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
2024年06月15日 星期六
数字方志馆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百年南社 >> 南社名录 >> 柳搏霄

柳搏霄

2024/2/13 3:28:46    作者:  来源:     【字 号:  】   点击量:135

柳搏霄(18881928),一名冀高,字北野,别号栗庐,柳亚子从弟,亚子叔父柳无涯长子,出生于分湖西北的北厍大胜村,1898年随父移居周庄。早年秉承高祖父柳树芳倡导的“有福读书”之家风,饱读诗书,博学多才,有理想有抱负。大胜与周庄接受启蒙教育之后,进上海徐汇公学就读,辛亥革命后毕业,返回周庄以教书为业。1917年,南社社员王大觉首倡,柳搏霄、朱云光、朱汝鈺等一起成立正始社,宗旨与南社一脉相承,相当于南社在周庄的分社,出版过《正始社丛刻》一集。192012月,柳亚子抵达周庄,拜访叔父一家,逗留七天,邀请陈去病、王大觉及夫人凌惠孃、叶楚伧、费公直,还有从弟柳搏霄、柳率初等欢饮于周庄贞丰桥堍迷楼酒家。柳亚子有“当时周庄文人雅士尝集中卖浆家曰迷楼者,酣歌、痛饮,穷日夜忘返,予弟率初则刻其诗为《迷楼集》行世矣!”(柳亚子《学习词典序》)1923年,柳亚子、叶楚伧等组织新南社,提倡民族气节,引纳世界新潮流,柳搏霄与柳率初兄弟俩一起加入,积极宣传新思潮、新文化。

柳搏霄兴趣十分广泛,琴棋、书画、摄影、乐器、昆曲、体育,无不通晓,尤其偏爱搜罗金石。平日里,搏霄注意搜罗吴江著名篆刻家杨澥(17801850)所刻的印章。搏霄知道柳家高祖古查公柳树芳(17871850)与杨龙石是莫逆之交,杨龙石为柳树芳手治不少印章,通过这些印章,可以窥见柳氏一族的历史与掌故。正如搏霄在《栗庐藏印·自序》中所述:“先世多藏书,考据江乡文献者每资焉。披卷之余,兼事搜罗金石,而于古人印章尤其偏嗜,见有佳品必力致之”,“费子一瓢(费公直,号一瓢)尝为予走吴市索龙翁篆刻,初无所遇。一日,而杨澥刊石满冷摊矣。费子归语,相与拊掌,复不禁累欷竟日矣。”“合以家藏高祖古查公所遗杨聋翁(杨澥晚年自号老聋、聋子)精刊数十方,并之,殆不下数百。”

1924年秋,搏霄赶赴黎里赐福堂,会见堂兄柳亚子。搏霄在堂兄书斋磨剑室内看到了珍藏有年的柳氏祖上的一批印章,“留连抚视,若不忍舍”(柳亚子《栗庐藏印序》),在黎里居住几天后,搏霄向兄长亚子说,他想将印章钤拓成印谱,亚子一点头,搏霄就囊括而去。次年春,搏霄再次来到黎里,拿出《栗庐藏印》上下两册,外加一册《磨剑室藏印》。对此,柳亚子有一段回忆:“1925年乙丑春,(搏霄)复顾余梨湖寓邸,出手拓栗庐藏印册见畀。朱墨灿然,精密异恒。余大喜过望,置酒赏叹。酒过半,弟离席陈词谓:此生已矣,心雄体弱,蒲柳先零,恐早兄而填沟壑,此累累者,正不知谁属?顾结习犹存,未忍遽归兄赵璧也,顷贡印拓,尽力瘁矣。他日将以累兄,兄肯挂延陵之剑乎?”(柳亚子《栗庐藏印序》)拓印之后仅仅三年,搏霄弃世而去,年仅41岁。搏霄在日,希望亚子兄能够出版印谱,可那时柳亚子忙于国事,颠沛流离,亡命东瀛,出生而入死,无暇顾及。不过,柳亚子始终没有忘记《栗庐藏印》,“一九四九年己丑春,自香岛抵新都,偶发旅箧,此印册俨然在,颇谋影印,俾广流传。两更寒暑,贫病交逼,愧未遑也。鲁翁有言,藏故人遗墨,如握火在掌,热不可耐。盖惧负敬礼定文之誓耳。朋旧犹然,矧在昆季!余虽穷窘,终将节衣缩食以赴之。天日在上,弗渝斯言!……一九五零年十一月十有六日凌晨八时从兄亚子挥泪书此于首都之鸥梦圆簃。”(柳亚子《栗庐藏印序》)遗憾的是,直到1958年柳亚子撒手西归,仍没能了却这一夙愿。20079月,搏霄的孙女柳鎏、孙子柳新著、柳新生三人终于将此《栗庐藏印》影印出版,总算可以告慰搏霄、亚子的在天之灵了。

《栗庐藏印》共收古印25颗,颗颗有边款,最多的有45字,朱墨灿然,醒目怡神。最早的一颗是刻于乙亥,1815年;最晚的是丁未,1847年。《栗庐藏印》搏霄总共手拓二部,各上下二册,一部由堂兄柳亚子保藏,自己留下一部。柳亚子先生身边的那一部,1963年与其他藏品一起捐赠给了中国革命博物馆,搏霄保留的那一部,后来由搏霄之子惠礽捐赠给吴江黎里柳亚子纪念馆。《栗庐藏印》是研究柳亚子先世的重要文献,也是学习杨澥篆刻艺术的范本。

电话:0512-63016908  传真:0512-63016927
地址:苏州市吴江区中山南路1979号 邮编:215200
吴江区档案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