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方志馆
数字方志馆
吴江党史馆
吴江党史馆
微信文章
微信文章
区况概貌
区况概貌
地方志书
地方志书
吴江名人
吴江名人
吴江记忆
吴江记忆
水韵吴江
水韵吴江
南社研究
南社研究
显宝大会
显宝大会
丝绸之路
丝绸之路
吴江影像
吴江影像
吴越纵览
吴越纵览
吴江档案
吴江档案
现行文件
现行文件
吴江年鉴
吴江年鉴
吴江知县
吴江知县
吴江将军
吴江将军
江南古桥
江南古桥
宗教寺庙
宗教寺庙
园林老街
园林老街
江城美食
江城美食
诗咏吴江
诗咏吴江
非遗文化
非遗文化
吴江方志
吴江方志
统计公报
统计公报
吴江大事记
吴江大事记
吴江进士
吴江进士
吴江院士
吴江院士
吴文化地名
吴文化地名
南怀瑾学堂
南怀瑾学堂
望族家谱
望族家谱
吴江土产
吴江土产
吴江方言
吴江方言
文学艺术
文学艺术
吴江通拍记队
吴江通拍记队
日期:
2019年09月16日 星期一
数字方志馆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吴江记忆 >> 名人轶事 >> 袁家浜里的夏家人——访夏应祥孙女夏复春
袁家浜里的夏家人——访夏应祥孙女夏复春
2019/5/7 0:14:05    作者:  韦利红 来源:     【字 号:  】   点击量:1392

汾湖芦墟古镇区有一个地方叫袁家浜,至今仍小有名气,因为《了凡四训》的作者袁黄就出生在那里。照理,袁家浜都是姓袁的人家,可偏偏有一家姓夏,而且那户夏家也有着传奇般的故事。 

 

  夏复春会不时看看父母的结婚照 

 

   夏崇本唐尚勤夫妇 

   夏家的飞行员

  夏家有一位南社社员,叫夏钟麟,字应祥。920日,当记者寻访到夏应祥的孙女夏复春,谈及她祖父以及南社的往事时,她的话题却是先从她父亲、夏应祥的儿子夏崇本开始。

  今年76岁的夏复春老人居住在南京市天津新村小区内,她虽然有些清瘦却精神矍铄。她说:“祖父为国家牺牲了他的儿子、我的父亲,而我与父亲相处的日子还没有祖父多,因为父亲离家时我还不到3周岁,妹妹还未出生。”

  提起父亲,那些风起云涌的往事和动荡的岁月再次在夏复春的记忆中翻开。

  “我1933年生在芦墟,两年后,弟弟也出生了。那时父亲在上海一家银行上班,待遇很不错,我们住在芦墟袁家浜,日子过得很平和。可是,随着日本鬼子入侵的深入,东北局势日益严峻,父亲便想着要去参军。母亲很是不舍,但父亲认为,如果国家都没有了,又怎么会有小家?去意已决的父亲不久就考入了杭州笕桥航空学校。1936年初,母亲送他去杭州,那是他们的最后一次相聚。”

  夏复春介绍,父亲投笔从戎的意志很坚决,从航空学校毕业后,先去了重庆和迪化(今乌鲁木齐),跟随苏联教练实地学习飞行。在新疆时,父亲曾给家中寄过照片,他穿着飞行服站在飞机上,飒爽英姿;而随着战事的发展,父亲被调到了昆明,在昆明与日军展开激烈空战,此后便杳无音信。

  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南京、上海相继沦陷,吴江也是沦陷区,一家人再也得不到夏崇本的点滴信息。

  对于父亲,夏复春只是留存着一种模糊的记忆。她感受过的父亲的温暖,是父亲喜欢把她在空中抛啊接、接啊抛的游戏;她不能忘却的父亲的声音,是父亲总爱唱的《大路歌》。她禁不住轻轻地哼了一句:“哼呀咳嗬咳……我们一起流血汗……”

  夏复春说,日本鬼子来了后,在乡村中烧杀抢掠,母亲带着姐弟三人逃难到了上海,后来又辗转到苏州,她是在苏州开始上学的。

  “获知父亲牺牲是在1944年,其实父亲早在1942年就不在了。自从父亲走后,我们一家人一直都在巴望他归来。在无尽的期盼与思念中,当年和父亲同在西南工作的一位亲戚给家中寄来一信,信中提及我的父亲,他用一句唐诗作了比喻: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这家人把信拿给我母亲看,母亲便明白了,于是她决定带着我们回转芦墟。”

  夏复春告诉记者,母亲叫唐尚勤,也是芦墟人,曾就读于苏州女子师范。父亲牺牲后,她一直孑然一身,直到2004年去世。

  夏复春拿出了一张照片,是父母结婚时的合影,摄于1932年。“文革”时,夏崇本所有的照片都被烧毁了,唯有这张照片,唐尚勤整整珍藏了72年,她是用自己一生的期盼珍藏着圣洁的爱情。如今,唐尚勤去世,这张照片便由夏复春保存了下来。

  “人生最大的痛苦是亲人的离去。母亲得知父亲牺牲后,去了一趟昆明,希望能找到一些父亲的遗物。到了那里,她才获知了更多关于父亲的事。1940年时,我父亲已经是当时国民政府昆明空军第四大队22中队的飞行员,他还担任了飞行小队长的职务。他驾驶的是苏式商用飞机改装的驱逐机,多次带领飞行小队,在保卫昆明的空战中迎击敌机,往往一天要起飞好几次,并以一架对敌机数架。在一次空战中,他带领的小队一举击中了3架日机,他本人也击落了一架。1942年春,一批美式新飞机从印度运到昆明,在训练时,父亲主动要求承担风险极大的试飞任务,孰料在飞行中发生失速(停机)事故,不幸坠地,机毁人亡,当时父亲只有32岁。事后,他的战友们寻找他的遗骸,只找到了一条腿,便把他安葬在昆明航空烈士墓中。”夏复春讲述了父亲的故事,这些故事像一部史诗,让她在成长的道路上时时阅读,并时刻铭记。

  她又告诉记者,1995年有关部门对在南京紫金山麓的原航空烈士墓进行了扩建,建起了抗日战争航空烈士纪念碑,碑上刻有3306个在抗日战争中牺牲的中外航空烈士的名字,父亲夏崇本也在其中。

  “那时,母亲还健在,她终于有了可以祭奠父亲的地方。每年清明节,母亲会带着我们,去祭扫,去给父亲献花。当母亲伫立碑前时,我能感受到她对父亲深深的爱。”

  夏家的老秀才

  为国捐躯的夏崇本是夏应祥的第二个儿子。1944年,唐尚勤把丈夫牺牲的消息带回芦墟时,已经71岁的公公沉默无语,只是老泪纵横。

  “父亲牺牲后我们一家人回到芦墟,在失去亲人的悲怆中相互慰藉。而我也得以在芦墟念完了小学六年级。那段时间,是我可以记事后与爷爷相处得最长的日子。”夏复春的印象中,爷爷总是留着山羊胡须,常教育孩子们要多读书,并且要求大家从小要练好毛笔字。也正是那段时间,夏复春知道了爷爷是晚清的一位秀才,开过私塾,在当地很有影响力,夏家一家的家业也是靠爷爷在支撑着。

  民间百姓言谈,私塾中的老先生都是严格而严厉的,且常怀一把责罚学生的“戒尺”,所以学生们都会心生害怕。但在夏复春的心中,爷爷非但不可怕,而且是一位忠厚的长者。她说,爷爷要求她做人要“忠厚、宽厚”,这种训导从小便植入到了她的内心,长大后,她也常常以此来衡量自己的为人处世。继而她又介绍,自从回到芦墟后,母亲先在芦墟小学教书,由于当时姑父是浙江嘉善中学校长,母亲不久又带着弟妹去了嘉善,在嘉善中学当老师。

  夏复春13岁小学毕业,考入了当年母亲就读的苏州女子师范。平时在学校寄宿,寒暑假回芦墟与家人团聚。参加工作后,因为工作较忙、交通不便等诸多原因,好几年没有回家。1954年,她找得机会回了一次家。那时,爷爷夏应祥已经躺在床上不能起来了,生活起居都由他的大女儿照顾着。这次看望,也成了夏复春与爷爷的永别。她说:“我看望爷爷回到南京没几天,他老人家就去世了。”

  夏复春介绍,爷爷活了81岁,生有4个孩子,两儿两女,伯父夏崇朴,也名夏蕴文,后来成为苏州中学的著名语文老师,曾任省政协第四届委员会委员;两个姑姑一直生活在芦墟,孝顺、照顾爷爷,直至爷爷终老。她认为,祖父为国家贡献了一个儿子,其他子女也是真诚朴实、宽厚待人的好人,这与祖父的家教密不可分,即使到了孙儿这一辈,仍不敢忘却。

  夏家的后继者

  作为孙女的夏复春,她是带着祖父的教诲与父亲的壮烈开始自己的人生路的。

  1951年,夏复春从师范毕业那年,苏南行署文教处要求各师范学校选送毕业生参加教育普查工作,新苏师范(即原苏州女子师范)选送了2名,夏复春是其中之一,一年多后,普查工作结束,她被苏南行署文教处留下,参加革命工作。1953年,苏南、苏北和南京市合并建立江苏省,夏复春成了省教育厅的一名工作人员,并于1956年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60年,她又调入江苏省委宣传部;1986年,调任省文化厅办公室主任,直至1991年退休。

  夏复春的路没有先辈那样曲折,虽然换了几个工作单位,但基本上一直在省级机关工作。“文革”中,夏复春和大多数机关干部一样,下放到五七干校接受再教育,种地、挑粪样样都干,后来又去工厂当过车工。夏复春觉得,这些都算不了什么,还在一定程度上丰富了自己的人生阅历。自己的一生是顺利而充实的,而且这种充实一直延续至今。

  她拿出了一些照片,大多是她退休后的生活写真,而每一张都记录着一段精彩。她穿着红色的运动服,举着牌子,稳健地走在华东六省一市老年人乒乓球比赛的开幕式上;她手握球拍,挥臂拼杀,英姿绰约。她又告诉记者,1996年和2002年,她先后因乳腺癌和胃癌两次开刀。问及当时的心情,她笑言:“我是不当一回事的,有病治病,治好了就好了,我照样运动,照样做事。”

  早在1991年,夏复春退休之初,她就应邀参加了省关心下一代协会(后改为省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乳腺癌开刀后,她暂离了一段日子,过了四年又应邀去帮助工作,直至胃癌开刀回家休养。如今,她还是省级机关老年体协的副秘书长,热衷于组织和参与老年人体育健身活动,她说,如果要总结自己的一生,她感到值得骄傲的是自己做到了:清白做人,宽厚待人,坦诚一生。

  “父亲没有辱没祖父留传的家风。我们这一代也还不错。”谈及祖辈家风对后辈的影响,夏复春说到了自己的弟妹,“抗美援朝时,我弟弟夏熙春继承父亲志向,参军从戎,转业后到华东地质勘探队工作,先在连云港,后来去了安徽。弟弟是最像我父亲的,与父亲一样篮球打得特别好,在安徽时被六安市体委看中,退休前是六安市体校副校长;妹妹夏应春读的也是师范,后考入南京师范学院,毕业后分配到了陕西省教育厅,后来又调到西安交通大学从事教育科学研究。”夏复春认为,夏家的第三代人对事业都有所追求,无论是在职时还是退休后,生活过得都很充实,这是足以告慰先辈的事。

  图片摄影:韦利红

电话:0512-63016921  传真:0512-63016927
地址:苏州市吴江区松陵镇中山南路1979号 邮编:215200
吴江档案局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