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方志馆
数字方志馆
吴江党史馆
吴江党史馆
微信文章
微信文章
区况概貌
区况概貌
地方志书
地方志书
吴江名人
吴江名人
吴江记忆
吴江记忆
水韵吴江
水韵吴江
南社研究
南社研究
显宝大会
显宝大会
丝绸之路
丝绸之路
吴江影像
吴江影像
吴越纵览
吴越纵览
吴江档案
吴江档案
现行文件
现行文件
吴江年鉴
吴江年鉴
吴江知县
吴江知县
吴江将军
吴江将军
江南古桥
江南古桥
宗教寺庙
宗教寺庙
园林老街
园林老街
江城美食
江城美食
诗咏吴江
诗咏吴江
非遗文化
非遗文化
吴江方志
吴江方志
统计公报
统计公报
吴江大事记
吴江大事记
吴江进士
吴江进士
吴江院士
吴江院士
吴文化地名
吴文化地名
南怀瑾学堂
南怀瑾学堂
望族家谱
望族家谱
吴江土产
吴江土产
吴江方言
吴江方言
文学艺术
文学艺术
吴江通拍记队
吴江通拍记队
日期:
2019年09月16日 星期一
数字方志馆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吴江记忆 >> 名人轶事 >> 考据学家和方志学家──沈彤
考据学家和方志学家──沈彤
2019/5/7 0:28:05    作者:  朱建明 来源:  吴江通    【字 号:  】   点击量:558

  清代,是我国考据学(时称“朴学”)和方志学发展的重要时期。这一时期,涌现出了许多杰出的考据学家和方志学家,而能二者兼而有之的却很少,沈彤则是这一时期考据学和方志学的集大成者。

  沈彤,字冠云,又字果堂,康熙二十六年(1687年)出生于吴江县松陵镇。其曾祖是顺治十二年(1655年)进士沈自南。出身书香门第的沈彤,少年受业于学士何焯,后游学于张伯行、杨名时等名贤门下。沈彤读书发愤刻苦,熟读儒家经典和杂家著作,喜欢穷经问底,并将前人的各类学说贯穿其中,在折中之余寻找自己的独特见解,而且追求学以致用,以助解决生活中的实际问题。缘于性格不喜张扬,力求淡泊,因此虽饱读经书、学富五车,其才能也很少为世人知晓。乾隆元年(1736年),人到中年的沈彤被内阁学士吴家麒荐举为博学鸿词。这本是莘莘学子学而优则仕的一条快车道。然命运与沈彤开了一个不大的玩笑。由于奏赋于夜半到达,沈彤来不及成诗应考,遂不入选。

  仕途的失意,并没有给追求淡泊明志的沈彤带来很大的打击,相反,使他更加专心于学术研究。沈彤又因吴家麒荐举参加了《一统志》及《三礼》的编纂工作。书成后,沈彤被朝廷授予九品官职,然沈彤已无意为官,遂以父母年老为由坚辞不受,告归故里。在返回吴江途中,沈彤一路游山玩水。在齐鲁,他历游泰山、泗水、孔林、颜子墓;到南阳,登桐柏山,寻访淮河源头;到浙江,过钱塘江游山阴,登越王台,谒禹陵,访贺知章故居。告归游历途中,不仅使沈彤在美好景色中寻找着文学的灵感,文学功底愈加深厚,而且使他对历史类典籍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为他日后成为一位著名的考据学家和方志学家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北宋欧阳修曾对周朝礼制中存在的官多、田少、不给俸禄提出过质疑,并著书立说。后人多沿用其说,即使有所怀疑,也多摄于欧阳修的威名,不敢擅自发表自己的观点。沈彤因参与《三礼》的编纂,对礼制十分精通。在此基础上,他详细研究周制,撰写了三卷本的《周官禄田考》。该书积算十分精密,分《官爵数》、《公田数》、《禄田数》三篇,对欧阳修的学说进行了修正,被时人称为“其说自郑注、贾疏以后,可云特出”。随后,沈彤又撰成《仪礼小疏》一卷,从士冠礼、士昏礼、公食大夫礼、丧服士丧礼几个方面,对《仪礼》进行疏笺,修订旧学说中的谬误。从此,沈彤在考据学的研究上一发而不可收,他先后撰成了《果堂集》、《春秋左传小疏》、《尚书小疏》、《气穴考略》、《内经本论》、《释骨》、《保甲论》等巨著。其中,《果堂集》一书,总共十二卷,多是对古代经学的考订,如《周官颁田异同说》、《五沟异同说》、《井田军赋说》等篇都能引经据典加以考证,可谓严密至极。《保甲论》一书,影响也比较大,该书被后人吴德旋称为“最善”。

  沈彤不光在考据学的研究上建树非凡,而且在方志的编纂方面也取得了重大成就。除了上述参加《一统志》、《三礼》的编纂工作以外,他还给后人留下了两部承载吴江历史的县志,分别是乾隆年间的《震泽县志》和《吴江县志》。雍正四年(1726年),吴江县正式分析为吴江和震泽两县。乾隆九年(1744年)秋,沈彤应吴江知县丁元正和震泽知县陈和志邀请,在松陵书院(三角井东)辅助翰林院编修倪师孟,共同主持《吴江县志》和《震泽县志》的编纂工作。后来倪师孟身患疾病,难于坚持工作(后于乾隆十二年,即1747年病逝),实际上立纲目、举凡例以及组织开展编纂工作的重任,都落到了沈彤一人身上。一县析为两县,两本志书同时分开编纂,并且要做到“使两志可离可合”①,其难度是可想而知的。针对这一实际,沈彤建议:“今县与旧县全半不同。《吴江(县)志》于全县时之事与人,宜悉载。既分,乃列其属今县者。”②沈彤的观点得到了倪师孟的推崇,然吴江知县丁元正认为“断以地非断以时”③,因此沈彤只能采取折中的办法,《吴江县志》“于分县前之事与人,自赋役、官制外,并即今所存地编纂,而不悉载”。④沈彤苦心编纂,历时两年有余,《震泽县志》于乾隆十一年(1746年)成书刊印。该志连卷首共三十九卷十大类八十七篇,是震泽单独置县后的第一部县志。《吴江县志》也于乾隆十二年(1747年)刊印,全志共分五十九卷十大类九十七篇。因此,乾隆年间的《震泽县志》、《吴江县志》,习惯上被方家称为“沈彤志”。清光绪年间熊其英编纂的《吴江县续志》对这两本志书十分推崇,称赞道:“二志经纬分合有法,可为分邑修志者式。”由此可见,沈彤在县志编纂上,特别是针对当时一县析为两县的特殊情况编纂分邑志,是有所建树的。

  沈彤一生执著于考据研究和方志编纂,著作等身,并且许多著作都得到了官方的认可,也为后人留下了一批重要的文化遗产。他的《吴江县志》被称为善本,连同《周官禄田考》、《仪礼小疏》、《春秋左传小疏》、《果堂集》均被录入《四库全书》;《尚书小疏》、《释骨》也被存目于《四库全书》。

  值得一提的是,沈彤还是一个大孝子。吴江历史上,明代有吴璋万里寻母的掌故流传至今,到了清代,沈彤在尽孝方面也为官方及民间史册记载并称赞不已。沈彤的母亲去世后,他悲痛万分,痛哭不已,直至呕血。在京城供职期间,沈彤接到父亲患病的家书,忧心忡忡,连忙火速赶回老家探视。由于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到沈彤赶到家门时,父亲已经去世了。千里探父,结果在父亲临终前未能见上一面,沈彤认为自己大逆不道、有悖孝礼,因此嚎啕大哭五昼夜,随后为父亲守孝三年。守孝期间,沈彤几乎泯灭了自己原来的个性,做到日日不尝荤,夜夜不入寝。因此,熊其英的《吴江县续志》称之为:“彤性至孝。”

  沈彤一生经历了康熙、雍正、乾隆三代皇朝,乾隆十七年(1752年),即《吴江县志》刊印六年后去世,享年65岁,“私谥孝文先生”⑤。由于沈彤在学术研究上贡献卓越,后人永远敬仰、缅怀他,《清代七百名人传》和清光绪《吴江县续志》等书均为其专门立传,传颂万代。

  注释:

  ①②③④,引自沈彤的《〈吴江县志〉序》;

  ⑤引自熊其英编纂的《吴江县续志》“儒林”卷。

电话:0512-63016921  传真:0512-63016927
地址:苏州市吴江区松陵镇中山南路1979号 邮编:215200
吴江档案局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