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
2024年06月12日 星期三
数字方志馆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诗咏吴江 >> 清前中期 >> 过吴江有感

过吴江有感

2015/2/9 19:48:00    作者:  吴伟业 来源:     【字 号:  】   点击量:3343

 

 

《过吴江有感》是清代诗人吴伟业途径吴江时作的一首五言律诗。诗约作于康熙七年(1668)春,吴伟业应友人吴琦之邀请从家乡江苏太仓往浙江吴兴,途经吴江。由于当时因战乱和繁重的苛捐杂税,乡村破产、百姓逃亡的现象比较常见,故作者有感而发。

这首诗的前两联写吴江城外之景及心中的感受。后两联写吴江城内见闻及诗人的感想。抒发了作者身遇乱世的悲凉。这首诗在写景抒情中,巧妙的叙事,全诗按照时间先后依次描述,层次分明,语言生动、凝练,含蓄。

 

【作品原文】

落日松陵道,

堤长欲抱城。

塔盘湖势动,

桥引月痕生。

市静人逃赋,

江宽客避兵。

廿年交旧散,

把酒叹浮名。

 

作品注释

松陵:指吴江。

堤:指吴江县长堤。《大清一统志》记载:长堤在吴江县东……界于江湖之间,明万历十三年重筑,长八十里。

塔:吴江东门外方塔。

桥:指吴江城外利往桥,又叫长桥,共有八十五孔。引:长。

交旧:老朋友。

把酒:拿起酒杯。 

 

作品译文

日落时在松陵道上前行,长长的江堤围绕着这座古城。

塔影在湖水中随波浮动,长桥牵引出一弯新月出生。

街市寂静无人皆因逃税,江宽见不到客船都在逃避官兵。

二十年间故友旧交多离散,端起酒杯感叹这身外浮名。

 

作品赏析

这首诗扣住吴江的地理形势和有关的历史事件,巧妙地融写景、叙事、抒情为一体,寓意深刻,感慨良多。

此诗上半部分描写吴江自然景色,首联所说松陵,为吴江旧称。吴江县城东南旧有一条长堤,界于松江与太湖之间,蜿蜒八十余里。诗人走在黄昏的吴江道路上,远远望去,这堤好像要抱住整座县城一样。一个字,把长堤拟人化了,不仅形象生动,而且写出了它对吴江县城护拥偎倚的情态。首联是对吴江的远眺,颔联两句,则由远而近,进一步作具体刻画。第三句所说的,原在吴江东门外的宁境华严讲寺内,共七层,高十三丈,形方,故名方塔。方塔在湖中各处均可看见,而其自身位置又是固定不变的,这就仿佛湖势在围绕着方塔移动。第四句所说的,一名垂虹桥,俗呼长桥,东西百余丈,多至七十二孔,中间有垂虹亭;前临太湖,横绝松陵,湖光海气,荡漾一色,旧称三吴绝景。由于桥身很长,所以有一种似乎淡淡的月痕是由它牵引而生的感觉。两句抓住当时吴江最具特色的景物,做了典型的概括描写。诗中有塔有湖,有桥有月,动静相宜,交相辉映,组成了一幅空明清旷的图画。同时,颔联这两句除了写景之外,实际上另有某种深刻的寓意蕴藏在内,与颈联相呼应。

颈联市静人逃赋,江宽客避兵,这两句为全诗关键,它描写了吴江在赋税重压、战乱摧残之下的萧条景象。市集沉寂,是由于百姓忍受不了重敛苛征,被迫逃亡;江面空阔,是由于行客为了躲避兵火战事,隐身遁迹。这的萧条景象,一方面和前面同样开阔,另一方面却又使得原来的秀丽景色整个地为之黯然,蒙上了一层凄清惨淡的色调,从而产生了对照鲜明的艺术效果。再结合颔联塔盘桥引两句。所谓湖势动,即可以视为写自然之景,也可以看作是对颈联的逃赋避兵的人间风波的一种形象的暗示。所谓月痕生,则在写景之中隐寓清兵南下之意。月属阴象,因而在古代诗词中往往用来比喻外族。如清初著名女词人徐灿的《踏莎行》即云:碧云犹叠旧山河,月痕休到深深处!这里的碧云典据梁朝江淹休上人怨别》诗:日暮碧云合。意思说当时的南明小朝廷虽然已经日薄西山,但毕竟还在坚持;月痕则指清兵,希望它不要消灭南明。吴伟业和徐灿是同时代人,并且还是儿女亲家。他作《过吴江有感》时,明朝政权已经彻底覆亡,所以一开头写的就是落日而不是日暮;因此颔联中的月痕生,也同样应是暗指清兵到来,而颈联的避兵,由此也不显得突兀而出了。如此,全诗的结构脉络便可一目了然。首联总起,概括吴江形势,点明时代背景;接着一分为二,颔联、颈联由暗而明,既是写景,又分别暗示了清兵南下、人民离散。最后,诗又合二而一,归结为故国沦丧,交游零落,身世凄凉,唯有感叹而已的悲凉情怀。

尾联廿年交旧散,把酒叹浮名,这里的廿年不一定是确指,它可以包括清兵南下至写作此诗这二十余年的时间。字承上文二字而来,人逃”“客避,故友自然也都离散了。这句虽然说得较虚,不过,此中仍有故事可稽。明朝既亡,许多爱国文士相率结为诗社,遁迹林泉,砥砺气节,暗图匡复。顺治七年(1650)开始出现的吴江惊隐诗社,在当时尤为著名。吴江的吴炎潘柽章,昆山的顾炎武归庄等人,都是它的主要成员。康熙二年(1663),庄廷鑨明史案兴,清王朝借机大搞株连,屠戮遗民志士,惊隐诗社亦被迫停止,吴炎、潘柽章也惨遭杀害,顾炎武曾做诗文吊之。而吴伟业同他们都有交往,因此,廿年交旧散云云,大概正是有感于这一事件。至于把酒叹浮名,则是吴伟业本人的身世之感。他在明朝少年高第,前程似锦,而明亡以后,由于浮名太盛,被迫出仕清廷,晚年才得以回乡家居。浮名之累人如此,反不及故友们或死或遁;名节不堕,令诗人深为叹息,借酒浇愁。

纵观全诗,前半首写过吴江,是叙事;后半首写有感,是抒情。然而,抒情之中,兼有叙事。首联落日,诗人离吴江还较远;颔联月痕生,渐渐接近吴江;颈联市静,表明已经上岸;尾联把酒,则是住下之后发现交旧散,才对的。全诗按照时间先后依次描述,层次分明。因此,后半首既是写有感,又是续写过吴江。同样,前半首的落日月痕生,暗示了明朝的覆亡、清兵的入侵,所以,它既是写过吴江,又是预写有感。可见,在本诗中,叙事与抒情,过吴江有感,已经达到了相互渗透、不可截然分割的地步。

                                                                                                                     

作者简介

吴伟业(16091671)字骏公,号梅村,江苏太仓人。崇祯进士,官至少詹事,明亡里居,清顺治十年(1653)被迫出仕,任秘书院侍讲,迁国于监祭酒,三年后丁嗣母忧南还,居家而殁。在明朝他以会元、榜眼、宫詹学士、复社领袖,主持湖广乡试,辅贰南雍,为海内贤士大夫领袖,名垂一时,但生不逢时,命途多舛,仕明而明亡,不愿仕清而违心仕清,成了两截人,丧失士大夫的立身之本,遭世讥贬,深感愧疚,诗歌成了他的寄托,感慨兴亡和悲叹失节是其吟咏的主要内容。

电话:0512-63016908  传真:0512-63016927
地址:苏州市吴江区中山南路1979号 邮编:215200
吴江区档案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