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方志馆
数字方志馆
吴江党史馆
吴江党史馆
微信文章
微信文章
区况概貌
区况概貌
地方志书
地方志书
吴江名人
吴江名人
吴江记忆
吴江记忆
水韵吴江
水韵吴江
南社研究
南社研究
显宝大会
显宝大会
丝绸之路
丝绸之路
吴江影像
吴江影像
吴越纵览
吴越纵览
吴江档案
吴江档案
现行文件
现行文件
吴江年鉴
吴江年鉴
吴江知县
吴江知县
吴江将军
吴江将军
江南古桥
江南古桥
宗教寺庙
宗教寺庙
园林老街
园林老街
江城美食
江城美食
诗咏吴江
诗咏吴江
非遗文化
非遗文化
吴江方志
吴江方志
统计公报
统计公报
吴江大事记
吴江大事记
吴江进士
吴江进士
吴江院士
吴江院士
吴文化地名
吴文化地名
南怀瑾学堂
南怀瑾学堂
望族家谱
望族家谱
吴江土产
吴江土产
吴江方言
吴江方言
文学艺术
文学艺术
吴江通拍记队
吴江通拍记队
日期:
2020年05月31日 星期日
数字方志馆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吴江记忆 >> 名人轶事 >> 陈去病名号考释
陈去病名号考释
2020/5/11 0:42:05    作者:  李展 查文雍 来源:     【字 号:  】   点击量:2603

陈去病先生一生使用过的姓名、表字和别号共有20多个。这些名号,有的是母亲所取,如“庆林”“佩忍”;有的是朋友所赠,如“法忍”;更多的则是他自己所取。最近发现,陈去病的南社入社书的姓名一栏是这样填写的:“陈去病字病倩号佩忍别号巢南”,不过这不是陈自己的笔迹,而是柳亚子帮助填写的,“病倩”为字,“佩忍”为号,似乎有误,应当是“佩忍”为字,“病倩”为号,有待进一步查考。几乎所有的名字与别号都用来发表过文稿,象“去病”“巢南”就发表过很多文章写作了大量的诗词和信件。有的笔名偶然一见,象“柏儒”;有的笔名使用时间很长,象“去病”“巢南”,分别从1903年与1907年起用直到去世。“南史氏”“有妫血胤”,专门发表有关南明史实与揭露满清蛮夷的文章;“镜中观弈客”“东阳令史子孙”分别为小说《莽男儿》和《张苍水二百二十六年周忌祭发文》而设。综观这众多的名号,特别是用作笔名的,都有深意,值得玩味,不仅体现了作者的个性气质,更隐现着去病先生的思想与向往。下面,本文对陈去病先生取名因由、寓意等方面略作考证并说明。

庆林

庆林是陈去病的初名。同治甲戌年农历二月初三(公元1874321),陈去病尚在母亲腹中,父亲陈允升不幸病逝。母亲悲痛过度而成疾,于六月底赴苏州就医,七月初一(公历812)陈去病出生于苏州娄门内平江路庆林桥旅馆,因此取名庆林。光绪廿三年(1897),以陈庆林署名在《实学报》上刊载《兴西学必先正名说》。

佩忍    

佩忍是陈母所取。母亲倪太夫人是倪瓒后裔,略通文墨与书画,儿子5岁时,亲自督教,8岁时又选用《史记》《汉书》所载忠孝节义明体达用及经世文篇,且教且诵。倪太夫人看到儿子“性情躁急,负气慷慨,便取大苏氏能忍之说,使之佩服,遂字‘佩忍’。后遇旧病复发,即警之曰说:‘汝又忘佩忍乎?’”(上海古籍出版社《陈去病全集》之《陈去病年谱》第6) 。倪太夫人告诉儿子,苏东坡为人坦白直爽,不过性格往往流于急躁火爆,苏夫人观察后出言警告,东坡接受了夫人的忠告,深知忍耐二字的重要。此后,陈去病深深铭记“佩忍”二字。1903年后,撰写《淀湖小志序》《淀湖小志凡例》《淀湖小志·忠义表》等文稿,都以吴江陈庆林佩忍署名。

汲楼  

光绪廿四( 1898)年,陈去病用陈庆林汲楼署名在《农兴报》发表了《江震物产表》并叙例。汲楼,也作“伋瘘”,与此相关的笔名还有“拜汲”。陈去病自小熟悉汉代人物,武将崇敬霍去病,文臣敬仰汲黯。汲黯汉武帝即位时为谒者,此后先后任荥阳令、东海太守、主爵都尉,位列九卿,刚正不阿,多次当汉武帝面直谏,时人称之为“汲直”。陈去病深为折服,不仅取汲楼为笔名,还将“汲楼”和“拜汲楼”,取为周庄镇老宅的斋名,一则出以敬慕,二则用以警策自身。1901年陈去病将自己28岁前所作之诗辑为《拜汲楼诗稿》,此稿后来散佚殆尽,1922年,搜罗遗稿仅得十多首,以《东江集》编入《浩歌堂诗钞》。

去病  

去病是陈佩忍为自己所取之名,并凭此名世。早在光绪九年(1883)10岁的陈庆林在母亲的指导下读《霍去病传》,渐生“策马中原,上嵩山、登泰岱,观日出入,浮于黄河,探源积石之志,或更逾塞出庐龙,度大漠,寻匈奴龙庭,蹑屩狼居胥山,骧首以问北溟而后快”((上海古籍出版社《陈去病全集》之《陈去病年谱》第8)之愿。31岁那年,陈庆林留学日本,1903420日,陈去病修书一封《给同里教育会友人信》信中写道:“霍去病曰:‘匈奴未灭,何以家为?’夫霍氏当汉隆盛之朝,御塞外飘忽之寇,与今时局,难易判然,而尚发此慷慨义愤壮烈激切之言,此其气象何等雄迈?其公德何等恢廓?况生当叔季,时值沦胥,强俄瞰北,英啖于西,法日图南,德据东海,匪我族类,实逼处此,瓜分之惨,行将实验,使霍去病遭此,不知其当若为何痛心?拼与一决。”((1903430日刊于《苏报》,引自上海古籍出版社《陈去病全集》之《陈去病年谱》第35)于是毅然宣布,改名“去病”,从此以后,誓将以霍去病为榜样,担负起华夏兴亡的重任。

醒狮

记得法国拿破仑对英国赴华使节阿美士德说过一句名言:“中国是一头睡狮,当它醒来时,全世界将为之震动。”1903520日,陈去病以醒狮为笔名在《新民丛报》上发表了《警醒歌》:“警警警,白祸燃眉鹿走铤。醒醒醒,庞然巨狮勿高枕。奋奋奋,伟大国民莫长病。兴兴兴,舍身救国为牺牲。”音节短促,铿锵有力,振聋而发聩,唤醒中国这头睡狮,的确是当务之急。陈去病以醒狮为笔名,在《新民丛报》上还刊登过《题<黑奴吁天录>后》和《读史三首》等诗歌。

                                                                         

季子

季子是陈去病参加同盟会前使用的笔名。季子,春秋时代吴国风云人物季札,是吴王寿梦的少子,又称公孙丸与季子。此人深黯政治、外交和礼乐,高风亮节,历史上将他与孔子并列,称为“南季北孔”。 早在少年时期,陈去病就深为季札的诚信、礼让与睿智所折服。1897年他《江行杂诗》有句云:“鱼龙呼啸水奔撞,百万蛟鼋怒未降。独有东吴陈季子,烈风雷雨过长江。”(上海古籍出版社《陈去病全集》第一册第10页《江行杂诗》其二)刚刚20出头的陈去病称自己为陈季子,可以想见他对自己的期待。

1903625,在《江苏》第四期署名季子发表著名文章《革命其可免乎?》,文章开头就是:“有父妫氏憮然慨息,情焉累欷,以敬谂于我同胞四万万黄帝之胤曰:呜呼!革命其可免乎?”当时,陈去病认定革命潮流势不可挡,他准备跻身其间,事实是他终成辛亥革命的弄潮儿。

垂虹亭长 

垂虹桥是吴江松陵最为著名的长桥,始建于宋,最长时有72孔,留下了诸多历史名人的众多歌咏与文章。1904821日、24日、26日的《警钟日报》 ,陈去病发表《论戏剧之有益》,后又刊于《二十世纪大舞台》第一期杂志,署名都是“垂虹亭长”。1909年秋,自作小传,名《垂虹亭长传》,从此以垂虹亭长自号。曾请人镌刻过多方“垂虹亭长”印。

大哀     

光绪十六年(1890)开始,陈去病着手乡邦文集的搜集纂辑,精考细订,包括残碑断碣中有关的文化史料都尽量搜罗。其间,明末抗清英雄夏完淳的一曲《大哀赋》深深扣动了他的心弦。当年,夏完淳就义时年仅17岁,陈去病此年也正好17岁。于是他就有意以“大哀”为笔名,撰写文稿。现在能够见到使用此名发表的文章,最早在1906年的《复报》《民报》和《民权素》上。陈去病身处清代末世,一次次反清起义一次次的失败,与夏完淳所处时代在形式上相当类似。陈去病的“大哀”,决不是为一己之哀,一家之哀,大哀者,哀国家社会之哀。

东阳令史子孙

陈去病以东阳令史子孙为号,撰写过一篇《张苍水二百二十六年周忌祭发文》,这里牵涉到两位姓张的抗清英雄。

一位是张苍水,名煌言(16201664),字玄著,号苍水,浙江鄞县人,南明重要抗清将领及诗人,南明时任兵部尚书,兵败被俘,断然拒绝清政府的招降,在押解途中,写下了许多传诵后世的诗篇。赴杭州弼教坊刑场时,他面无惧色,赋《绝命诗》一首:“我年适五九,偏逢九月七。大厦已不支,成仁万事毕。”拒绝跪地受戮,最后坐而受刃。张苍水的诗文大多在战斗生涯里写成,其诗质朴悲壮,充溢忧国忧民的情思,陈去病深为折服。19061024日,陈在浙江新安江上为这位抗清英雄作226年周年忌辰纪念,所作祭文以“东阳令史子孙”署名,正式发表于1906年《复报》第九期。

另一位就是东阳令史张国维(15951646),字玉笥,浙江东阳人,因称张东阳,明朝末年先后任江南十府巡抚、兵部尚书。清兵入关,张国维誓师抗清,宁死不降,从容赴死。后人在苏州虎丘山建造了张国维祠作为纪念,苏州习惯称之为“张东阳祠”。陈去病十分敬仰张东阳,因以“东阳令史子孙”为号。190746日,陈去病与高天梅、朱少屏、刘三、沈砺5人,自沪赴苏州游览,专门拜谒张东阳祠,种下了南社于此成立的因子。19091113日,陈去病、高天梅、柳亚子等人组织的南社,首次雅集于苏州虎丘张东阳祠。

有妫血胤

有妫血胤这一笔名主要使用于辛亥革命前夕。

取此笔名大有深意,标榜陈姓乃黄帝后裔,华夏正统,与满族蛮夷泾渭分明。《汉书》卷九十八《元后传》:“黄帝姓姚氏,八世生虞舜。舜起妫汭,以妫为姓。至周武王封舜后妫满于陈”。 周武王灭商建立周朝,追封先贤遗民,将舜帝后裔妫满分封了河南开封与安徽亳州之间一大块土地,国号陈,武王还将女儿元姬嫁给妫满,让妫满奉守舜帝的宗祀,妫满死后,谥号陈胡公。此后,妫满后裔均以封地陈为姓,后人口繁衍,列入中国第五大姓。 “有妫血胤”,“有”是词头,没有实义,“血胤”,即血统,也就是说:妫氏血统的子孙后代。陈姓源于妫姓,换言之“有妫血胤”的意思是陈氏血统的子孙后代。显然陈去病颇以自己为陈胡公的后裔而自豪。

有妫血胤作为笔名,最早使用于19046月,在上海出版《清秘史》上下两卷,上卷有《满州世系图表总序》《满州世系表》《满州世系图》《二百四十年间中国旧族不服满人表》《满州职官前后异名表》等。书中将《兴中会首领孙文谋起兵于广州》列入年表,堪称文字首创。当时同盟会尚未正式建立,这是自发的反清排满之举,陈去病思想激进,有胆有识,堪称革命的先知先觉者。成为同盟会会员之后的陈去病,这方面的宣传更是不遗余力。19064月,以有妫血胤成《烦恼丝》一书出版,此书主要记述汉族,特别是江南民众为了剃发蓄辫而斗争的史实,揭露满清政论的残暴与血腥。此后,以此笔名撰写并发表的文稿更多。1907年,作《明清最初之交涉》《清初赫图阿濑四祖考》《南关北关考》《明清递嬗之往迹》四篇长文,汇集成《奴祸溯源》一书。1908524日,陈去病、刘三在杭州祭扫张煌言墓,哭吊南明永历皇帝,又以有妫血胤写成《永明皇帝殉国纪实》,叙述永历在云南被清军杀害经过,其中《明清最初之交涉》,还有《徐锡麟传》等篇幅分别在同盟会会刊《民报》上发表。宗旨相当明确,是对同盟会“驱除鞑虏,恢复中华”纲领的积极宣传。

巢南 南史氏 南公  

陈去病倡导结社,得到柳亚子、高天梅、朱少屏等人的赞同,1907815日,在上海成立神交社。1908112日,陈去病与柳亚子等人再次聚饮,又结文社。陈明白指出:“(神交社和文社)藉文酒联盟,好图再举。”(上海古籍出版社《陈去病全集》第六册《陈去病年谱》105)此后将缔结全国性的社团。这一时期,陈去病特喜“南”字,他从古诗“胡马依北风,越鸟巢南枝”句中,拈取“巢南”二字,改名为陈巢南,发表文稿偶尔也用“巢南子”为笔名。当时,陈作有《图南一首赋别》,其中:“图南此去舒长翮,逐北何年奏凯歌。……补天填海千秋事,莫便伤春赋绿波”,显然,“图南”是为了“逐北”。这与他稍后对南社的解释完全一致:“南者,对北而言,寓不向满清之意”。他的红颜知己徐自华汇编《忏慧诗集》,陈作有《题忏慧诗集》二首绝句,第二首云:“天生风雅是吾师,拜倒榴裙敢异词。为约同人扫南社,替君传布廿年诗。”由“巢南”而“南社”,尽管南社尚未成立,不过南社之名已在陈的心中酝酿成熟。

南史氏,是陈去病为了激励反清排满的民心而取的笔名。陈在辛亥革命前数年,致力于南明史研究,以南明的抗满斗争激励人们的抗清情绪。所谓南明,是从公元1644年即明历崇祯十七年甲申五月三日弘光帝监国南都起,到公元1683年即明历永历三十七年癸亥八月十三日, 汉奸施琅入东宁,延平幼王朱克爽出降为止,共计40年。研究历史从来都是为现实服务的,南史氏是陈去病为了激励民族反清排满的情绪而取的笔名,撰写了许多文稿,后来汇集成《明遗民录》《百尺楼脞录》等书。

南公,从南史氏又有笔名南公。1911年陈以南公署名在《大汉报》连载发表文稿,129日《不肖哉!孟氏之裔》,1216日《借外债与购德械》,1224日《悼徐锡麟对联》“君死我为传,往昔神交殊可念;汉兴胡已灭,而今素愿已能偿”等。

病倩        

1909年春,陈去病患血丝虫病住进上海同济医院,治疗半年有余,返回周庄调养,没有多少天,旧病复发,再次住院治疗,到10月份,身体终于恢复,可惜一足跛瘸,取别号病倩。191011《中国公报》在上海创刊,陈去病发表《病倩词话》,推崇龚自珍,批评常州派词人,赞美词学史上以姜夔为代表的“清空”一派。19111211,在《大汉报》以病倩署名发表《满虏今昔之比较》;191347,于《民立报》署名病倩发表《清明日之感念》;1913420,以病倩于《民立报》发表《洪述祖丑史补遗》。

1920年,陈去病47岁,自号“病骥老人”,病倩的“倩”,是古代男子的美称;骥,良马,令人想到曹操“老骥伏枥,志在千里”之义。由此号,不难想见,陈去病不服老,仍然想有一番作为。二年后,孙中山以广州陆海军大元帅名义下令北伐,亲自赴韶关督师,陈去病得到消息,马上奔赴韶关行幕,中山先生任陈为大本营宣传主任。由于一腿微瘸,行动不便,友人辛卓人赠以一柄越南犀杖,去病兴奋地奉赠两绝,其中第二绝云:“由来青兕属君家,角杖磨成许触邪。胜似东坡筇竹好,尽陪笠屐到天涯。”(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陈去病诗文集》145页《辛卓人招饮,并以越南犀杖见贻,奉酬两绝》)杖策从征,豪情满怀。

柏儒

柏儒一名隐含着师承杏庐先生风范,寄寓自身操守的诸多深意。陈去病一生,除了母亲这位启蒙老师之外,终身只拜过一位老师,就是苏州诸杏庐先生。光绪十五(1889)年,陈去病16岁师从诸杏庐先生,学业日益进步。1892年冬,陈去病与沈绥之二生,拜谒杏庐先生,留在师门4天,期间游历了崇远禅院,禅院内有元代朽庵僧手植古松,庭外则有一株朽庵僧所植古柏,一松一柏两相对应,雨露共披。陈去病有感而发,作了《松柏行 呈杏庐夫子》,赞美松柏之高洁,又以松柏之位置比拟诸师与自身,深得杏庐先生嘉许。其中有:“松耶柏耶且犹然,抚松柏者思流连,松兮根柢实牢固,柏也节操容未紧。托根既与贞松近,要在一气相斡旋。斯则松也揭苍冥,柏亦赖以全其天。畴云松之为梁栋,而柏仅成桷与椽。”去病喻杏庐先生为古松,自比翠柏。诸师对此诗有评语云:“比似得体,足征沆瀣一气,体格自然超脱,无斧凿痕。”(上海古籍出版社《陈去病全集》第一册第7页《松柏行呈杏庐夫子》)这是陈去病留存下来最早的一首诗,此后陈三次追记诸师与此诗,一在庚子八月(1900),二是己酉(1909)仲冬,三于壬戌孟冬(1922)东南大学教授任上。杏庐先生谢世后,陈去病在《诸杏庐先生墓碑铭》内,再次感叹“对松柏之苍然,叹哲人其安放”,始终不忘师哲的风范与教诲。

陈去病追慕诸杏庐先生的道德风范,有松在前,以柏自比。民国建立,陈去病在《民权素》等刊物上以“柏儒”之名发表文稿,柏儒,也作“伯儒”,又以谐音作“百如”。至今,中国历史文化名镇同里将有“杨柳松柏”四位名儒,即杨千里、柳亚子、金松岑和陈去病。

   

镜中观弈客

镜中观弈客是陈去病撰写小说所使用的一个笔名。1915年秋,距王金发被难仅仅2个月,陈去病的一部26章的小说《莽男儿》就已问世。陈在此书的“凡例”中说:“书中所称之莽儿,既确有其人,为一篇之主,即其他诸人,微特事实显显,在人耳目,而其名号亦大略相符,不甚隐讳。”小说中的黄金凯即王金发,陈无为即陈其美,张枚伯为章太炎,唐守先即汤寿潜,项酋伯即刘光汉,吴紫瑛即吴芝瑛,祝绍康即竺绍康,徐词华即徐自华。“是书虽系小说体裁,确乎可信其为文游戏之笔,容不得一毫党见。然茫茫宇宙,觉此十数年来之扰扰,莫不隐约流露其中。则小说也,即目之为信史也,亦无不可。”“是书材料,比从极有价值之名人诗文杂著中参考得来。绝无时下杜撰及牵强附会之弊”。(上海古籍出版社《陈去病全集》280页《莽男儿》凡例)陈去病写作此书,袁世凯及朱瑞正在台上,侦骑四出,文网重重,他冒着生命危险,隐于芦花荡中,奋力走笔,没等写完,友朋争相传抄,于是草草脱稿,马上付印。署名为“镜中观弈客”,此书此名,可见陈去病的勇气与才气。

  

勤补学人,勤补老人 

1929年,陈去病将自己的书斋命名为“勤补斋”。关于勤补斋,陈去病作过一篇《勤补斋铭》并附有一篇叙。他说自己某晚做了一梦,来到一处堂屋,上置“勤补”匾额,好象是曾国潘的手迹。醒后,就将自己的书斋命名为“勤补斋”。后来有人问他,是不是取勤能补拙之意。他却模棱两可地回答:“唯唯否否。”接下来,陈去病说:“夫勤以补拙,拙诚可免矣。然而拙之外者,宁遽无当补者在耶?”(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陈去病诗文集》350页《勤补斋铭并叙》)原来,在他看来,拙需要补,还有更多的需求也必得要补。这个时期,陈去病将精力倾注于教育学生与钻研学问方面,他认为自身“忝膺教授,其阙盖亦多矣,……及今而补所学与其能,犹或可以教授于一时。”他认为只有勤学,才能对自身有益,对学生无愧。由此,自称勤补学人、勤补老人。

                                                  

上面谈了陈去病十多个名号,此外还有老纳、无名、病禅、天放,以及南社社友苏曼殊对他的专称法忍和姚鹓雏在《江左十年目睹》中的影射名陈佩韦等。

一般落笔的东西都经过思考,取名号更是经过深思熟虑,可以说是缩龙成寸的艺术。这些名号,隐含着大量的历史信息,如果将这些名号按照时间顺序排列起来,那么不难看出陈去病先生思想发展的轨迹。如果细细咀嚼去病、巢南、醒狮、有妫血胤、南史氏、大哀、东阳令史子孙这些名号,那么不难窥测这位辛亥革命风云人物慷慨激昂的内心世界。

附记:本文引录的陈去病印文,录自浩歌堂藏《巢南印谱》,共计28枚,由陈去病后裔珍藏,特此感谢。

电话:0512-63016921  传真:0512-63016927
地址:苏州市吴江区松陵镇中山南路1979号 邮编:215200
吴江档案局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