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
2024年04月14日 星期日
数字方志馆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百年南社 >> 南社名录 >> 蔡真

蔡真

2024/2/5 3:37:45    作者:  来源:     【字 号:  】   点击量:4207

 黎里古镇,自清代乾隆开始,到咸丰年间,蔡姓被排进了“周陈李蒯汝陆徐蔡”八大姓之末。蔡氏一族人丁兴旺,家大业大。至今黎里镇上完好保存着5条以蔡姓为名的弄堂,东南西北中各一条。他们各以一个堂号为标志,南蔡家弄是承裕堂,北蔡家弄是执经堂,中蔡家弄德星堂,西蔡家弄荣肇堂,东蔡家弄正义堂。

正义堂东蔡家弄属于后起之秀,那是一个庞大的建筑群落,始建于晚清,改建于民国,面阔五开间,纵深达八进之多,占地面积1780余平方米,典型的江南水乡绅士宅第。那深达80余米的陪弄特别气派,黎里镇上的陪弄一般宽1左右,可东蔡家弄宽1.6以上,为的是让轿子直接抬进抬出,这条陪弄是由蔡真改建的。

东蔡正义堂民国时期的主人蔡真(19001938),字冠雄,也作观邕,号石彊先生,室名拊蕉桐馆。东蔡有子女7人,只有蔡冠雄为男性。冠雄自小聪明伶俐,性情恬静,酷爱读书,深得东蔡族人的厚望。正义堂就在著名的黎川八景“中立晚眺”附近,这里的市河最为宽阔,黎里镇上达官贵人和宦游回乡者大多由这里的水路进镇,因此这里称为“官塘上”。耳濡目染的蔡真,从小就立下了干一番事业的勃勃雄心。民国时期,黎里一度分为黎东镇和黎西镇,1929年至1934年,冠雄出任黎东镇镇长。在任期间,有一年山东涌来了千余难民,拖儿带女的,散居杂处,沿街乞食。如何处置这大宗难民,安排他们的生活,是个非常严峻的题目,弄不好会激生事变,为害社会。蔡真与农学家倪慰农一合计,难民中大约有四百来个青壮年,组织他们开挖黎里市河,凡开河的每人每天供应一升白米,领一元纸币。黎东镇一段挖好后,又挖了黎西市河。几个月下来,太平无事,难民叫好,当地百姓也叫好。黎里几个头面人物,专门制作了“正义堂”匾额敲锣打鼓送到蔡宅。

蔡冠雄酷爱书画金石,一手十七帖写得出神入化。至今吴江博物馆留有蔡真的墨宝多幅,有扇面有屏条更有对联。他的草书取法大得王右军的神韵,兼有怀素影子,提按顿挫,纵横开阖,收放自如,线条刚健绰约,节奏强烈,布白一气贯通。结体很少出现连绵体势,但字与字之间顾盼生姿,行间血脉相连,朱墨灿然,飞动流利,悦目而提神。蔡真又笃嗜印人之术,故而自号“石彊先生”,他以当时名家黄、陈、邓、赵为阶梯,追摩秦汉,融汇金文。于1929年出版印集《拊蕉桐馆印存》上下二册,柳亚子、金松岑、胡适、李根源、郑逸梅等人作序撰跋。印谱一出,蔡冠踌躇满志,好评如潮,众多的文人墨客都争着一睹为快,有了名望,也有了一定的经济收入,这时天天高朋满座,四方客人闻风而来拜访。可是繁盛的表象之下,阵阵的喝彩声中,蔡氏的内囊也全部拿出来了,这应了当地的一句俗话,“空芯罗卜皮好看”。1934年底,因为地方势力的倾轧,蔡冠雄卸去了镇长之职。

蔡冠雄原配黄词传女士,夫唱妇随,恩爱相得。遗憾的是,结婚仅仅一年,1925年春,黄词传女士难产而死。对此柳亚子先生有《十四年五月,和蔡冠雄悼亡》一诗,诗前一段序文描述了这一对好鸳鸯:“前岁自吴门返梨花里,于轮船上见俪侣一双,如兰苕翡翠,婉娈相依,询之知为冠雄蔡君与词传黄女士,心识之弗忘。”爱妻逝去,对于蔡真的打击非常之大。1926年,蔡真续了弦,接下来的10年中接连生了5个子女,每天柴米油盐酱醋茶,世俗的开门七件事,再也没有和谐的琴瑟了。这时蔡真负债累累,难以向人诉说寻求救助。原本深得冠雄信任的两个人都不在了,一个柳亚子,由于国民党右派武装搜捕而出逃至日本,后定居上海,另一位是亲舅舅顾悼秋,已经去世,蔡真默默地忍受着。1937年,抗战爆发,地方治安不宁,债台高筑的蔡冠雄不时为各种债主催逼。国事家事都无可为,真正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了,最后蔡真终于无法排遣而以服毒自杀来解脱,年仅38岁,正值书法篆刻的黄金时期。

蔡冠雄的书法深得柳亚子赏识,自从轮船上相遇之后,蔡频频登上赐福堂拜会亚子先生,冠雄很想参加南社,可惜南社、新南社的活动已经停滞。1924年年初,南社湘集在长沙成立,这个团体名为湘集,实际上是一个全国性的组织,它的成份主要是守旧复古的,不过不少爱好写作旧诗的读书人也都参加了。出于对南社的向往,更出于对文学的爱好,冠雄参加了南社湘集。

电话:0512-63016908  传真:0512-63016927
地址:苏州市吴江区中山南路1979号 邮编:215200
吴江区档案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