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
2023年01月27日 星期五
数字方志馆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名人望族 >> 吴江知县 >>  >> 李凤鸣

李凤鸣

2022/11/28 3:29:15    作者:  来源:     【字 号:  】   点击量:4683

李凤鸣  天启五年(1625)任。字冈甫,号阆瀛,福建安溪军籍人,祖籍福建晋江。万历四十六年(1618)戊午科举人,天启五年乙丑科余煌榜三甲38名进士,授吴江知县。他自小聪明伶俐,但不合群,作文或二百余字,或上千言,总不符合考功名的要求。十几岁起参加考试,每次都能拿到第一,且为人诙谐又善谈。

他初到吴江时,正好东厂来捉拿周宗建。因为周是魏忠贤的死对头,许多人都避之不及,惟有他怀揣百金去给周送行,没想到被锦衣卫横敲竹杠,他只能想法从别的途径来帮助周宗建,

吴江的徭役繁重,尤其是漕粮的北运和南运更是辛苦无比。为了逃避北运,瞒报财产的富户不在少数,有的甚至挤入官宦、孝廉、士子行列而享受免役特权。久而久之,徭役簿册越来越不准。他不徇情不避怨,设法搜罗证据,终于理清头绪,重新编定役册,使得孰重孰轻一目了然,并请赵士谔作《吴江新编役册序》。

以后,他调任应天府(今南京)府学教授,又调往户部,管仓漕,清查马料。之后因为借星座变化来影射朝廷而获罪,经再三辨白才得以出狱。书法学钟繇、王羲之丝丝人扣,下棋喜欢走怪步,深究天文地理,辨字校书从不马虎。著有《未瓿言》《燕游》《据梧谈略》。乾隆《吴江县志》卷1955,乾隆《安溪县志》卷6711

 

熊开元(1598-1676)崇祯元年(1628)任。字玄年,号鱼山,本为湖北天门人,母亲怀他时被逐出家门,回到娘家嘉鱼县陆溪口生下他,遂人嘉鱼籍。万历四十五年丁巳(1617)取秀才第一,四十六年戊午科成举人,天启五年(1625)乙丑科余煌榜三甲175名进士,七年任崇明知县。在任期间,他清除恶势力白棒手几十人,惩处首恶,余皆宽释,使社会安定。调查核准土田,以税额3000石支援辽东军饷,减免原额9000多金。有时告状人的挤满公堂,他从容不迫一一加以判定。崇祯元年调吴江时,崇明的父老请求挽留未获成功,只好为他立去思碑。

过去,衙门里的开销都出自县库,管库的库吏从中得到了许多好处。他到吴江后,下令把库吏的非法所得全部拍卖后还进库里。他革除各项进贡,重新慎重选用库吏,出入库都有严格章程,谁也不敢违反。他清理出全县隐瞒的田亩数以万计,米数以千计。上司用“廉能”两字来称赞他。

调运漕粮的漕卒历来十分蛮横,稍有不遂心意就吵闹不止,一定要得到满足才罢休。他在征得上司同意后,利用机会约束他们的行为。曾经披星戴月亲自给上粮的力夫发筹码,到天大亮时就结束兑粮,从中节省粮食损耗达五成。过去,凡是往外调运漕粮折款达万金的县官都有回扣。他认为,这是漕卒吵闹的根源。他如数把回扣赠送给漕卒,使他们很受感动。

为了防止盗寇,各县都招募勇丁进行操练,因而增加了许多开支。他让不值班的吏胥参加操练,这样不仅节省财力,而且随时可以将这些人派上用场。

他经常对下面的人讲,治理一个地方,首要的是注重农桑水利,至于婚姻、田地纠纷这些小事,有声望的老年人出来讲几句话就能解决问题,没有必要上大堂,刑讯实际上是把人当作砧板上的鱼和肉。他坚持让老百姓休养生息,凡是有诉讼到堂就立刻裁决,绝对不留下什么尾巴。

崇祯元年(1628),他在县治西为御史吴焕母范氏立完节升闻坊,在黎里全真道院为朱天麟(字游初,平望人,官至南明永明王东阁大学士)读书处立进士匾。二年,大修县学,重建龙门,移建崇圣祠。他知人善任,所提携和向上推荐的人都成为了名士。诸生孙淳(孟朴)、吴?(扶九)、吴允夏(去盈)、吕石香(云浮)、沈应瑞(圣符)刚开始成立复社时,他为他们写了《从社制艺序》。在成化十七年(1481)辛丑科会元赵宽的故居前为其重立会元坊表。邻县的士子风闻他的为人,纷纷前来投奔,都成为其门生。太仓张溥(字天如)来访,他将张迎至邑馆。张溥率应社加入复社,并举行尹山大会,盛极一时。他曾聘士修《吴江县志》。

乌镇与吴江相邻。湖州府同知每到乌镇,总要借口追捕逃犯,到这边来骚扰。他去函劝告同知,反而被对方斥责为蔑视法律。他回敬说:“您是尊贵的客人,在我们这里有公干,只要通报我们的上司就可以了。上司下文来,我们一定会尽力去办。现在你的公文在哪里?”说得对方哑口无言。他将此事报告上司。通过与湖州方面交涉,纠正了这些胡作非为的行为。

崇祯四年(1631)六月,他人京述职,被选为吏科都给事中。皇帝派太监王应期到关外宁夏巡察军马场。他上疏极力反对,没有被采纳,反而降职行人司。右佥都御史、巡抚王化贞在天启二年(1622)正月广宁(今辽宁北镇)的失守中负有主要责任,被定下死罪一直关在狱中。与王同时关在狱中的还有兵部尚书兼右副都御史熊廷弼。熊当时提出的防守广宁策略没被王采纳,以致失守。张应时等心怀叵测地为王请功,假惺惺地要替王去死,还提出或者让王戴罪立功。他上疏驳斥他们的无稽之谈。他说,王化贞家财逾万贯,每当朝审时,家里人就买通许多市井少年,令其向熊廷弼投掷砖瓦石块,企图造成老百姓痛恨熊而为王打抱不平的假象,以此来迷惑皇上。现在,张应时等竟然还在为王化贞开脱,请立即处决王化贞。他的奏章得到皇上重视,王化贞被正法。

当时有规定,没有完成赋额的官吏不得参加考选。给事中周瑞豹是先参加考选而后完赋的,因而被贬调出京。皇帝下诏,凡是类似周瑞豹情况的要一律处分。崇祯四年(1631)闰十一月,他上疏“平天下有道,得则简,不得则烦,恳力除苛细”,触犯龙颜,以“吴江征赋不及额”为由,与御史郑友元等三人降二级调出京。他没有去赴任,而是告假归里。十三年起用为山西按察司照磨,十四年人京为光禄寺监事,十五年迁行人司左副司。

以后,受过降职处分的官员纷纷得到升迁,唯独他没有人提起。听说光禄寺丞出现空缺,他很想谋得这个位置。一天,碰到朝廷首辅周延儒,还没等他说话,周就说另外有事匆匆离开。他认为周是借故回避,大为不满。

崇祯十五年(1642)闰十一月,李自成从西南面逼近北京,清军从东北、东南进逼。崇祯皇帝一筹莫展,五日下诏要听听官吏和百姓的意见,只要报名,当天就可在会极门召见。他想出出对周的恶气,第二天就报名。皇帝在文昭阁接见他。他说要讲军事机密,皇上便屏退左右,只留下辅臣在旁边。他不敢当面讲周的不是,只好讲一通军事就退出来。因恶气未出,他于十九日再次请求召见。这一次,他斗胆当着周的面,指责辅臣们人浮于事,互相攻讦,败坏朝纲;敌入已进关40多天,未见处分哪个督抚,这都是官官相护的结果。而且这些人调动频繁,吏部都在袖筒里操作(犹今日之暗箱操作),没有一点文字记载。就这一点,周延儒确实吓出一身冷汗,连忙说正在抓紧补办手续。由于大理寺卿孙晋、兵部侍郎冯元飚、大理寺丞吴履中,尤其是礼部郎中吴昌时(是熊在吴江时选送上去的)的劝说和开导,他再也没有当面弹劾周延儒。

清兵未被打退,崇祯皇帝下令锦衣卫把左都督卫帅骆养性(开元同乡)下狱。骆素与周延儒有隔阂,便在狱中控诉周的不是。前后两个人弹劾周,皇帝认为背后必定有主使者,便下令对骆严刑拷问。十二月初一日,骆供出主谋是开元。二十三日,熊被廷杖80后下狱,又被罚戍边。

另外一种说法是熊开元先于骆养性入狱。熊开元是和姜埰因为进谏事人锦衣卫狱的。二人入狱时,骆养性在锦衣卫指挥使任上。一天晚上,已过二更,小太监持皇帝御书来,让结果二人的性命。骆在御笔下附奏说:“言官有罪,应当明正刑典。现在陛下让我趁夜杀二人,天下人不会畏惧陛下之法,而会害怕臣衙门的刑罚,所以臣不敢奉诏。”也许是同乡的情谊,由于骆的斗胆抗旨,皇帝只好作罢,熊和姜因此拣了条命。

熊开元受到如此严厉处罚,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早先,兵科给事中方士亮弹劾密云巡抚王继谟、参政钱天锡。不久,巡抚御史孙凤毛弹劾给事中杨枝起、廖国遴,说他们为天锡拉关系,开元面奏圣上是这二人指使的,想让邱瑜秉政、陈演为首辅。御史李陈玉也一口咬定是这么回事。因为开元已被削籍,就不加追究。皇上让孙凤毛说明情况时,凤毛已死。凤毛的儿子到殿上喊冤,说是枝起、国遴毒杀他的父亲。于是杨、廖二人和天锡被削职下狱。因为接替王继谟的人还未到,王得以暂且留任。

崇祯十六年(1643)六月,周延儒罢官,很多人都想为开元解脱,甚至有的提出用钱来赎徒刑,但朝廷不允许。第二年正月,他被放逐到杭州。三月,李自成进北京。五月,福王朱由崧在南京登基,他正寓居吴江,召为吏科给事中,因母丧未赴任。

清顺治二年(1645)五月十五日,清兵攻下南京,熊开元走避湖州。闰六月,唐王朱聿键在福州即位,召他为工科左给事中。七月底,清军进湖州,他走孝丰(今属安吉),登天目山。八月人安徽,九月到绩溪。十月十四日至建阳(今属当涂),得病,二十四日晋升太常寺少卿。十一月七日改任行在都察院右佥都御史,二十日抵达福州洪塘,二十七日授随征东阁大学士行在都察院左副都御史,权理院事。

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他认为朱聿键不是贤明君主,成不了气候,便几次请求卸任,但总得不到批准。

顺治三年(1646)八月底,清军攻占汀州(今福建长汀)。他就隐居在庐山、衡山间,削发为僧,法名正志,法号蘖庵。他自小受记于天如和尚,参觉来生大师,在吴地当官时曾入(常熟)三峰藏室。削发后,他接受弘储法师的邀请到苏州灵岩寺仔细钻研佛学7年,才正式归宗佛门。常住安徽休宁县仰山。康熙十三年(1674),至九华山。十四年,驻锡吴江华严寺很长时间,又到周庄永宁庵。吴江沈高陵赠以诗云:“空门阅尽几沧桑,独对寒云卧竹床。百炼身存心铁石,万言书在字风霜。前朝文献征遗老,一代天龙护法王。士女争来瞻瑞相,拈花还是旧河阳。”他还到过三峰、兴济、潮音诸寺。无论在哪里,他都不上堂,先后编著《示众语录》《蘖庵别录》《戒法》《圣恩寺志》以及《鱼山疏稿》《鱼山剩稿》《壬癸罪状》《年谱》等。十五年,自仰山还吴,游西碛山,圆寂于花山,葬于黄山丞相原。康熙三十四年(1695),江苏巡抚宋荦在苏州虎丘东塔院建姜熊祠,祀明姜泻里、熊开元。《明史》卷258,潘柽章《松陵文献·献集》卷15,《明季北略》卷80,乾隆《吴江县志》卷8、23,乾隆《天门县志》卷14,嘉庆《黎里志》卷3、5,道光《平望志》卷首,《吴门表隐》卷8,同治《苏州府志》卷27、134、139,光绪《顺天府志》卷99,费善庆《垂虹识小录》卷3、4,民国《崇明县志》卷10,《江苏省通志稿·职官志》卷10,《江苏省通志稿·人物志》卷3、109,陈去病《五石脂》,新编《嘉鱼县志》。《明清进士题名碑录索引》注一说江西金溪人,误。姜蜾(1607-1677),字如农,山东莱阳人,崇祯四年进士,仕至礼科给事中,明亡后隐居苏州颐圃(又称敬亭山房),着僧服,不问世事30年。宋荦(1634-1713),字牧仲,号漫堂,河南商丘人,顺治四年(1647)应诏以大臣子列侍卫,官至吏部尚书,康熙帝誉为“清廉为天下巡抚第一”。姜泻里(1583-1643),字尔岷,号汉州,莱阳人,仕至礼科给事中,崇祯十六年守东城,清兵攻陷力战死,恤赠光禄寺卿,谥忠肃。
电话:0512-63016921  传真:0512-63016927
地址:苏州市吴江区中山南路1979号 邮编:215200
吴江档案局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