潮。各界联合召开东北沦亡纪念大会、国耻纪念会。学校举行同学抗日救国演讲会,派员赴苏州参加淞沪抗日阵亡将士追悼会,印制宣传品1万份在苏州散发。教育局主编国耻教材。

  1932年春,中共江苏省涟水县委委员兼城区区委书记刘淇生等在吴江组织秘密读书会,有吴江乡师进步学生23人参加。他们学习马列主义,开展抗日救亡运动和兵运工作,并接济、照顾关在狱中的共产党员。1935年冬,吴江县城沈毅、刘之奇等6人组织"读书会",成立"大众社",出版《大众报》,搞义卖演出,宣传抗日救国。

  随着江苏农民运动的发展,吴江人民反抗国民党反动当局及地主豪绅的斗争愈演愈烈。当时吴江农村普遍遭灾,农民挣扎在饥饿线上,抗租斗争的情绪十分高涨。1933年,吴江各区被关押的佃农达3000多人。佃农暴动屡屡发生。接连不断的群众斗争,反映了吴江人民的觉醒,打击了国民党反动派和地方豪绅的反动统治。

  在长达10年的土地革命战争时期,由于国民党反动势力的残酷镇压,吴江始终处于白色恐怖之中,中国共产党的活动几经曲折。如中共苏州县委书记周学熙、中共淞浦特委委员顾桂龙、中共海门县委委员张冠今等都先后来吴江开辟过工作,然而因叛徒出卖、特务破坏,有的被捕、牺牲,有的被迫撤离吴江。但是,他们播下的革命火种不熄,为党组织在吴江的重新发展打下了基础。

  1937年七七卢沟桥事件和八一三淞沪抗战相继爆发后,吴江各界人士纷纷集会,成立抗敌后援会,进行抗日宣传,募捐支前,慰劳和救护从上海前线输送下来的伤员。

  11月12日上海失守。日寇沿沪宁铁路、苏嘉铁路、平湖公路长驱直入。中旬,吴江各镇相继沦陷。面对日本侵略军的屠刀,英勇的吴江人民同仇敌忾,奋起抗击。邱月亭、杨财发、吴阿男、沈阿和等村民扬眉杀日寇,杨弟弟、杨阿顺、钱朝阳、周金生等村民舍命救乡亲……构成了一幅幅惊天地、泣鬼神的壮烈画面。

  1938年5月,毛泽东在《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问题》中指出:"江北的洪泽湖地带、江南的太湖地带和沿江沿海一切敌人占领区域的港汊地带,都应该好好地组织游击战争,并在河湖港汊之中及其近旁建立起持久的根据地,作为发展全国游击战争的一个方面。"遵照这一指示,皖南新四军军部、上海和浙西的中共党组织、中共江苏省委等分别派出党员骨干,先后到达吴江开辟工作,吴江的抗日救国斗争蓬勃兴起。

  1938年4月,国民党第三战区江南游击总指挥部第一路纵队副司令汪鹤松带领第八大队100多人,进驻严墓巴家斗、算墟庙。该部内部秘密建有中共特别支部。宣传委员韩昌分工负责地方民运工作。他广泛接触严墓四乡的农民群众,宣传抗日救国思想,并建立了党的外围组织"江南民众抗日救国会"。在此基础上发展党员,建立了党小组。

  1938年9月,中共党员庄绍桢受新四军政治部副主任邓子恢派遣,从安徽省泾县来到严墓开展工作,在国民党吴江县政府担任政治工作队(简称政工队)队长,开办"青年干部训练班",宣传共产党的抗战方针。不久,这批青年全部转为政工队员,除了进行抗日宣传外,还多次袭击日伪军。1939年7月7日,政工队员陈家驹用自制炸弹袭击了驻震泽日寇据点,提高了民众开展武装斗争的信心。在这个时期内,庄绍桢发展了一批进步青年参加党的外围组织--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输送了一批进步青年参加新四军。

  与此同时,中共中央特科在上海的秘密情报系统,先后派出以丁秉成为领导的4名共产党员及"华东人民武装抗日会"(简称"武抗")会员20余人,到吴江开辟工作。他们利用各种社会关系,插进国民党吴江县政府政工队、县常备队及地方游击队。丁秉成担任政工队指导员。他们与进步人士一起出版期刊《敌忾》与《义旗》,积极开展抗日宣传,在政工队和当地青年中发展了一批中共党员、“武抗”会员。1939年5月,在严墓车家坝建立了中共吴江支部,丁秉成任书记。不久,又建立了中共吴江支部领导下的"武抗"吴江支部。1939年6月,丁秉成通过中共党员钱康民,从驻地江浙边境的赵安民部队拉出三四十人枪,组建了"江浙太湖抗日义勇军",钱康民任司令,丁秉成任政委、副司令。仅两个月,部队就发展到100多人,并与当时已东进到达无锡梅村的新四军"江抗"总指挥部取得了联系。是年8月23日,抗日义勇军在苏浙边境遭到国民党顽军袭击,钱康民、丁秉成等壮烈牺牲。

  中共浙西特委成立后,在严墓一带积极宣传抗日,努力发展党员。先后建立了青云水家港、南李家浜党支部,桃源姚浜党小组、中共严墓区委、水家港妇女党支部、青云温吞浜党小组、茹菇斗和仁荡坝党支部。中共党员王化鹏、朱文礼、陈友群等在瑾下浜组织"严墓青年读书会",学习进步书刊,出版油印快报《正义》和《严墓新闻》。朱文礼、赵子扬、沈英杰等一起在算墟庙、竹里、志和、白区、太洪5个乡组织联村会,发展会员400多人,把农民群众紧密地团结在党的周围,开展各种形式的抗日救国斗争。 此时,庄绍桢与浙西、上海的同志都汇集在严墓,相互配合,共同创办刊物,开展抗日宣传;发动农民开展"二五减租"斗争。

  1940年冬,国民党顽固派掀起第二次反共高潮。国民党江南行署下令撤销苏南各县政府所属政工队,改为青年工作队(简称青工队),属国民党县党部领导,旨在削弱抗日力量。中共党员金大鹏通过活动担任了青工队队长,使政工队原班人马转入青工队。既保存了一批抗日的骨干力量,又使中共地下党员拥有立足之基地。金大鹏支持进步人士、县政府税务局长马希仁发起开办"税务人员训练班",招收了20多名青年学员。一个月后,大部分学员被分配到四乡稽征点,随同中共地下党员开展民运工作。 1940年12月12日,与中共地下党关系密切的爱国青年、三区区长俞清志,为打击汉奸的气焰,排除反动势力的干扰,与中共党员金大鹏等4人一起,潜入日寇盘踞的盛泽镇,击毙了大汉奸叶冠吾。这一行动激励了有志抗日的青年人。尔后,青年知识分子朱建华潜入盛泽镇,在闹市举枪向一日寇射击。1941年2月26日,俞清志又到盛泽镇,闯进伪区公所,当众击毙了伪区长简汗青。在日寇严守的据点中,接连发生日伪汉奸被惩处事件,使敌人惊恐不安,广大吴江青年为此受到鼓舞。三区常备中队长张贻翼在与日寇作战时,不顾敌众我寡,手握机枪,阻击敌人,掩护战友转移;后来又在梅堰带领青年于公路上伏击日寇的军车,取得了胜利。 1941年1月,国民党顽固派制造了震惊中外的皖南事变。国民党"忠救军"开进吴江。国民党吴江县政府内的顽固派也施展各种手段打击革命力量。要求实行"二五减租"的"联村会"会员,遭到国民党当局的搜捕,"联村会"组织遭破坏。一些中共地下党员遭到逮捕和杀害。一些地下党组织和外来党员被迫撤离吴江。在当地人民群众的掩护下,严墓农村党员全都隐伏下来。

  1941年6月,中共淀山湖工委成立,领导吴江东部、青浦西部、昆山南部、淞江西北部的斗争。在工委指派下,中共党员金佩扬与人合股从平望到淞江开行航船,以贩运香烟为掩护,在革命群众的帮助下,搜集情报,摸清水路交通,了解日寇在铁道枢纽平望站的调动情况。 其时,在吴江南部严墓地区党组织也得到迅速发展。1942年4月,中共嘉兴县委组建了新塍区委,沈如淙担任区委书记,并受命来吴江大谢,联系原属浙西领导的党员,恢复了大谢党支部。他们以大谢乡为基点,在平望、盛泽、南麻、梅堰、震泽等地秘密发展党员,扩大活动范围,积蓄力量,等待时机。

  1944年下半年开始,抗日战争形势有了根本好转。根据形势发展的需要,淞沪地区抗日斗争的方针从"隐蔽精干,长期埋伏,积蓄力量,以待时机"转变为恢复扩大抗日根据地,加强党的领导,积极发展武装斗争。1945年2月,金佩扬在吴江东部组织开展武装活动,与青东的武装斗争相呼应。

  1945年8月15日,日本帝国主义宣布无条件投降。吴江人民与全国人民一道,终于迎来了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8年抗战中,许多优秀的吴江儿女投身于抗日的洪流,以其血肉之躯筑成中华民族坚不可摧的钢铁长城。

  抗战胜利的欢腾尚未平静,蒋介石国民党反动派就背信弃义公然发动内战。中共中央及时提出了"针锋相对,寸土必争"的方针。战斗在吴江的中共地下党组织发动广大人民,向国民党反动派开展了艰苦卓绝的斗争。而吴江人民也勇敢、机智地支持、掩护了中共地下党组织的革命活动。

  1945年11月,在中共淞沪工委领导下,中共党员丁铎、吴关龙在黎里成立进步文艺团体"翳桑社",出版《浅作》月刊,扩大革命影响,培养进步青年,接着建立了中共黎里党支部。1946年4月,中共淞沪工委委员陈伯亮来吴江,布置平望党支部委员顾其行在平望建立一些隐蔽点,给外来党员找好立足点。顾其行在干家弄摆饭菜摊为联络点,接待外来同志。又通过妹夫黄家振在溪西乡的顾家扇和陈家湾办起两所小学,抽调党员当教师,开展地下工作。

  抗战胜利后,一些进步青年学生利用家庭社会关系,以职业为掩护,来苏南开辟工作。1946年8月,武汉大学毕业生倪明、刘玉到吴江中学任教,与在苏州的武汉大学学生、中共苏州学委委员范文贤等保持密切联系,一起交流形势发展情报,讨论坚持敌后斗争的有关问题。不久,倪明、刘玉由范文贤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倪明、刘玉以吴江中学为基点,进行革命活动。

  1946年10月起,澄锡虞工委的焦康寿、吴明等29位北撤干部返回苏南,以吴江县为立足点,以行医、小商、小贩、做苦工等身份为掩护,采取分散、隐蔽的方式,开辟淀山湖地区的工作。他们支持和组织群众开展合法斗争,发动农民群众进行抗丁、抗税、抗租、护粮斗争,增强群众斗争信心,团结群众,控制保甲长,分化瓦解敌人的统治基础。 1947年3月,中共青(浦)吴(江)工委决定在青浦西部、吴江东部的水网地带筹建一支水上武装,和青东武装互相策应,扩大回旋余地。一些地下党员先后从外地来吴江溪西乡隐蔽埋伏。隐蔽在这里的同志与群众打成一片,使这个隐蔽点一度成为吴江点线工作的中心基点。在这段时期里,吴江党组织输送了一批党员去浦东、青东游击队。

  1947年7月,中共澄锡虞工委调朱帆来吴江领导开辟区工作。10月底,十地委常委兼军事部长包厚昌,根据苏中区党委的指示来到吴江,负责领导苏常太、澄锡虞和吴江地区的工作。包厚昌、吴明与房东、邻居在吴江三里桥合股开设"万丰石灰窑"。包厚昌、吴明以老板的身份掩护革命活动,前后调党员多人到窑上工作,观察地形,搜集国民党党政军的组织情况。"万丰石灰窑"一时成为澄锡虞、苏常太两个工委的指挥中心。

  与此同时,中共丹北工委特派员孙瑞成受上级派遣,在同里镇以开设商店为掩护开展工作。孙瑞成在同里先后发展吴伯荣等14名党员,建立了中共同里党支部。1947年6月4日夜,国民党中央训练团第29军官总队驻同里中队的5个反动分子,夜闯民宅,以暴力将女教师邹月娥轮奸致死。惨案传出,群情激愤。孙瑞成等因势利导,鼓动群众迅速行动,开展斗争。7月,全镇一致停业、停工、停课,各界联合召开追悼会,并进行声势浩大的示威游行。群众封锁轮船码头,不准军官队进出,军官队陷入四面楚歌的境地。各界成立"惨案后援会",广泛呼吁。《大公报》、《大江南报》、《苏州明报》纷纷刊登惨案经过,报道事态的发展。 中央大学、交通大学、清华大学、浙江大学、武汉大学、厦门大学等10所大学的吴江籍同学联合致电国民党吴江县县长,强烈要求缉拿凶手。迫于强大舆论压力,国民党监察院将凶手逮捕法办,并在吴江对凶犯进行公审,参加旁听的民众达2000多人。

  1948年4月,淞沪杭嘉湖工委在嘉兴、吴江两县交界地区建立中共吴(江)嘉(兴)工委,统一领导江浙两省交界地区的党组织,在吴江、嘉兴毗邻地区农村筹组一支武装。为解决武器问题,坛丘大谢乡共产党员潘天扬、顾阿坤按计划袭击了驻新塍镇东岳庙的新北乡反动国民兵队,缴了敌班长的枪。国民党吴江县反动当局派人来抓潘、顾两人。隐蔽在大谢乡的中共党员胡行文帮其出走隐蔽。国民党县警队在大谢乡抓走了中共党员沈沛乾等人。顾春泉的妻子阿二嫂也被抓到吴江严刑逼供,但她一口咬定什么也不知道。钱福宝的妻子顾秀英被捕后,敌人将她推下深坑,泥土一直埋到胸口,她毫不畏惧。后经群众掩护、党组织营救,才幸免于难。 1948年3月后,中共澄锡虞工委在吴江开展了秘工、武工两条线斗争。中共澄锡虞工委委员朱帆从苏州转移到同里,以加强对吴江地区工作的领导。他们在三里桥石灰窑建立了党支部,积极发展党员,同时积极准备武装斗争。朱帆等人多次到同里周围农村活动,认地形、交朋友,以贫苦劳动人民为基础,广泛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各方面人士,发展与人民群众的亲密关系,宣传党的方针政策,扩大党的影响,地下斗争逐步从隐蔽发展到半公开的武装斗争。

  吴江,国民党反动派控制很严,在县城里开展地下斗争相当艰难。中共党员倪明以吴江中学为基点,聚集革命力量,并重点开展上层人士的工作。后经上级党组织批准,发展了费旭初、赵安民加入中国共产党。费旭初在社会青年和青年学生中教唱革命歌曲,发挥了积极的宣传鼓动作用。赵安民是国民党太湖行动总队少将总队长,曾任国民党13师少将副师长、苏浙行动委员会太湖别动队司令等职。但他对国民党反动统治十分不满,反对内战,倾向革命。中共苏州工委书记张云曾、上海局外县工委副书记周克秘密到吴江与赵安民单线联系,要赵安民作好拉出武装迎接解放的准备。中共党员李枫、陈关孝在吴江乡师推动学生的革命活动。吴江中学的学生党员成立了学生党支部。吴江中学、吴江师范涌现了一批学生运动的积极分子。中共党员王新五,根据上海党组织的指示,亦在吴江开展工作,发起成立"吴江青年同学会",吸收吴江中学和吴江乡师的进步学生参加。同学会会员很快增至100多人,开办"江友"图书阅览室,出版《江友》油印小报,组织收听解放区电台广播,介绍各地学生运动的动态,鼓舞了广大青年学生的斗志。

  1948年7月,中共吴嘉工委从地下党员中挑选10名骨干,配了10支短枪,成立了吴嘉武工队,发动群众,扰乱敌人。武工队的成立,使盛泽周围和嘉兴一带的广大农民看到了翻身解放的希望,鼓舞了他们同国民党反动派斗争的勇气,震慑了敌人。在这段时间内,中共黎里支部油印出版了大量党内文件,供党员学习。盛泽丝织工人在党组织领导下,成功地进行了罢工夺粮斗争。

  1948年年底,朱帆根据工委的指示,具体布置了迎接解放的各项准备工作。在农民中开展反交租、反抓丁、反苛捐杂税、反高利剥削的保丁、保粮斗争。发动群众,监视公路、运河,准备对付苏州等地敌人南逃时拉夫抢掠。与此同时,金佩扬奉命下太湖,与中共党员赵安民联系,以控制吴江到南厍、溪港、横扇等地的国民党乡镇自卫队,策动起义,筹组武装。至吴江解放,赵安民控制了东太湖一带的乡镇政权及自卫队1000多人枪。1949年4月初,吴嘉湖独立团成立,有400余人枪,有力地争取了乡镇国民兵队、自卫队的起义,打击了国民党在吴江、嘉兴地区的反动势力。全县各地地下党组织亦抓紧了对上层人士的教育和控制,有效地控制了各地的乡镇政权和自卫队武装。吴江中学和吴江乡师成立了学生联合会,把两校的进步师生联合起来,组织了护校队,迎接解放。

  1949年1月,中共太湖县特派员薛永辉根据华中一地委江南工委的指示,在苏州组建地下新民主主义青年团。2月,沈立人回家乡吴江县芦墟镇开展工作,在学校和社会上发展团员29人,建立了地下团芦墟支部,后改建为团区委。团区委布置内线收集国民党党政军情报,及时组织团员青年收听解放区电讯,编印散发宣传品《民报》,宣传胜利形势,安定社会秩序,动员群众做好护厂、护校工作,以配合芦墟镇的解放。

  1949年初,国民党反动统治已经面临彻底崩溃,人民解放战争的完全胜利已成定局。吴江各系统的地下党组织抓紧了迎接解放的各项准备工作,积极争取社会上层人士,向他们约法三章,晓之以理,要他们做有益于人民的事,维护好社会秩序;调查敌情社情,搜集国民党党政军警机构及人员情况,绘制情报地图;控制了松陵、南厍、八坼、溪港、横扇、黎里、芦墟、莘塔、北厍、盛泽、平望、八都、同里、周庄等乡镇自卫队武装。澄锡虞工委集中了党员、工农群众和投诚的同里、南厍自卫队员共50多人,开进庞山湖农场,严密监视敌军动态。金佩扬与赵安民带领地方武装于吴江解放前夜就进入了县城,控制了县城的局面。

  1949年4月29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开进吴江县城。当晚,南下干部到达吴江,与战斗在吴江的地下党同志胜利会师。5月5日,吴江全境解放。从此,吴江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开始了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新征程。 "原野犹应餍膏血,风云长遣动心魂。"新民主主义时期吴江人民风起云涌的革命斗争历程永载史册。

电话:0512-63016908  传真:0512-63016927
地址:苏州市吴江区中山南路1979号 邮编:215200
吴江区档案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