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
2024年04月14日 星期日
数字方志馆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名人望族 >> 柳亚子室 >> 辛亥革命时期的柳亚子(下)

辛亥革命时期的柳亚子(下)

2020/8/15 0:12:11    作者:  李海珉 来源:     【字 号:  】   点击量:4451

反对南北议和  揭露袁氏野心

1912年元月,柳亚子应邀到南京临时大总统府担任骈文秘书,他对那里弥漫的主和气氛非常反感,仅仅三天时间,就托病辞职不干了,临行写了一首《感事》诗:“龙虎风云大地秋,酸儒自判此生休。功名自昔羞屠狗,人物于今笑沐猴。痛哭贾生愁赋鵩,飘零王粲漫依刘。不如归去分湖好,烟水能容一钓舟。”(柳亚子《磨剑室诗词集》143页) 这首七律写尽了柳亚子的失望和愤慨。

南社这个文化团体,多数人头脑中的反清与排满绞织在一起,他们迫切希望的就是反清复汉。现在,代表北方势力的袁世凯能够赞成共和,那么日后也就是汉人执掌政权了。因此南社中不少人赞成南北议和。至于那些在南京临时政府里当了官的,或者在地方上占有一官半职的南社社员,更是一边倒地需要议和。那些曾经与柳亚子相当知己的南社同仁,也有好些站到主和立场上,柳亚子与他们产生了严重分歧。


南京托病辞职,柳亚子并没有回到分湖垂钓,而是到了上海,由南社好友邹亚云、陈布雷介绍,进入《天铎报》出任主笔,用笔名“青兕”发表文章,指责主和派,痛骂袁世凯。当时,南社老友于右任在上海创办的《民立报》确定为南京政府的机关报,成为主和派的喉舌。柳亚子以上海的《天铎报》为阵地,与《民立报》展开了激烈的笔战,撰写了大量的时评。119日,第一篇时评《论虏酋》,针对风传的清帝退位之举,警告清廷莫“人头畜鸣,自作狡狯”(柳亚子《磨剑室文录》260页)同日,《民立报》有文说:“袁氏果知大义,令清帝退位,使全国合一,而免血战之酷祸,则吾人将念其反正之功。”柳亚子于次日发表《袁世凯休矣》,揭露袁氏以清帝退位为筹码窃取大总统职位的阴谋:“大总统出于国民自由公意,……袁氏自审与国民之恩怨如何,血雨硝烟迷蒙燕市,大狱株连至今未释,颇闻握枪挟弹之豪,乃有善病工愁之女,此岂有所私怨于袁哉?国人之公义耳。共和国民以道德为元气,几见大总统而可以力征经营者?……寄语冢中枯骨,黄粱一梦可以醒矣!”(柳亚子《磨剑室文录》261页)121日,柳亚子针对《民立报》的言论,发表《论袁世凯》一文,对袁氏其人进行了深刻的剖析和揭露:“使袁早定大计,爱新觉罗氏之亡不待今日,即中华民国第一任总统亦非袁莫属也。乃袁狼子野心,不愿汤、武,而必欲为操、莽,身入北军,为之指挥,于是有汉口、汉阳之陷,淮北、皖北之扰,齐鲁则独立取消,秦晋则危机屡迫,两川既定而复乱,滦州起义而弗成,残杀志士,荼毒生灵,北兵所至,民无孑遗。此皆袁氏罪状,磬竹难书,虽能使虏酋逊位,功罪岂足相抵哉?”(柳亚子《磨剑室文录》263页)最后说“至袁氏为人,专制锢毒,根于天性,与共和政体无相容之理。昔法之大小拿皇,咸以总统而登皇帝之位,袁氏野心,取则不远。”(同上引)《民立报》连续撰文,为南京临时政府主和派辩护,“吾国民尊重人道,不忍涂炭生灵,袁氏虽诈,犹当以至诚待之。”“疾恶亦不宜过甚”“否则示人以太隘”等等。柳亚子针锋相对,力主北伐。123日,《北伐》一文:“今日之事,万绪千端,惟有乞灵于铁血。”警告南京临时政府主和派,“苟其文恬武嬉,兵骄将懦,倚长江为天堑,视金陵为乐土,则民国前途上不能逾六朝,下且有晚明、天国之忧。”(柳亚子《磨剑室文录》264页)128日,柳亚子又发表《和议声中之寇警》,以袁世凯指使其部下袭击烟台,寇潼关,占据涡阳,图攻临淮,甚至两江总督的告示出现于南京城下等大量事实,继续向主和派提出忠告,反击所谓“尊重人道”的谰言,“诸公试张目北望,自黄河流域以及徐州、颍寿之民,孰不受虏蹂躏,望民军如时雨者。夫拯民水火之中,登诸衽席之上,与袖手旁观坐视其焚溺而不救者,固孰为不仁也?寄语诸公,幸毋误解人道主义可矣。”(柳亚子《磨剑室文录》《和议声中之寇警》265页)这时,孙中山将南北议和的真相公诸全国,清室中由王公贵族少壮派组成的宗社党人与袁世凯的矛盾激化,袁氏陷入两面受挫的境地,加紧了逼宫步伐。柳亚子即于131日,发表《时哉不可失》一文,认为是时“为民军北伐之绝好时机”,并提出了具体进兵方略,“南北并进,内外交讧,吾知狡虏无死所矣!”(柳亚子《磨剑室文录》《时哉不可失》266页)22日,又发表《风萧萧兮易水寒》为革命党人杨禹昌等谋炸袁世凯,彭家珍炸死清军咨使、宗社党首领良弼而捐躯的壮举大唱赞歌。23日,4日,连续发表《修我之矛,与之同仇》《敬告北军将士》二文,前文呼吁民军迅即北伐,急援秦、晋,后文呼吁北军倒戈,共同对付革命公敌。

袁世凯由隆裕太后授权,代表清室提出清帝退位条件,主要内容是:清帝退位后,其尊号仍存不废,民国待以外国君主之礼;皇室费用每年四百万元,由民国拨给;清帝暂时居住故宫,日后移居颐和园;其原有私产,由民国负责保护等。同时清帝退位,南京临时政府须同时取消,由袁氏在北京另立“临时统一政府”。

柳亚子义愤填膺,即于25日至7日,发表长文《北方设立临时政府与优待虏廷之抗议》,对北方设立临时政府,予以驳斥,对于清帝退位和各种优待条款,亦一一予以驳斥,他说:“今者人道主义盛行,吾人勉徇世界舆论,不以查里斯、路易、姚泓、慕容超待溥仪父子,亦已过优,犹欲横生枝节,不知大命之将届,不亦大愚乎!”最后严厉警告,“以吾以几十年牺牲之血肉,成就一私人篡夺之野心,则第二革命祸不旋踵,流血之惨将更酷于今日。”(柳亚子《磨剑室文录》第270页)28日,柳亚子二文并发,一题《寇深矣,可若何》,一题《呜呼,临时政府与参议院》继续抨击主和派的妥协行为。29日,发表《推翻优待虏廷条件之上策》云:“政府诸公,苟犹有及时悔祸之心,宜速电北庭,告以各省援鄂之师,临淮十万之众,以及全国健儿,不愿以血肉之牺牲,换以腥膻之效果,坚不承认,力请推翻。”(柳亚子《磨剑室文录》278页)

《民立报》主笔南社社员邵力子发表《真爱国者之言论》等文章,赞同南京临时政府的议和主张,不指名地批评柳亚子“拘于一偏”“以虚名末节为鹬蚌之争”,认为当前急务是“提倡人道主义,力求和平解决”(邵力子《真爱国者之言论》《南社史长编》244页)邵力子自幼生活在吴江盛泽,与柳亚子交情非同一般,可是由于认识的不同,二人展开了笔战。柳亚子于210日,发表了《告真爱国者》反驳邵氏,“保皇丑类,螳臂犹繁,宗社死党,狼心未灭,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酣睡。”(柳亚子《磨剑室文录》280页)212日,《民立报》另一主笔徐血儿在该报发表署名文章《再论反对优待条件事》,为优待清室条件辩护,批评柳亚子,认为将使“民国内部自生携贰,以重蹈洪杨失败之覆辙”(徐血儿《再论反对优待条件事》见《南社史长编》249页)。徐血儿也是南社的骨干社员,入社以来,一直同柳亚子并肩作战,可是在南北和议问题上,二人严重分歧。柳亚子于次日,撰写《答某报》一文反击,批评优待清室条件“养痈成患”,认为“天国之亡,不亡于杨、韦之戕杀,而亡于株守南者,不思北伐。”(柳亚子《磨剑室文录》289页)

还有,《大共和报》重要主笔汪旭初致信柳亚子,劝他不要反对和议。12日夜,《大共和报》另一主笔金松岑派人至柳亚子处游说,劝他不要反对优待清室条件,否则将以《大共和报》之众与他开战。汪旭初不仅是南社社员,而且还是柳亚子的姑丈,金松岑更是柳亚子的老师,面对他们的种种批评指责,柳亚子于213日,发表致汪旭初的《答某君书》洋洋三千言,一开头即公开宣称:“青兕,即某也。和议始终不赞成,至优待虏酋条件,尤为绝对的反对。”此文以凌厉的气势,痛击南京临时政府主和派,进而尖锐揭示袁世凯罪恶阴谋,“一方面借民军势力逼胁虏廷,而一方面又挟虏廷名号劫制民军,俾虏酋退位与南都临时政府取销同时并行,彼得坐收渔人之利,由大总统而进为皇帝。”对于老师金松岑派人游说一事,柳文最后提了一笔:“某非千里畏人者,鹤望(金松岑字鹤望)乃欲为腐鼠之吓,何其为建夷谋之忠而智之薄也!”(柳亚子《答某君书》《磨剑室文录》284页)

接下来,柳亚子和邹亚云等人组织了“国事纠正会”,反对南京临时政府与袁世凯之间谈判的优待清室条件。可是文字无灵,南北和议终于告成,215日,南京临时参议院选举袁世凯为第二任临时大总统,柳亚子发表《青兕宣言》,内中断言:“临时政府不职,参议院无状,竟以大好江山断送于操、懿之手。……方今中山逊位,本初被举,……他日易总统而为皇帝,倒共和而复专制,一反手间耳。”(柳亚子《磨剑室文录》284页)宣言号召第二次革命。

辛亥革命的成果最终还是落入窃国大盗之手,中华民族历史遭到严重的曲折。袁世凯正式登上总统大位,立即解散国会,废除“临时约法”,实际已经取得了皇帝同等的权力,中华民国只剩下一块空招牌了。此时此刻,柳亚子和着血泪写下了不少诗词,比如:“和议不曾诛贼桧,群儿今已奉曹瞒。会须画出中原景,立马昆仑放眼看。(题范茂芝《寻诗读画图》之二,柳亚子《磨剑室诗词集》145页)从后两句来看,柳亚子不屈不挠,依然怀有信心,他相信袁氏的统治,特别是袁氏的皇帝梦必将迅速破灭。

1913320日,震惊中外的宋教仁案发生。而制造宋案的主谋不是别人,正是袁世凯。血的教训,使革命党人终于从议会政治、经济建设的迷梦中猛醒过来,纷纷谋划起兵讨袁。1913712日,李烈钧根据孙中山指示率先在江西宣布独立,举兵讨袁。随后,江南各地相继独立。南社的许多社员相继投入讨袁,黄兴在南京,任江苏讨袁军总司令,蔡冶民代理江苏省长,陈去病、庞檗子、庞树松、孙景贤等联袂赴宁,积极参战。陈英士在上海,任上海讨袁军总司令;居正在吴淞,任吴淞要塞司令;柏烈武在安徽,任安徽讨袁军总司令。同时参预起义讨袁的南社社员,还有范鸿仙、田桐、章木良等。二次革命爆发。原先与柳亚子展开笔战的邵力子、徐血儿等南社社友,猛然清醒,纷纷发表文章追悼宋教仁,讨伐袁世凯。

当然,袁世凯是不会轻易退出历史舞台的。他变本加厉,倒行逆施。大批革命志士被杀害,南社社员惨遭袁氏及其爪牙毒手的有:宁调元、杨德邻、程家柽、吴虎头、范鸿仙、仇冥鸿、姚勇忱、陈仲权、陈其美等,不下20人。1915823日,复辟帝制的“筹安会”正式现世,公开为帝制摇旗呐喊。北京及各省纷纷出现请愿团,要求变更国体。南社社员中竟也出现了趋炎附势之徒,撰写文字以劝进。不过,南社在柳亚子和陈去病、高天梅等人的领导之下,社员已经增加到800余人,追随袁皇帝的仅仅20人,不足百分之三。因此柳亚子总结说:“南社反清成功以后,还有反袁的一幕。”(柳亚子《关于纪念南社》 《给曹聚仁的公开信》 见《南社诗集》第一册 1913)堪称确当之论。

纵观柳亚子在辛亥革命中的立身行事,可以说是个少有的清醒者。柳亚子是个文化人,他始终紧握手中的一支健笔,积极投身民族民主革命。在参加同盟会之后,他组建南社,领导南社,发展南社,编辑《南社丛刻》,他创办报刊,反对南北议和,揭露袁世凯的狼子野心。柳亚子一路走来,步子始终是正确的,有人把原因推究为柳亚子是个智者,也就是说他聪明。不对,聪明人车载斗量比比皆是,可是如柳亚子者能有几个?其实根本原因是,柳亚子怀着一颗爱国爱民的赤子之心。


电话:0512-63016908  传真:0512-63016927
地址:苏州市吴江区中山南路1979号 邮编:215200
吴江区档案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