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
2024年04月20日 星期六
数字方志馆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名人望族 >> 吴江知县 >>  >> 易可久

易可久

2017/10/31 22:04:18    作者:  来源:     【字 号:  】   点击量:4272

易可久  嘉靖四十五年(1566)任。字德卿,号凤坡,江西宜春上林乡槎村人。嘉靖三十七年戊午科举人,四十四年乙丑科范应期榜三甲138名进士,授吴江知县。自小才思敏捷,雄踞当地词坛。嘉靖元年,由宁王朱宸濠在南昌建于正德十四年(1519)的阳春书院由抚州移建至东湖,称东湖贡院。落成后,遍征楹帖。当时,他正以株连系于南昌狱中,上呈帖日:“号列东西,两道文光直射斗;帘分内外,一毫关节不通风。”当事者惊叹不已,将其释放并加礼致厚馈。

他在吴江任上时,督学周某来考核学子。嘉靖二十五年(1546)吏部尚书周用的孙子周献进考场时,与看门的发生误会,还未等周献分辩,门子就将他扑倒。气愤之极的周献在试卷末尾写了一首打油诗,戳到了督学的痛处。督学下文到吴江,要治周献的罪,周献躲了起来。易可久知道周家的底细,不便亲自出面,便请昆山知县王用章把周献的哥哥周辑符抓起来,以引周献出来。后来,辑符知道抓他是易可久的主意。这样~来,易倒有些害怕。为了息事,他对周献的父亲周式南(号养室)讲,只要找一个与周献相貌接近的人顶替,稍微受点皮肉之苦,就可以应付过去。

正在此时,周家又发生管家杨奎和手脚不干净的女佣王氏卷财逃跑、被巡逻兵抓住的事。馆僮金珊把事情通报给周家。因为周献的事情正处于关键时刻,周家仅把杨奎关起来,并没有送官。没想到刚过一个月,杨奎便死了。杨父认为是金珊害死了自己的儿子,要把金送官究办。式南向易讲明事情的原委。易说:“律条上规定,仆人有过错,处死不为过,何况是这样引起的。”于是他出面,让杨父把儿子的尸体领回去,埋了算了。这样一来,式南对他更是感恩戴德,逢人便讲他的好话。

一天,他到周家拜访,正好式南外出,惟有账房先生与朋友在下棋,吆五喝六,声音震天。他认定式南在家,是故意回避他。回到衙门后,他便拿出金珊的案卷,在原来批的“准息”二字前加六个字“人命重情难以”,又把杨父找来,更改讼词,将金珊下狱。隔个把月,看看没什么动静,他就让亲信王遵对金珊讲:“你这件事,不拿出个一二千金,后果不堪设想。”式南听说此事后,认为易知县了解事情的底细,不会有什么大事。王遵探到消息后,马上向他报告,还添油加醋说:“周公对此事极为不满,准备到外面去宣扬,说你在这件事情上出尔反尔。”由此,他对周家更是颇有成见。

式南请易的同年陈某出面说情。他回答说:“上面正在核实13桩案子,这是其中之一,怎么可以随便结案。”式南着急,赶到松江,请周用生前的好友、少卿徐存斋想办法。此时,正好御史张某刚到松江。通过徐的关系,张接见了式南,并进行了安慰。从松江回来后,式南向陈某讲起在松江的情况,并说:“没想到此公(指易)身材短小,手倒伸得老长,其貌不扬,却心狠手辣。”陈又把这些话传到易那里,从此双方结下怨仇。

隆庆四年(1570)春天,御史张某将到吴江巡视,推官胡某先期到达吴江。式南备礼去拜访,两个人谈得很投机。易认定他们是在商量怎么算计自己,便让王遵把式南抓去,关在邮亭里。他一心要把周氏置于死地,认为目前杨奎的案子还不足以要周氏的命,便收买一批无赖闯入周家抢掠,临走时还放一把火,并放出风说,这是积怨太深犯众怒的结果。

他认为,如不让周家彻底完蛋,一旦死灰复燃起来,其能量是不可估量的。他便私底下把自周用以来周家的佃户召集起来,煽动说,周家的300亩田产完全是靠武力弄到手的,责令佃户写退租契。他还按27年计算,周家共收租8400石,折银4200两,以此充公。周家与佃户已有三十来年关系,从来都是客客气气的,没有发生过一起争吵的事情。因此,此举遭到佃户们的反对。

抢劫火烧周家、将周氏财产充公,接连发生的两大灾难,并没让周家倒下。他决定还是从杨奎案子下手,于是硬说周家手脚不干净的女佣没有偷,卷走财物不是盗,逃跑也被说成并没有跑,甚至连仆人的身份都让他给否了,把病死硬说成是殴打致死。事情被他越弄越大,有声望的王文肃、徐存斋、吴仰峰、钱秀峰等出面抚恤杨家,他不予理睬。长洲、吴县的知县来说情,无论是苏州、常州府的推官提出轻赎还是重赎的办法,他都一概不听。甚至上面出来干预,他也只当没那回事。他离任后,推官顾某推说没立案、没报上来、不清楚,一直拖到万历九年(1581)三月,式南病死狱中。崇祯元年(1628)任吴江知县的熊开元评论此事时说:“将百其趾如虺,百其口如瘖。虽坐死矣,宁必挺与刃,乃能杀人哉。”“伤哉,一身禄位几何,而杀无罪知名之士。”

尽管他对周氏的处理上公报私仇有失民望,但在吴江还是很有政声的。他遇事敢为,不畏强御,使得豪右收敛、士民畏而爱之。在任五年,调金华府推官,政清刑平,选拔的学生都是有用之才。升工部主事,督修皇陵,受到上下赞扬。黎族人造反,因为他懂得布阵韬略,于是派他前往处置,不久就凯旋而归。升广东佥书。有海盗载货到郡城,借行商之名来踩点,被他抓到。内监想把货物隐下来不上报,遭到他的反对,于是反目成仇对他进行诬告。上面派御史海瑞来调查此事,到他家搜查时,只有书籍和旧衣数件。他因祸得福,升任四川参政。

万历二年(1574)任延平知府,十一年主持修《延平府志》。以后,因老人有病而解职归田,行李萧然。他工于诗文,但文稿都已被小偷焚毁,留下的修县学的碑文是他唯一的手迹。万历十九年(1591)写《槎溪易氏宗谱序》。乾隆《吴江县志》卷19,乾隆《延平府志》卷22,王鲲《松陵见闻录·卷首·采用书目》,赵兰佩《江震人物备考》卷9,《吴江周氏族谱·赠太仆卿孝廉养室周公墓志》,民国《宜春县志》卷1617,江西文明网《上高联话》。

电话:0512-63016908  传真:0512-63016927
地址:苏州市吴江区中山南路1979号 邮编:215200
吴江区档案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