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方志馆
数字方志馆
吴江党史馆
吴江党史馆
微信文章
微信文章
区况概貌
区况概貌
地方志书
地方志书
吴江名人
吴江名人
吴江记忆
吴江记忆
水韵吴江
水韵吴江
南社研究
南社研究
显宝大会
显宝大会
丝绸之路
丝绸之路
吴江影像
吴江影像
吴越纵览
吴越纵览
吴江档案
吴江档案
现行文件
现行文件
吴江年鉴
吴江年鉴
吴江知县
吴江知县
吴江将军
吴江将军
江南古桥
江南古桥
宗教寺庙
宗教寺庙
园林老街
园林老街
江城美食
江城美食
诗咏吴江
诗咏吴江
非遗文化
非遗文化
吴江方志
吴江方志
统计公报
统计公报
吴江大事记
吴江大事记
吴江进士
吴江进士
吴江院士
吴江院士
吴文化地名
吴文化地名
南怀瑾学堂
南怀瑾学堂
望族家谱
望族家谱
吴江土产
吴江土产
吴江方言
吴江方言
文学艺术
文学艺术
吴江通拍记队
吴江通拍记队
日期:
2020年05月31日 星期日
数字方志馆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吴江记忆 >> 名人轶事 >> 北厍“前葫芦兜五子”轶事
北厍“前葫芦兜五子”轶事
2020/5/11 0:06:05    作者:  査文荣 来源:  吴江通    【字 号:  】   点击量:1915

  “葫芦兜里景清幽,水面风来暑尽收。一叶扁舟随意泛,绿阴深处好勾留”。这是“后葫芦兜五子”之一的张农所写的《泛舟》诗。本篇讲的是“前葫芦兜五子”,他们是张农的曾祖辈。

  葫芦兜位于北厍南部,毗邻分湖,是典型的江南水村,河道四通,枫林红映,槲叶黄堆,村里有一小漾,两头浑圆,中间细细的,似一葫芦形状,据说是铁拐李将宝物抛落在此,便有此风景秀丽的葫芦兜小村落。

  明末,张维善自安徽歙县迁吴江北厍葫芦兜,其子孙承泉、晋卿、永嘉、永康世守耕业,至四世家道殷实,始涉足文艺,与当地文人颇有交往。五世祖紫山公对其子张孝嗣严以督教,孝嗣聪明好学,因慕分湖前贤张翰思鲈之情,遂号忆鲈,善绘画,尤工蝴蝶,故又号蝶憨。张孝嗣的五个儿子被后人称为“前葫芦兜五子”。

  张孝嗣长子张与龄(1796~1825),字芳遐,号杏初,秉承家训,十岁便能作诗,故孝嗣苏家港的好友朱容照有“堪夸小凤亦能诗”之句,将与龄比作稚凤清吟。与龄后勤攻举业,诗书画印亦无一不精,持家有矩薙,诸弟皆敬重之。与龄之母染疾,祷梓潼神像前,愿减自己的寿数以益其母。后得呕血病医治罔效,乃悉谢外事,闭户焚香,每晨起诵《金刚经》一卷,而以画终不肯废,曾曰:“吾心游于古人妙迹,胜服参苓也”。四年后竟不起,卒年29岁。张与龄刻《克复要言》等书以劝世,著有《十二碧琅轩诗抄》四卷。胜溪柳树芳闻与张与龄为忘年交,与龄谢世的前一年年末,张与龄赠送给伯父柳树芳梅花一盆。柳树芳喜莳花种草,家中紫藤被虫所蛀,异常叹息。见到盛开的腊梅花,如见友人的高洁之情。下一年当听到与龄英年撒手,满含痛惜之情写下了《悼张杏初》诗:“少年性不爱风华,淡远门庭处士家。一夜罗浮吹梦醒,清寒到死哭梅花。”

  张与龄之子张文睿,号元梓,在母亲的督教下,17岁中秀才,其性冲淡,不善言谈,天姿俊拔,对于史汉之书,洞窥其奥,为文高简浑厚,学者争相倾重,曾被黎里望族汝家聘为塾师。同治六年(1867)考取举人,七年中进士,便自镌一章名“丁戊联捷”(同治六年为干支纪年的丁卯年,七年为戊辰年,两年合称为“丁戊”)以志喜庆。后被任命为兵部武选司主事,因才非所用而弃官还乡,先后到震泽由页塘书院、芦墟切问书院执教。他埋头于学问,寒暑不辍,受过他教育的人大多功成名就,远近时人谈到做诗为文育人诸道,首推远梓先生。

  张孝嗣次子张修龄,字子逸,少为制举,喜集虚斋以为笔,有化工,复厌弃而读张仲景灵枢素问等书,建树殊深,在江浙一带颇具盛名。治一人大小溲,易位出曰得之大怂,醉饱清浊淆乱痛名交肠,以明矾腐衣裹吞,数十日痊愈。一村民周身肉出如锥,痛不能忍,张修龄谓此血壅,不急治则将溃浓血而亡,即以赤皮葱烧成灰以淋洗,饮以豉汤数杯而愈。一人寒热,四肢坚如铁,石击之如钟鸣,张修龄用茱萸木香等分煎饮之即愈。

  张孝嗣三子张益龄,字进元,又字仲仁,号子谦、碧萝主人,诸生。少而颖敏,父作画时,于旁细心观察,后所绘蝴蝶竟超过其父,有“张蝴蝶”之称,时人竞相觅之。能弹琵琶吹洞箫。张益龄家藏珍贵图书字画极多,曾藏有明代董其昌《天马赋》书法真迹一卷,每于遐日与同仁展卷玩赏。在同辈和年龄相当的朋友中,他与钱小敏、沈南一、殷兆镛、陆日爱、柳松琴等最为合契。他在《寄怀钱小敏》诗中云:“颇多乡关想,年年事远征。飘然仗书剑,劳矣此风尘。迹类飞鸿寄,诗能倚马成。遥怜刘阿士(谓松琴)契合极平身”。

  张益龄不但诗画兼善,其文赋亦脍炙人口,在题柳少湄的《花烛词》时有一小记,以赋的形式出现,读来朗朗上口,现节录于下:“暖炉令节,庆会良辰,遣陇西之羊车,圆河东之玉镜。一日千里,群夸柳恽多才,左史右经,共羡李彪有女。时则辉腾旖席,春暖青庐,岭梅与金鸭分芳,篱菊共玉卮一色。葭莩之亲毕集,缟纻之友咸来。燕贺联翩,鸿文络绎。或金声掷地,谱房中之雅章,或斑管生花,当帘前之贽币。固已琳琅满室,珠璧生辉矣。仆也谊附同岑,情切折简,馈之酒食,殊惭齐国滥竽,叩以词华,复愧楚郊哑鼓。搜兹枯腕,集厥芜词,或者楼上笙箫,不鄙无腔曲子,料得壁间歌唱,难描有脚阳春”。可谓大雅之才,妙思泉涌。

  张孝嗣四子张聃龄,字是龙,号李仙。张氏五子各擅一艺。与龄以画,修龄以医,益龄以文,太龄以制举业,而聃龄独以书称。他初学九成宫,继得力于云麾碑,每见古碑帖善,辄双钩摹之,纤毫不爽。尝谓:“临古人书,当相其笔势,揣其神理,如自己出,下笔乃有冥合处”。每有名人墨迹,零缣寸纸,藏而宝之。亦擅做诗,洒脱尘氛,时作性灵语,虽工诗者无以过之,家藏钱箨所绘松画一幅,聃龄题以长诗:“长松搀天龙起立,云气绕身鳞甲湿。芝兰在根石在旁,谁欤写此钱侍郎。不多着墨韵有余,苍秀在骨非形模。古来画松数张操,双管生枯一齐好。毕宏卫偃各染奇,品题屡见老杜诗。箨翁学术通儒通,余艺亦复超凡庸。其人其诗足不朽,以画寿友友斯寿。即今祖泽留奇赏,画里松年亦增长。连朝阴雨催春残,卷帘谡谡天风寒。临风展画坐相对,恍有涛声落烟翠。”

  乾隆时,黎里周元理官至工部尚书。其曾孙周兆勳(字隽夫,又字少裳,号广文)肆力于学,自经史诸子汉魏以来文赋诗词无所不涉,尤酷嗜文辞,一日不涉其事则窘然不乐。有志于捐田赡族,达千有余亩。虽出乎大族,朴素如寒儒,故乡邑士大夫均喜与之交。张聃龄与他相交亦深,两人讨论诗词娓娓不休。周兆勳著有《红蕉馆课艺》并征集阴陟文制艺镂版行世。当时老师宿儒均以大器期之。道光三十年五月,竟以染微疾而卒,年仅三十四岁,黎里镇上万余人,不管老壮贤愚,贩夫走卒,皆叹息泣下,既数月而不止,群相讹言,以君为成神矣。吴江陈福畴为其撰写《广文周君少裳传》,张聃龄为之书丹。由于张聃龄书法上乘,诗词隽美,众多画家均请他题诗。他题有顾觉芗的《蒹葭秋水图》、顾小洲的《绕屋梅花图》、《题西泉小影》、《题读书图》等。曾题《拥炉图》诗五首,其中一首:“苦寒天气逼残年,故纸生涯各弃捐。笑我有炉偏不拥,日烘冻墨写春联。”所以,张聃龄去世后,友人陆曦叔写了《挽张李仙》诗,诗云:“断绡残幅暗生尘,满纸龙蛇笔有神,凄绝蚬江同听雨,对床今夏向何人。”

  张孝嗣五子张太龄(一作泰龄),字季生,号小憨,又号筱庵,著有《十二吉祥相书屋诗稿》。北厍大港上柳清源之子柳以蕃(字价人,号子屏)是张太龄的学生,尝授经黎里周氏红蕉馆,与张文睿为兄弟交,曾写《立秋前一日偕穆仲丈被酒张元之(文睿)斋中赋赠》诗,诗中谓张太龄师:“因含吾师老羁泊,破书残剑益萧条”。原来,咸丰年间江南发大水,葫芦兜张家五子萍飘到雪巷等地,张太龄、张聃龄寄迹沈家,帮助沈懋德刊书校订。当时正值咸丰之乱,青浦陆日爱避居芦墟、赵田、雪巷等地,张太龄则热情相招,所以陆日爱作《酬小憨留别绝句》:“分干十里碧无际,蓑笠烟波作钓徒。此日输君乡梦稳,散人漂泊尚江湖。”另《赠小憨》:“怅触愁怀拨不开,荆枝憔悴肺肝摧。槎枒撑腹书千卷,磈磊浇胸酒一杯。人在芦中呼欲出,诗从天外忽飞来。相逢莫漫轻离别,不识此身晤几回。”

  道光二十九年,洪水泛滥,田庐飘没无数,金泽等地尤为严重,都抚既奏请发币赈灾,又劝乡民量力而捐。张太龄好友陆日爱奉母命输捐若干,夜襄事亦力。陆母沈太恭人系雪巷沈翠岭之胞姐,是年正欲作七十大寿,遇此天灾,陆母道:“幸生太平七十年矣,未尝睹此灾也。”咽絮而鲠,吞泥而哇,遂撤寿宴,移所费以资赈贫户。至冬复施襦絮。寿宴是没有办成,陆日爱即请娄县姚建木(春木弟)以纪徽美,并请在姑苏的好友陈克家作序,于是亲戚乡党与旁县士友咸做诗词志庆。陈梦琴、张鸿卓、金朴夫、陈子松、沈人杰、陈洪诰、柳兆薰、费实甫、沈曰富、徐茹芗等纷纷题诗,便汇成了一册《寿萱集》。张太龄作《陆母沈太恭人七十大寿》诗二首,其中一首:“婺星辉映苎溪红,锦幛云屏想象中。八咏名门娴德象,一堂和气蕴庞鸿。桂兰能博慈颜喜,鞶帨全蠲世俗风。贱子疏慵迟菊卺,谨将蔓语志葵衷。”诗中洋溢着对陆母的崇敬之情。

  纵观“前葫芦兜五子”,他们虽各擅一技,但他们在同“分湖派诗人”如郭麐、郭骥、陈梦琴、柳清源、柳树芳、许竹溪等的密切交往下,秉承张氏懿德,能融会贯通,故诗、书、画、印、琴在他们身上得到了综合的体现,对“后五子”产生了极大的影响,所以能够有像张农、张贡粟、张季让等饱学爱国志士绍继,从而孕育出一代女杰张应春,高级工程师张季仁、高级统计师张君燕、清华大学教授张福范、音乐家张希仁等,从而延续葫芦兜张氏的文脉,成为分湖的一道灿烂的风景线。

电话:0512-63016921  传真:0512-63016927
地址:苏州市吴江区松陵镇中山南路1979号 邮编:215200
吴江档案局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