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
2023年01月27日 星期五
数字方志馆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百年南社 >> 柳亚子 >> 析廖仲恺 与南社柳亚子的情缘(二)

析廖仲恺 与南社柳亚子的情缘(二)

2015/3/19 20:52:00    作者:  曾景忠 来源:     【字 号:  】   点击量:3481

二 廖仲恺的诗词散文

作为新南社的成员 , 廖仲恺先生文学造诣很深 , 擅长诗词创作。这是他与南社和柳亚子结下情缘的另一基础。

廖仲恺虽出生于美国 , 但国学基础甚厚。因其父廖竹宾民族意识强 , 廖仲恺幼年时 , 其父让他白天学英文 , 晚上念私塾 , 随陈向甫先生学国学。回国后 , 他 “入大馆”, 从梁缉嘏攻读国学 , “鸡鸣即起 , 孜孜研究经史策论。各书无所不窥 , 所学如宿儒 , 诗词文艺无不精妙 , 并傍及美术 , 字尤秀雅”。赴日本留学归国后 , 他曾参加清廷举办的留学生科举考试 , 中法政科举人。可见他具有坚厚的国学根柢。正因为此 , 廖仲恺的诗词辞章才有可能那样典丽秀美。

廖仲恺曾将自己的诗词编为《双清词草》。现在《双清文集》收入廖仲恺的旧体诗词约五六十首 , 数量不多 , 但品位较高。廖氏部分诗词为思乡念亲 , 酬友题画之作 , 咏志感怀 , 委婉细腻 , 也不乏“松柏励初志”, “苦自莲心甘自萄”。这样咏述砥砺高尚品性的铿锵词句

廖仲恺的诗词作品 , 典雅秀丽 , 韵味隽永。如写日本箱根山 : “万古青 (一作苍)山头尽皓 , 鬓发初斑 , 未许侪年老。簇簇枫林秋更好 , 红深印入人怀抱。”写自芦湖看富士山 :“排去屏山开面影 , 十里湖光 , 供作临妆镜。腻粉凝脂宫样整 , 亭亭玉立秋空迥。”其题画诗作描摹景物 , 生动活现 , 维妙维肖。如一首题花鸟画的诗写道 :

夜来风雨 , 一枝依旧繁华去。红情绿意聊将与 , 剩水残山 , 犹有双栖处。逐浪随波朝复暮 , 夭桃也自含羞顾。借问情深深几许 ? 七七成行 , 梦里还痴语。诗句熔铸了画意 , 更加生态活现。

廖氏诗词寓情于景 , 情景交融 , 意蕴真挚深沉。如 1922 年 9 月 , 他为联络革命同志 , 与何香凝等东渡赴日舟中所写《虞美人》一词 :

兰舷百尺凭都遍 , 目送吴江远。白鸥追逐口呢喃 , 欲问海波何处漾深蓝 ? 山形水势随舵改 , 日上孤云碍。画舡付与载鸳鸯 , 不载秋风秋雨惹神伤。

词中抒写离国时的恋情别绪 , 尽量乐观前瞻 , 以排解对革命曲折的忧烦。有的词作不乏生动谐趣。如他贺侄女新婚的《千秋岁》一词中“璧合成双美 , 阿娇归学士”;“劳月老 , 不辞红线牵千里”等句 , 情真意挚 , 妙趣盎然。

廖氏诗作中也有反映军阀统治下人民生活残破凄凉境况的。如《青玉案 (泉州途中纪见) 》中写到 : “除却冬青无别树 , 颓垣断井 , 荒烟蔓草 , 凄切城乌吁 !”《黄金缕(抵海安有感) 》一词中 ,则写到青壮年当兵离乡别妻 , 和农民不愿毁坏庄稼种植鸦片的情景。该词写道 :

五里长桥横断浦 , 不度还乡 , 只度离乡去。剩得山花怜少妇 , 上来椎髻围如故。冉冉斜阳原上暮 , 罂粟凄迷 , 道是黄金缕。彩旆红旌招展处 , 几人涕泪悲禾黍。

廖仲恺毕竟主要从事革命的政治活动 , 很少闲暇从事诗词创作。只有一次例外。那是 1922 年 6 月 , 陈炯明叛变孙中山炮轰总统府前后。陈炯明赚骗廖仲恺去惠州 , 途中廖在石龙即被陈部押解到石井兵工厂囚禁。他被囚禁期间连写近二十首诗词。陈炯明叛变 , 并炮击总统府 , 使他愤懑 , 使他忧虑。他在这些诗中 , 嗟叹“魔障满人寰”,“妖雾弥漫溷太清”; “鼠肝虫辈唯天命 , 马勃牛溲称异才 ; 物论未应衡大小 , 栋梁终为蠹虫摧”。他觉得 :“险阻已备历 , 缧绁曾何奇 ?”他担心的是 :“珠江日夕起风雷 , 已倒狂澜孰挽回 ?”他一心系念着革命事业的前途。对于个人的生命安危置之度外。他写道 :“躯壳本是臭皮囊 , 百岁会当委沟壑。”他准备就义 , 写下了《留诀内子二首》、《诀醒儿、承儿》。诗中写道 : “后事凭君独任劳 , 莫教辜负女中豪。我身虽去灵明在 , 胜似屠门握杀刀。”“女勿悲 , 儿勿啼 , 阿父去矣不言归。欲要阿爹喜 , 阿女阿儿惜身体。欲要阿爹乐 , 阿女阿儿勤苦学。”“人生最重是精神 , 精神日新德日新。”他视死如归 ,毫不怯懦。他叮嘱妻子儿女 , 要做女中豪 , 勤苦学习 , 首重精神品德。他希望他们继承其革命遗志。这是何等大义凛然 !

廖仲恺留下的文字 , 除诗词外 , 大量的是论著、译作、公牍、函电、命令、演说 ,纯粹的散文不多。但他的文章充满着浩然正气。文中那严密的逻辑条理 , 令人信服 ; 那生动形象的比况 , 引人入胜 ; 那排山倒海的气势 , 如行云流水 ; 那明白晓畅的语言 , 如笔走龙蛇。

即便是在他的议论文中 , 也到处可见文学笔触。请看他《帝国主义侵略史谈》论文中论述孙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时写道 : “比如医生看病 ……倘若我们中国没有毛病 , 那三民主义就不会定出来了。但我们中国是有毛病的 , 孙先生才定出这三民主义来。三民主义实是救我们中国的良药 , 而且那药还能起死回生的。孙先生认定中国的病症 , 来定三民主义来救他 , 即如医生对症来发药一样。”这种譬况何等自然贴切 , 生动易懂。他论证妇女解放的道理时写道 :“国民的一半 , 是女子合成的。国家里社会里一半的任务是女子担负的。女子的地位和他的境遇 , 影响到他的精神上、道德上、体魄上、心理上是很大的 ……再由他的任务影响到男子 , 到社会全体、国家全体 , 象投一块石头下水 ,他所起的波澜自然一个个扩张到满池都是这个波澜为止。所以女子解放这个问题 , 就是国家、社会、男子解放这个问题了。”廖仲恺论证理论问题 , 这样深入浅出 , 形象具体 , 充分显示出他的文学表达才能。

廖仲恺的散文写作 , 就更加酣畅淋漓 , 文采飞扬了。请看他所撰《佛山金鱼堂族谱序》中一段话 :“四千年专制帝王之国家 , 尚可以改革之 , 而为全民所共有 , 天下事第知沿袭前人之故步 , 而不思改良 , 以谋方便与利益 , 则今当仍然穴居而野处 , 茹毛而饮血 , 安有所谓悦口之膏梁 , 安身之厦屋乎 ?”这寥寥数语即将凡事均需改良改革才能不断进步的道理 , 理喻如此透彻 , 而且语句文采弈弈 , 字字铿锵。其国学修养 , 文字功底于此可见一斑。




电话:0512-63016921  传真:0512-63016927
地址:苏州市吴江区中山南路1979号 邮编:215200
吴江档案局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