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方志馆
数字方志馆
吴江党史馆
吴江党史馆
微信文章
微信文章
区况概貌
区况概貌
地方志书
地方志书
吴江名人
吴江名人
吴江记忆
吴江记忆
水韵吴江
水韵吴江
南社研究
南社研究
显宝大会
显宝大会
丝绸之路
丝绸之路
吴江影像
吴江影像
吴越纵览
吴越纵览
吴江档案
吴江档案
现行文件
现行文件
吴江年鉴
吴江年鉴
吴江知县
吴江知县
吴江将军
吴江将军
江南古桥
江南古桥
宗教寺庙
宗教寺庙
园林老街
园林老街
江城美食
江城美食
诗咏吴江
诗咏吴江
非遗文化
非遗文化
吴江方志
吴江方志
统计公报
统计公报
吴江大事记
吴江大事记
吴江进士
吴江进士
吴江院士
吴江院士
吴文化地名
吴文化地名
南怀瑾学堂
南怀瑾学堂
望族家谱
望族家谱
吴江土产
吴江土产
吴江方言
吴江方言
文学艺术
文学艺术
吴江通拍记队
吴江通拍记队
日期:
2019年09月17日 星期二
数字方志馆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吴江知县 >>  >> 序二
序二
2019/5/4 0:46:15    作者:  姚海兴 来源:     【字 号:  】   点击量:31270

  吴江地处吴头越尾,太湖之滨,位居苏州之南。自五代后梁开平三年( 909)吴越王钱镠割吴县南地和嘉兴北境设县,经宋、元、明、清、民国,至今已逾千年。除元代曾改为州,近代称市称区,大部分时间则称之为“吴江县”。县设知县,州有知州,老百姓将知县、知州等地方官称为“父母官”。吴江千年历史中的“父母官”有数百名之众。在存世的有关吴江的历代志书、典籍中,从开平三年设县至北宋初期,均无地方长官的记载。相关的最早记载是宋真宗赵恒咸平年间( 998 -1003)的知县王代恕。也就是说,从909年建县起的90多年中,知县是谁,尚难考查,因此也就无法列出。

  我的挚友沈春荣先生,原为吴江档案局副局长,是吴江有名的文史学者,是长年研究吴江文史资料的专家。他在编写地方志的二十多年间,十分关注吴江历代“父母官”的史料,日复一日广为收集,成年累月潜心研究,千方百计考真求全,精心编著了这本吴江历代“父母官”的史料集,将其命名为《吴江知县》。书稿编成后,我先睹为快,并用七天时间日夜拜读,也是一大幸事。全书收录456名知县、达鲁花赤、知州的史料,总计20多万字。每个“父母官”的籍贯、出身、在任时的政绩、离任后的作为,都尽可能作了详尽而客观的记述。这些官员在任时间有长有短,有的为民造福、廉洁公正,有的尸位素餐、碌碌无为,有的则贪赃枉法、草菅人命。对此,百姓心中有杆秤,对每个“父母官”都有公允的评价,将他们心目中的好官人祠奉祭、绣像传史。当这些为民办事的好官离任时,有的联名上书挽留,有的立“去思碑”弘扬他的政绩,甚至有的立专祠供奉,使之英名永存。

  这里,随手采撷几例:北宋庆历三年(1043)任吴江知县的李问,为改建庙学筹得一笔资金。后因朝廷下诏,郡县不得重新建学,李问就将这笔资金用来建桥。庆历八年,在吴淞江上建成利往桥,俗呼长桥,亦称垂虹桥,解决了南北交通的困难,为老百姓做了一件好事。明嘉靖十三年(1534),任吴江知县的张明道生活简约,以粗茶淡饭度日,招待来使均自己掏钱,从不取之于民。他严惩恶霸,善待百姓,不为子孙筹划。十四年冬调任刑部主事时,百姓牵衣拦轿,号啕大哭,不让他离开。后来百姓立“去思碑”以纪其德政。清同治二年(1863)、十一年和光绪元年( 1875),在吴江三度担任知县的万青选,是周恩来总理的外祖父。他生活简朴,精于吏治,通晓河务。看到吴江塘岸年久失修,便于同治十三年捐出俸禄,修筑了自松陵三里桥到八坼大浦桥塘路共3110丈。这将永远铭记在吴江人民心中。

  读史能明理,开卷很有益。把这些史料汇集成册,既彰显了地方的人文历史,对后人也是很好的启迪。正是基于这样的认识,我在拜读春荣兄史稿之余写下了上述的话,并以此为序。

    姚海兴

    2013519


电话:0512-63016921  传真:0512-63016927
地址:苏州市吴江区松陵镇中山南路1979号 邮编:215200
吴江档案局版权所有